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網絡調查科!
“名字!” “張遠!” “年齡” “20” “住址!” “上海市花園小區2單元4摟!” “職業!” “學生!FD大學大二計算機系!” “你知道不知道,你的行為已經構成網絡犯罪!” 上海市公安局網絡調查科的一間審訊室內,叫做老黃的網絡特警正在審訊著,旁邊一今年輕的記錄員在筆記。 這已經是第三次審問了,張遠一直都是如實回答,在他的內心對警察有著莫名其妙的畏懼感。審訊室不大,只有一張桌子和幾張板凳,老黃和記錄員在張遠對面坐著。 張遠雖說是FD大學的學生,但對法律並不了解多少,他不清楚自己的犯罪行為要判幾年,說不害怕,那是假的,更何況還有襲警事件。 就在剛才他已經給楊天打過電話,這也是網絡特警讓他通知家屬,他在上海也就一個“親人”,楊天。 他現在也只能等待,等待楊天的到來。 半分緣咖啡廳,楊天按過電話,臉色有些不正常,幽白的臉上有些痕青。電話是小遠打來的,而且還是在警察局。地方的網絡特警,楊天還是知道的,專門調查網絡犯罪分子,比如盜取某企業的資料,利用MuMa盜取財富密碼等一切犯罪行為。 小遠居然侵入上海市物業管理局?靠!如果別人說出來,楊天定然不會相信。此時他才有些明白為什麼小遠這幾天一直呆在房間內,有時連課也不上。 “我現在要離開,朋友在機場等我!” 楊天端身站起,留下一句話直接向門外走去。惜月剛才被楊天突然的一吻,現在心里還有些晃動,聽到他要離開,立即問道。 “現在就走?” “爸爸!”婷婷一聽自己的“爸爸”要離開,最終還是喊出聲來。 聽到喊聲,楊天止步。猛然一下轉過身來。沉聲說道:“我不是你爸爸!”說著,微眯雙眼凝視著惜月,淡然說到:“我更不是你老公!”說完,直接開門離去。 婷婷想追上去卻被惜月緊緊抱住,而惜月地秀臉上依舊如一掛著絲絲笑意、然而內心卻極為複雜,直到聽見。“啪!”的一聲門響後,隨之一道聲音落下。 “我們不會再見面!” 楊天走出包間,剛欲下摟離開。然而就在這時卻聽見一道既熟悉又陌生的聲音傳來。 “哦?這不是楊天,楊同學麼?” 楊天聞言,眉頭上挑,轉身一看,三個青年和三個女孩站在包間門口,看樣子好像也是剛從里面出來,三個青年中有一個是他認識的。 他還記得中間那個頗為帥氣的青年叫。鄭天行。 楊天不理會,他也沒時間理會,直接轉身走人。鄭天行陰笑著臉,說道:“呵!王強,王飛。兩位哥們,我在北京吃過這小子的虧,走!出去幫哥們出口氣” 其中一個青年哈哈一笑“就剛才那小子麼?看起來很弱啊!” “病貓一個!”另一青年冷哼道。 三人說完,下摟直接尋找楊天。 而楊天走出半分緣咖啡廳,二話沒說,直接打D向公安局開去。鄭天行三人並不知道楊天要去哪里,他們有自己的車,看楊天打D離開。立即開車追尋。 上海市公安局網絡調查科,老黃正在審問著張遠,這時,房間門突然打開,走進一個中年,中年身穿制服,看起來頗為威嚴。 “怎麼樣?老黃。”中年人進來後直接詢問道。 老黃搖搖頭,說道:“周隊長,這小子地出發點是好地,只是技術…”說著,老黃搖搖頭,仿佛在遺憾什麼。 周隊長打量著張遠,而後者低著頭,不知是害怕,還是怎地。 “你叫張遠是吧?哪個組織的?” 組織?張遠抬起頭疑惑地望著他。 “軍團?螞蟻?還是黑白組?”周隊長坐下,不緊不慢的猜測著。 張遠搖搖頭,說到:“俺不是,俺都是自學的!” 呵!還是個自學成才,周隊長拿起記錄員記錄地資料,片刻後,問道:“你侵入物業管理局的系統是幫他們尋找漏洞?” 張遠不知這周隊長為何這樣問,如實的點點頭。 “恐怕是惡意破壞吧?”周隊長向前探了探身子,看到張遠瞪眼發呆,猛然,話鋒一轉,大喝道:“說,目的是什麼?有沒有同伙!” 聲音之大,著實把張遠嚇的不輕,一時間由于緊張過度,又結巴起來,“俺……俺,俺沒……”話沒說完,外面地敲門聲再次響起。 “進來!”周隊長緊盯著張遠,肅言道。 