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離去,新的開始
不遠處傳來稚氣的喊聲,讓在場的所有人都為之一愣,“爸爸”這是一個多麼熟悉的稱呼,然而,這道稚氣的喊聲中卻包涵著太多太多,有著委屈,有著高興……

眾人尋聲望去,呵!好一道豔麗的風景線,香車又見美女,只是眾人的目光都被從車上下來的小女孩所吸引,小女孩頃著身子,哭喊著向這邊跑來。

一行幾人內心刹是疑惑,這個6.7歲的小女孩來找爸爸,而在場幾人中只有王國東和校長有資格做爸爸,明顯,校長已經半百不可能有這麼小的女兒,那麼只有王國東王老師,想著,幾人紛紛向王老師望去。

然,王國東卻一臉茫然,發現其他幾人都在望著自己,他一時半會還未反應過來,咧著嘴呆愣在場。

場中只有兩人沒有看向王國東,一個是楊天,而另一個則是木晚秋,此時,她皺著細然的眉頭,微咬著玉唇,長長的睫毛輕眨兩下,閃動著美目緊盯著楊天,眼神中有不解,也有驚訝。在先前她問婷婷時,腦中就勾畫出楊天的外形,而此時見到婷婷哭喊的樣子,她隱隱猜測到楊天就是婷婷一直尋找的爸爸。

難道真的是他?

想著,忽然看到楊天的表情,木晚秋淡然的臉上溢出一絲不可察覺的笑意。

在聽見那道稚氣的喊聲時,楊天就已猜出來人是誰,他還記得前幾天在街上時那件丑事,正向自己跑來的小女孩叫婷婷,而在不遠處車上那位美女正是惜月。

雖說楊天在網絡里以神的名義橫行霸道為所欲為,但在現實里遇到此事,他著實感到無奈,把心一橫,便欲擠身入車。

正在這時,婷婷的哭喊聲更大,“爸爸……嗚!爸爸!”就在楊天半個身子已經進入車內時,婷婷已經抓住他的衣角。

轟!這震驚的一幕猶如一顆炸彈般在幾人的腦中炸開,太震驚,太讓人無法相信。

雖說早已猜到,但現在親眼看到,木晚秋內心仍舊難以接受。一旁的張娜閃著眼睛,滿臉不可置信,小嘴呈‘O’形半張著。

就連看起來老實巴結的周小春此時也是伸出右手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超厚眼鏡,隨即又把近視鏡摘下來,揉了揉眼睛,本來他就給人一種農村小子的氣息,不知怎地,他那張迷糊的臉上掛著疲倦的困意,仿佛昨天夜里沒睡覺一般。

“哦,Mygod!真人不可露相!”林強咧著大嘴,呆聲吐出幾個字便沒了下文,他仍舊處于驚訝中。

而一旁的鄭天行帥氣的臉上表情變換不定,時而陰深,時而失望,他還記得前天中午放學時,坐在紅色跑車里那位美女向自己說的最後一句話。

“我是婷婷的媽媽!”

天,現在這個小女孩居然喊這小子爸爸,那這小子豈不是和那位美女已經……,想著帥氣的臉上閃出失望的神情,同時內心暗罵不已。

劉子良,王國東等人想到不到楊天年齡這麼小居然有了女兒,就連校長也都深皺著老眉,內心疑惑不解。

“爸爸!嗚……爸爸!”小婷婷哭喊著,整個頭埋在楊天的懷里,讓人看起來好是可憐。哭喊聲傳入眾人的耳中,眾人的內心都生出一股憐惜感。

然而,哭喊聲傳入楊天耳中,他卻感到頭皮一陣發麻,每每聽到“爸爸”兩個字,他的內心就微顫兩下,那種感覺猶如地獄來的魔音般刺激著他的深心。

無奈的同時,內心也有些抓狂。

楊天不語,干憋著幽白色的瘦臉,眯眼緊盯著懷里哭喊的婷婷,此時,他已經完全失去網絡中那種囂張與鎮定。

“咯咯!老公這麼久不見婷婷,怎麼剛見面就不說話哦!”卻不知惜月何時來到眾人面前,只見她歪著頭盯著楊天輕笑著,秀發如瀑布般緩緩垂直披在左肩。

如果說剛才那一幕猶如一顆炸彈般讓人驚訝,那麼這句話就是一顆原子彈深深的烙在眾人心中。此時,一行幾人內心也由剛才的驚訝變為絕對的震驚,就連剛才疑惑的校長此時也是一臉茫然。

惜月的一句話,讓校長等人完全忘記楊天和婷婷的年齡差,他們已經迷失在楊天、婷婷、惜月三人的關系中。

楊天聽後,稍瘦的身子隨之一顫,饒是他的身心在網絡中經過久久磨練,此時也是連連顫動,幽白的臉上浮出一絲微紅。

是的,他有些不好意思,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被美女稱做老公,對他來說這絕對是一件既荒唐又無奈的事情。

木晚秋愕然片刻,玉唇輕動兩下,欲言又止,在她的印象里惜月雖然是心理醫生,但做事與說出的話完全不正常。

惜月說話瘋癲,但木晚秋還是第一次聽到她喊別人老公。

惜月笑個不停,轉身對著木晚秋笑道:“小妮子,姐姐我來送你了!咯咯!”

