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調查事件!
安全局總部,云飛躺在病床上,雙眼望著漆白一片的屋頂,然而他的內心卻在考慮著如何脫身,在安全局已經帶了將近兩個月,他要出去,出去尋找圍巢和風卷。 五年的隔離,讓他的心性淡然了許多,但是他們之間的兄弟情依舊如一。 計算機、對!如果想要找到圍巢和風卷只能通過網絡。想著,坐起身來搖搖頭,這不可能,在安全局別說計算機,恐怕出去這間摟房都有些困難。 “圍巢、風卷,你們現在怎麼樣?”云飛輕聲自語著、然後,下床來到電視前,打開電視,略看一會兒,並沒有值得觀看的新聞,隨即又關閉。 “你能不能離開安全局,和圍巢、風卷兩人見面,以後就看天意吧!” 這句話是鐵面教官臨走時留下的、云飛仔細琢磨著、天意?真的要等待麼?想著,他那憂郁的眼神更加迷離。 想了一會,坐在床上,低頭仔細分析起來。 現在能肯定的是這里是安全局,從鐵面教官的話語來看,自己很有可能被監禁,想到監禁,云飛的心就忍不住有些顫動,四年,自己已經被監禁了四年。 四年來,云飛過著監禁的日子,那是一種非人能忍受的等待,四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然而,云飛在英國監獄里整整呆了四年多。他還依稀記得在五年前那場災難過後,自己被英國的特種部隊抓獲,而抓獲的原因卻是一口咬定自己是恐怖分子,在經過一系列的審問後,云飛才有些明白,那場災難完全是國際性質的突擊戰。 或許白發博士是某國的高官人員、而自己等人是他訓練出的網絡特工。 云飛猜測著,當時造成那場災難的有兩方人,一方是英國的特種部隊,一方是某個恐怖組織。而他們的目地是什麼。云飛就不得而知。 一年前地云飛還在英國的監獄里,突然有一天監獄官說有人接見,而接見的人正是鐵面教官,這令云飛很疑惑。也很不解。 接見中,鐵面教官用唇語和云飛交流,告知讓他想辦法受傷以便治療,從而鐵面教官會有辦法讓他出去。 在幼時,白發博士教給三人特殊的本領。圍巢地心算,風卷的過目不忘,而云襲的唇語。 回去之後,云飛想辦法在自己的手腕處狠狠割下一道裂口,裂口很深,完全屬于重傷型,如果不這樣,他根本沒辦法出去接受治療,輕傷的話則會在監獄在醫院接受治療。 就這樣云飛出去,而鐵面教官不知以什麼辦法將他保釋出去。出去後,他很想問什麼,但鐵面教官絲毫不提。只是把他送到安全局,交給他一個鐵盒子後,留下一句話,之後便沒了蹤影。 回憶總是痛苦的,或許這就是天意。 五年的等待把云飛的心智磨練的很堅強,從而他也知道了許多事情並不是表面那麼簡單,他懷疑白發博士的身份,更疑鐵面教官的身份。 “鐵面教官真地是中國安全局的人?”云飛低聲念叨著。 隨即站起身,向外走去。 這是他第一次離開二摟,在一摟的摟道內,他徘徊了許久,最終還是向外走去。 “云飛,你不能離開醫務摟!”這時,在一摟中央的一間醫務室內走出一個身著白褂子的中年人。 “為什麼?”云飛轉身望著中年人。 “你地手不方便!” 云飛淡然地笑了笑,回應道:“手不方便,可是我的腿卻方便!”說著,轉身向外走去。而中年人快速回到房間,撥打電話。 云飛走出醫院的大門,發現院子里的人很少,緩緩閉上眼,呼吸一口空氣,睜開眼時看到對面走來一位身穿綠色軍裝的中年人。 這個中年人,他認識,安全局信息部的江鵬。 云飛望著他,而對面的江鵬快步來到面前,肅著臉說道:“云飛,我們是時候該談談了!” 該來的始終會來,云飛點點頭,轉身回到自己地病房,而江鵬在後面打一個電話後,隨即跟上。 此時已經下午4點,是在花園住宅小區的路上,林強心里頗為疑惑,今天阿遠怎麼沒有上網?而且也沒有去學校,想著,林強快步向2單元4樓走去。 敲門過後,房間里沒有反應,此時,他的內心更是疑惑,在他的印象里張遠很少出去,而且還有一個楊天經常呆在家里。 