門開,一今年輕的警察走進,說到:“周隊長,他的家屬來了!” 說完,楊天露面,閃身進入審訊室。 “天哥!”張遠一看到楊天,突然嘶聲喊出來,喊聲過後,眼淚也隨之落下。 楊天微笑的點點頭,臉上卻沒有露出其他表情,他也是第一次進這場所,在他的內心極為反感這些警察。 “你是他的家屬?”周隊長顯然對楊天有所疑惑。 “我是他表哥!”楊天眯眼笑道。雖說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但腦子卻在極快地轉動。仿佛看出周隊長的疑惑,楊天又加上一句,“他的父母在鄉下,很遠,在上海也就我一個親人!” 其實在他的心里早已經把張遠當成兄弟看待。 這時,老黃突然說道:“我們懷疑張遠蓄意侵入物業管理局進行破壞!” “蓄意?”楊天反問道。 “沒錯!”周隊長沉聲回應。 老黃瞥了一眼張遠,又說到:“而且在拘捕過程中,張遠甚至動手,己輕造成襲警行為” 襲警?靠!楊天還真沒想到張遠會這麼做,猛然一想。說道:“應該是反抗吧。不能算襲警!”對于張遠,他還是很了解的,如果說張遠襲警,那是不可能地。所以只有一個可能,反抗。 “妨礙公務!”周隊長突然站起身對著楊天說道。 “法律上沒有襲警這條行為!”楊天並不熟悉法律,但他對法律中涉及網絡犯罪的行為,倒是研究了不少! “我可以看看審問記錄麼?” “可以!”周隊長說著,把手中的記錄遞給楊天。 楊天眯眼認真看著。片刻後,把記錄放在桌子上,內心想道,雖然小遠的出發點及目的都是良好地,但侵入別人地內部系統、怎麼說也是違法行為,此刻他內心有些後悔剛才來的時候沒有帶來一個律師。 想著、淡然地說到:“張遠的行為並沒有造成對方的捉失。而且他的目的是幫助物業管理局尋找漏洞,且通知網絡管理員!” 周隊長輕笑一聲、“如果沒有造成損失,我們也不會對他進行拘捕,物業管理局的局長已經來報,系統內的大部分檔案被修改!已經構成犯罪行為。” SHIT!楊天內心暗罵,他不是一個有耐性的人。一旦超越底線、他就有些窩火。窩火歸窩火,但在這地方他還是知道壓制地,緩出一口氣,說道。 “你們有什麼證據證明修改資料的就是張遠?” 周隊長仿佛很不喜歡楊天這樣的語氣。冷聲回應,“他所使用的機子有入侵痕跡,而且追查的IP也完全穩合,現在調查科正在分析,稍後證據就會出來!”說完,周隊長好像意識到自己根本沒必要和這今年輕人說這麼多,接著又說道:“張遠會被狗留!” 狗留,兩個字深深刺激著張遠的腦中。楊天地臉色也有些不正常,幽白之臉開始漸漸變成沉青色。 審訊室內的氣氛一時間變的沉重起來。 “滴滴滴!”手機鈴聲響起 周隊長接電話,喂!恩,思!幾聲,接著瞥眼看了看楊天,隨即說道:“好的,我馬上調查!” 掛上電話,周隊長沉著臉望了一眼楊天,然後說到:“老黃,你;繼續審問,我出去一下,馬上回來!”說完,立即離開,仿佛有什麼要緊事要辦。 在周隊長離開後,楊天的內心猛然跳動一下,在剛才觸到周隊長地目光時,他確信那是一種懷疑的眼神。 此刻,他陷入沉思。 上海市公安局外,一輛黑色轎車里,鄭天行陰沉著臉說道“王強,怎麼樣?調查清楚了麼” “嘿嘿!天行,放心吧,調查清楚了,那小子的一個朋友涉及到網絡犯罪事件剛剛被抓,他去協助調查,我已經給我大哥打過招呼,讓他打電話到公安局,說那小子也是同伙!哈哈!” “哼!上次在北京教訓我!這次被我逮到,看我怎麼收拾你,哪里不去,你居然跑到公安局協助調查,哼!”說完,又道“王強,現在火勢還不夠強烈,看我在加點油!” 說完,拿出手機,撥通一個電話! “喂!爸爸!恩!是我天行!……” 然而,三人在車內商量著怎麼處理楊天。王強的老爸是省級干部,而他大哥在他老爸下面工作,權利也相當不小,而鄭天行的父母一家三代都混跡官場,關系網極為複雜。 公安局的大院前還有一輛紅色跑車,紅色跑車在院子里停留沒多久,直接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