木晚秋皺了皺鼻子,仿佛在埋怨惜月剛才不正常的話語,輕語道:“月姐……!”頓了頓,又道,“他……”剛欲說話卻見楊天雙手抱著哭泣的婷婷向這邊走來。

楊天擰著眉頭來到惜月的身旁,沉聲說道:“惜月過來一下!”說完,信步向不遠處那輛紅色跑車走去。

“咯咯!想不到他也是你們學校的。”惜月輕顏嬉笑,拉著木晚秋緊跟上去。

楊天一走,林強、鄭天行等人的目光隨即跟上,剩余幾人的動作整齊一致,仿佛訓練過一般,王國東雙眼望著不遠處的楊天,開口道,“校長,那個小女孩真的是楊天的女兒麼?”

這時,林強、張娜等人都紛紛豎起耳朵等待著結果,就連一旁的小迷糊周小春也向前探著身子,但校長只是皺著深眉,搖頭不語。

來到紅色跑車前,楊天想把婷婷放在車里,卻無奈自己被她抱的緊緊的,猛然間,他有一種想要發泄的沖動,這種感覺著實讓他感到難受。

“別哭!”楊天淡沉著臉,怔聲說道。

小婷婷卻也聽話,聞言馬上停止哭泣,只是半大的身子還在抽泣,稚氣的小臉上掛滿了淚水,閃動著大眼睛,一眨不眨的望著自己的“爸爸”

“你看清楚,我是你爸爸麼?”楊天長吐一口氣,認真的問道。

小婷婷像似很委屈,雙眼輕眨兩下,很認真的點點頭,半哭泣道:“爸爸,你真的不要婷婷了麼?”說著,靈動的雙眼中緩緩溢出淚水。

“婷婷乖!別哭!”惜月上前伸出玉手替小婷婷擦著眼淚,而旁邊的木晚秋瞄了一眼楊天,從側兜里掏出白色手帕遞給惜月。

“你能不能把她帶走!”楊天試著向惜月說道,他心里現在非常無奈,因為他急著去北京見久違的兄弟,風卷。

惜月出奇的收起時常掛在臉上的笑容,邊替婷婷擦著眼淚,邊說道:“婷婷已經認定你是她爸爸!”

shit!楊天內心暗罵一聲,越急就越想早點去北京,風卷對他來說比任何事情都重要。

“男人都是這樣麼?”木晚秋輕撫著婷婷的頭發,冷聲說道,像似在自語,又像是在跟楊天說話。

呃?木晚秋的一句話觸到了正在焦急的楊天,只見他呆愣片刻,隨即嗤笑一聲,橫出單手輕叩著鼻梁,輕斜著嘴角,呢喃笑道:“其實做一個爸爸也不錯!”

此時的楊天和剛才的樣子完全不同,因為木晚秋的一句話觸及到了他的底線,在網絡中有人觸及到楊天的底線,那麼他會毫不猶豫的將其殺之。

沒錯,此時的楊天完全是網絡中囂張跋扈的他。

黑客,他們有兩種身份,一個現實,一個虛幻,然而有的黑客卻有兩種性格,在現實中一個,在網絡中一個,楊天就是其中之一,他在現實中是冷淡的,而在網絡中是囂張的。

惜月和木晚秋兩人正在愕然,她們不知楊天為何會說出這樣一句莫名其妙的話語。

“惜月你的手機號碼是多少!”楊天雙眼微眯著,輕語說道。

惜月不解,但還是從包里掏出一個粉色的精致小手機,把自己的手機號告訴了他。

楊天斜著嘴角,接過惜月的手機,連忙掏出自己的手機撥通。木晚秋更是被他這一動作搞的莫名其妙。

“滴……”音樂聲響起,楊天把惜月的手機遞給小婷婷,含笑道,“婷婷接電話!”

婷婷嘟囔著小嘴,拿起手機放在耳邊。

楊天眯著雙眼,含笑望著婷婷,用手機說道:“婷婷,我要去其他地方給你買玩具,等我回來好麼?”

婷婷眨著雙眼望了望楊天,對著手機說道:“爸爸不要婷婷了麼?”

“不是的,我去給你買玩具!到時候你可以用手機跟我說話,這樣你就會找到我!”

婷婷一聽爸爸要給自己買玩具,破涕一笑,隨即好象又想起了什麼,小心的問道:“真的麼?爸爸以後不會離開婷婷了吧!”

楊天掛上電話,搖頭輕語,“不會!”

“咯咯!”惜月顏笑,輕撫著婷婷的腦袋,道:“婷婷乖,你爸爸只是去給你買玩具,很快就會回來,如果你怕他逃跑的話,可以用手機找他哦!”

婷婷閃著靈動大眼,望著惜月,稚聲說道:“媽媽說的是真的麼?”

楊天一看有希望,細眉上挑,只是婷婷的雙手依舊拽著他的衣角,含笑說道:“是真的!”說著,輕輕掰開婷婷的小手。

可憐的小婷婷信以為真,揚起滿臉淚痕的小臉歡笑著,笑聲中充滿開心與希望。

“婷婷,我要走了,記得給我打電話!“說著,楊天晃了一下手中的手機,接著,眯眼望著惜月和木晚秋兩人,嗤笑一聲,怔聲道:“惜月,木晚秋!”

說完,一雙狹長的單鳳眼眯成一條線,望了兩人好大一會,在婷婷的嬉笑聲中,向林強等人走去。

古怪,極端的古怪,這是楊天給木晚秋的感覺。

而惜月望著不遠處的楊天呵呵笑個不停,卻不知她為何笑的這麼開心,銀鈴般的笑聲中仿佛夾著一段莫名其妙的話語。

“楊天,嗯!蠻有趣的一個男孩。”

(忙啊,要走親戚,汗……,我這兩天盡量更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