難道阿遠和楊天出去有事情要辦。 想不明白,林強也沒仔細想,然後下摟准備回家。 剛走到花園小區門口,眼角處瞥到一個熟悉的人影,仔細一看,是楊天。 “楊天!” 沒錯,此人正是從公安局回來的楊天,就在周隊長離開後,他的內心一直感到不安,而且他自己的身份也不能曝光,所以他得回來處理一些事情,在回來的路上,他把卡上的錢全部取出、一共三萬多元,接著花錢請律師,讓律師先去穩住張遠那邊。 聽到喊聲,楊天轉身眯眼一瞄、林強,本來內心就有些窩火,見到林強他的內心更是一陣火氣,小遠之所以變成這樣,恐怕都是這個林強帶壞的! 火歸火,楊天的臉色依舊幽白,並沒有流露出憤怒的表情。 林強來到楊天身前,問道:“楊天,張遠呢?他沒在學校、怎麼也沒在家?你知道他去哪里了麼?”說著 還哈哈笑了笑。 楊天眯眼望著他,淡然回應:“小遠侵入上海市物業管理局,被網絡特警狗捕,現在正在接受審訊!你找他有什麼事?” 楊天之所以說出這段菇,完全是想刺激一下林強,讓他以後少帶著張遠玩黑。 “什麼?”林強咧嘴驚訝,剛毅的臉頰充滿迷茫。本來還以為楊天在開玩笑,但看到楊天並不像開玩笑的樣子,連忙問道:“在市公安局麼?” 楊天點點頭,接著轉身向家里走去。 楊天離開,林強漲著臉立即打D回家。和張遠同學兩年,內心早已經把張遠當成自己最要好的朋友兼兄弟,聽到張遠被抓,他怎能不急。 楊天回到家中,直接開門進入,他的機子在昨天已經格式化,里面空空如一,隨即找到那張拷貝過的光盤,接著撇頭來回瞄了瞄,發現臥室內根本沒有藏光盤的地方。 光盤里拷貝的內容是他系統內的全部工具,也是他幾年來辛苦編寫的各個軟件與程序。不能丟失,同時,也不能讓網絡特警發現,發現的話,那就不是簡單的拘留問題了。 走出臥室來到廚房,接著把光盤藏到煤氣罐的底部,剛來到客廳,就聽到敲門聲響起。 敲門聲極為緊促,楊天內心猛地顫抖一下,上前開門。 門開,走進四個人,三個穿西裝的年輕人,一個穿制服的中年人。中間這位穿制服的中年人,楊天認識,正是審訊室的周隊長。 “什麼事”楊天已經隱隱意識到這四人是來找自己的。 “又見面了!楊天!”周隊長沉著臉怔聲說道。 “什麼事?”楊天並沒有驚訝對方知道自己的名字,他也沒必要知道、也不想知道,但他很想搞清楚這四人怎麼會懷疑自己。 “我們懷疑你和張遠是同伙,專門行事網絡犯罪。” 周隊長說完,接著喝道:“你們三人進去搜查!”說著從包里亮出一個文件,楊天眯眼一瞄,搜擦令。 揚天沒有阻止,任由三人在自己家里搜查著,此時他的腦中正在思索有沒有什麼漏掉的資料之類,猛然,他想到自己另一台機子、釣魚機。 釣魚機完全是他娛樂用的、並沒有什麼黑客工具之類,但有一個工具讓他很擔心,“長城”防火牆的精簡版正是裝在那台釣魚機上。 三個穿著西裝的青年在楊天家里四處尋找,不一會,把室室內的兩台計算機全部搬出來,周隊長瞥了一眼坐在沙發上的楊天,隨後吩咐道:“搬回去仔細分析!” “你們以什麼理由懷疑我和張遠是同伙?”楊天點燃一支香煙,端坐在沙發上淡然說道。 如果讓周隊長說出以什麼理由懷疑,他還真說不出來,他接到上面的命令,說有人舉報,現在想來,事情的確有些蹊蹺,但命令該執行還得執行。 “你有兩台計算機,等分斬過後就知道你有沒有在網絡犯罪!” ,猛抽一口香煙,接著站起,眯眼凝視著周隊長,沉聲回應:“這個理由太牽強!”他之所以反感警察、就是因為這一點,警察隨便我個理由就可以懷疑你,然後拘留你,等查清楚後,再在決定放不放人。 每當緊要的時候,楊天就不會按常理出牌。 果然,周隊長沉著臉,說道:“楊天,你現在必須去警局協助調查!” 楊天不語,仿佛早就意識到他會這麼說。 眯眼冷盯著周隊長,然後閃身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