第八十七章 天星軟件公司!
天星軟件公司,主打主品天星殺毒軟件,以及各種上網助手,天星防火牆等軟件。近幾年天星在IT界的聲望一路飆升,發展到今天隱隱有殺毒軟件霸主的地位。客戶反應也是非常優秀主要原因還是它本身就是天星總集團的旗下公司,二來天星軟件能隨時的更補丁。 如今IT界的殺毒軟件公司都在研究智能預警程序,也就是說能夠在感染病毒之前提示更新補丁,這套程序不管是哪一只占公司,至今都沒有完善的程序,相對來說天星的預警程序還算可以。 自從‘黑色風暴’的病毒風波逝去後,國內的殺毒軟件全部都不景氣,天星軟件公司也一樣,國內多少企業的服務器被黑色風暴所吞噬,其中大部分企業使用的殺毒軟件都是天星的VIP強化版。 黑色風暴逝去後,各企業的資料及信息等損失慘重,紛紛抱怨這天星殺毒軟件太過垃圾,抱怨歸抱怨,但他們內心也知道‘吞噬’病毒的破壞力,否則也不會被稱為黑色風暴。 VIP客戶的抱怨,則天星軟件公司的老總就不高興,老總發米,下面技術部的總監就要吃苦,此時夜間8點多,技術部的總監梁東在辦公室內加班。 由于前段時間的黑色風暴,梁東對這個‘吞噬’病毒很是頭疼,他雖然不是黑客高手,但他對病毒的研究並不弱于其他黑客高手,甚至比有的黑客還要高明,他把這個‘吞噬’病毒來來回回持續翻轉,在加上專殺工具,最終他只能推測出一些基本原理和少部分感染代碼。 經過幾天的研究,他確定這種‘吞噬’病毒完全是一個殘缺的擴散體,換句話說也就是沒有本體。通過感染代碼的命令,從而智能尋找另一個殘缺。 “變態,這個病毒編寫人一定是個變態!”辦公室里,梁東抽完一支香煙。甩甩腦袋憤怒的嘶罵一句,想到變態,他的內心就忍不住想起一個人來。 一個經常用匿名信函幫助自己解決病毒地高手。 想著,桌上的辦公電話突然響起。 “喂!誰?” “總監,不好了,服務器突然遭到攻擊!” “什麼?會不會你看錯了?” “剛開始時我也以為自己看錯最,但現在我能肯定,我們的服務器下在遭到莫名其妙的攻擊!” “好,我馬上過去!”掛上電話,梁東向技術部走去。 技術部有兩個小組。一個安全小組,一個編研小組。顧名思義,安全小組是防護服務器地安全,而編研小組則是研究各類新型病毒。 安全小組在一間大房間內,一共60多台計算機。三台超核服務器。堡壘機20台,作為IT界的軟件公司,必須時常應付著一切襲來的攻擊,所以他們也有自己的一套防禦模式。 來到安全小組,梁東立即查看情況,發現三台超核服務器同時遭到攻擊。心下不敢怠慢,立即吩咐,“馬上開啟全部的堡壘機,5台接入1號服務器,5台接入2號,5台接入3號,剩余的5台堡壘機呈開啟狀態,以備後用。!” 他此刻也只能希望這次的攻擊突破不了自己的防禦線。畢竟他們是殺毒公司,並不是安全公司。作為IT界殺毒軟件的霸主,防禦體系並非如此簡單,只見梁東拿出手機撥通一個號碼。 “嘟嘟!”忙音提示,對方無反應。 “該死,怎麼會關機!”梁中共黨員低聲嘶罵一句,他剛才是給HK聯盟的老虎打電話,因為HK聯盟地老虎是天星軟件公司的安全顧問。在國內,比較大的IT公司都會請一些黑客高手作為公司的顧問,以備後患。 既然安全顧問老虎無法接通,梁東也不能等,只能硬著頭皮上前。 對方一輪轟炸下來,防禦3號服務器的5台堡壘機全部癱瘓,正在這時,梁東發現一個很重要地問題,安全小組地組長衛東居然不在。 “你們組長衛東呢?”梁東大聲嘶喊著。 “衛組長說回家有點事!”一名職員接話。 作為安全小組的成員是能隨便離開公司的,公司給他們專門安排房子,目的就是有緊急情況,可以快速解決,而這個安全小組的組長居然此刻不在,梁東怎能不怒。 “趕快給他打電話!還有!把全部的員工喊來!”梁東漲著臉,緊盯著一台顯示屏。他雖然不是黑客,但是畢竟在這個行業干了十多年,多多少少也懂地一些。 對方很可能是高手,如果在這樣下去整個服務器被他們摧毀只是時間問題,不行,必須聯系上老虎,想著,剛欲返回辦公室,卻見門口站著一個人,准確的說是一個女人。 精致的臉蛋,高挑的身材,白色休閑裝,一頭烏黑發亮的秀發披在肩膀上,一雙美目說不出的誘人,眼神中更是包含著堅定,對堅定,是那種憂傷的堅定。 “夏雪兒,你怎麼還沒走?”梁東疑聲發問,這個夏雪兒是一個星期前才來公司的,她應聘地職位就是自己的助理,總監助理。 “有同事給我打電話,所以......”夏雪兒的聲音很好聽,猶如冬天的雪姬,她身上的白色休閑服看起來並不是名牌,但穿在她身上卻顯得極為陪襯。 唉,該來的不來,不該來提卻來的這麼快!梁東沒有時間說太多,點點頭,正要說話,卻從後面傳來一道喊聲。 “雪兒,等等我!” 放眼望去,只見量個穿著黑色西服的青年正向這邊跑來,青年頗為英俊,只見他抬起頭,大口喘著粗氣。說:“雪兒,你怎麼不理我!” “天行,你怎麼來了?”梁東驚訝快要說不出話來,這頗為英俊的青年正是鄭天行。至于這個鄭天行,梁東還是知道的,他是總集團老總的公子,也就是小少爺。只是他疑惑這小少爺以前很少來這里,今天怎麼...... 隨即一想,看了看夏雪兒,梁東是過來人,哪不明白其中的貓膩。 “老梁,怎麼回事?安全小組里面怎麼亂糟糟的!”鄭天行探著腦袋向里望了望。 “有人攻擊我們地服務器,天行。我現在無法招待你,你自便。”梁東說著,又道:“夏雪兒,既然你來了,就開始工作吧!”說完。梁東向自己的辦公室走去。 “有人攻擊?”鄭天行輕聲疑問。隨即伸手就拉向旁邊的夏雪兒,無奈後者好像早就意識到他會這麼做。沒有拉到美人的玉手,鄭天行臉色一怒,“雪兒,跟我來,我到要看看是誰這麼大膽子。居然敢攻擊我們的服務器!” 說完後,又加上一句,“雪兒,讓你看看我是怎麼殺掉對方的!” “對不起!我還要上班!”夏雪兒搖搖頭,盯著安全小組的服務器看了一會兒,隨後向辦公室走去,她是梁東的助理,所以辦公室也在梁東旁邊。 看了一眼美人的背影。鄭天行帥氣的臉上浮出一絲陰笑,“哼!夏雪兒,我早晚會搞定你!”冷哼一下,隨後向經理辦公室走去。 鄭天行也是一個黑客,同時也非常喜歡黑客技術,如果讓他在美女與黑客中選者一個,他個也不會選,因為美女與黑客,在他的內心同等重要。 十分鍾後,天星軟件公司安全小組內的堡壘機只剩余4台,而且從形勢來看,過不了幾分鍾,這4台也隨之會瘓掉。 又過去五分鍾,堡壘機全部覆滅,且3號服務器的系統運行緩慢。安全小組的全體成員正在緊急維護。 然後,又過去三分鍾,3號服務器地情況依舊,仍然是運行緩慢。梁東不是黑客,但他能分析出各服務器的狀況,在天星工作十多年,大大小小也參加過幾次攻防戰。 猛然一想,隨即單手拍打腦袋,“不好!對方想侵入!”說完,離開辦公室向安全小組走去,在剛才他已經在網上給老虎留言,此時他只希望老虎能夠看到自己的留言,而且快速趕來。 眼看3號服務器就要被對方侵入,然而就在這時,卻出現一道陌生的數據流。 接著,經理辦公室發出一道冷哼聲。 戰!戰!戰! 噬!噬!噬! 這邊楊天快速敲打著鍵盤,嘴角依舊叼著一支香煙,煙霧順勢飄至上空,楊天微眯著雙眼緊盯著顯示屏。 此時,楊天控制手中的10台肉雞,利用自己地聚點攻擊正在對天星地計算機群組進行摧殘,他也只能用10台肉雞,僅這10台,還是從風卷那里分出來的。 他相信自己的實力,對付天星,根本不需要太多,肉雞就位,擬制數千攻擊數據流,從而分散,接著對目標計算機群組進行散亂攻擊,散亂攻擊過後,給對方造成混亂的同時,數千數據流自動形成一個攻擊源點,隨後聚集在一起,對3號服務器進行爆破突擊。 聚點攻擊的原理就是,分散,從而擬制N道攻擊數據流大面積攻擊,隨後自動形成攻擊源點,聚集在一起,對目標進行爆破式突擊。 聚點攻擊3號服務器的同時,風卷侵入。 兩人配合地極為完美,堪稱一絕。 “風卷,情況如何?”楊天問著,隨即打開病毒庫,把變種‘吞噬’拉出,等風卷成功侵入後,他就准備植入病毒。 “呵呵,馬上!”風卷笑著,又道:“有人闖進,好像還是個高手!” “哦!”楊天展開分析工具,眯眼一瞄,好家伙,沒想到天星還有一個高手。 猛抽一口香煙,楊天摧動攻擊源點,鎖定出現的那條數據流。 “執行攻擊,攻擊進行中......大范圍擴散......形成攻擊源點......聚點攻擊,攻擊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