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渾水摸魚
廖無硝煙的戰爭正在緩緩醞釀。夜,依然那麼靜,而臥室內,自從楊天握起鼠標那一刻,戰爭的導火線就已點燃。

雙手在鍵盤上飛快的舞動,敲打聲猶如戰爭的號角,隨著節奏越來越快,臥室內的氣氛也愈來愈沉悶。

他幽白的臉上無任何表情,只有一雙狹長的單鳳眼半眯著,雙目緊盯著顯示屏,眼神里還時不時閃著複雜的光芒,有謹慎,有激情,也有期待。

對方是美國國防航空中心,航空中心隸屬美國政府部門,而美國政府有明文規定,可以對入侵者進行一系列反偵探,反攻擊,反轟殺,而在法律上卻不承擔任何經濟責任。楊天之所以謹慎,正是因為這個原因。

剛才由‘長城’防火牆傳來的警報,楊天就知道對方已經開始掃描自己的肉雞。‘長城’防火牆里鑲嵌著後門連接功能,同時控制著剩余的12台副機,而楊天吸取了上次和獅子開戰的經驗,編寫了一個小型梯警工具,他把工具安插到12台副機里同時隱蔽起來。

每台副機都被楊天裝上精簡版的‘長城’同時控制著數萬肉機,如果有人大量攻擊肉雞,則相應的副機就會提交給梯警工具,工具在提交給該副機的精簡版‘長城’,接著楊天的本機就會收到警報信號。

輸入幾行指令,楊天打開兩個視窗,同時連接到3號副機和4號副機,他不擔心自己的肉雞損失,只要防護好副機,就可以萬事大吉。

“美國航空中心對入侵攻擊應該並不了解,怎麼我的肉雞消失那麼快!”楊天望著連接器,肉雞個數由38萬掉到36萬,如果對方是黑客他也不會這麼驚訝。在他想來,美國航空中心一般都是以防護為主,他們的網絡管理人員一般都是安全維護。

就這樣持續一個多小時,對方也沒繼續攻擊,而楊天這邊更是疑惑不解,他不敢貿然攻擊,像這種美國政府服務器,世界上不知有多少黑客盯著,一旦攻擊,不論成功還是失敗,想要全身而退那就難上加難。

低頭沉吟片刻,輕聲自語道,“他們到底在搞什麼?怎麼完全沒有動靜!”說完,下意識地刮著鼻梁。

美國航空服務器應該就是幕後黑手的最後一層跳板,如果侵入航空中心的服務器,那麼就可以追查到幕後黑手的真正IP。想著,正欲著手入侵,隨即又遲疑片刻。

“媽的!他們停止攻擊,不是想空手套白狼吧?”

認真考慮了一翻,他最終還是決定侵入,同時內心告戒自己一定要謹慎。在連接器上隨即選了一台肉機登陸進去,接著打開ZT掃描器開始掃描航空中心的IP。

反饋結果出來,楊天望著報單,內心隱隱有些笑意,橫聲一笑,“媽的,他們把我當菜鳥,竟然偽裝端口,看樣子蜜罐也放了不少!”

蜜罐是一種安全資源,它的價值在與探測、攻擊和損壞。設計蜜罐的初衷就是為了讓黑客入侵,同時記錄該黑客在系統內的一切行為,並且加以記錄。蜜罐通常是故意暴露一些系統漏洞或是故意開放一些端口服務,也就是所謂的人工陷阱。

楊天也研究過一段蜜罐,但最後還是放棄了,因為他覺得這種東西用過以後太過被動,他喜歡攻擊,不喜歡防禦。

他深知蜜罐的運行原理,發現攻擊、產生警告、記錄備案、欺騙、協助調查。

“哦?膽子不小,居然用實系統蜜罐!”楊天知道這種實系統蜜罐完全是安置在系統里,不加任何隱藏地址,但記錄功能特別強大,一般政府都用這個。

如果一般的黑客遇到這種情況大部分都是繞道而行。然,楊天曾經入侵過許多國家部門的系統,對此比較了解,在加上他對蜜罐的研究,更使他信心百倍。

“三管齊下,渾水摸魚!”楊天橫笑一聲,嘴角陡然翹起。打開三個視窗,隨便選了三個肉雞,接著設置好一切,仍進對方的蜜罐里。

這邊控制著三台肉機漸漸跟著蜜罐入侵,入侵到對方設置的最後一道關卡停止,接著把這三台肉機的IP斷開。

同時,連接11台副機,並且控制這11台副機所連接的肉雞,准備好一切後,開始休克攻擊。

[執行洪水拒絕服務攻擊]

攻擊後,30萬台肉雞全部給對方發送無休止的數據包。攻擊的同時,楊天又連接到剩余的一台副機,接著打開視窗。

雙眼緊盯著秒表,1分鍾過後,楊天查看對方系統的運行情況,發現已變的緩慢無比。

“GO!”楊天打一個響指,掐准時間,2分過後,看已攻擊的差不多,連忙撤退。

撤退的同時,雙手在鍵盤上飛快的敲打,他用最後一台副機進入對方的蜜罐,還是如此,進入最後一道關卡停止不前。

接著又一次發動攻擊,在攻擊的同時,他通過副機進入對方的系統。

持續攻擊三分鍾後停止,而楊天早已脫離了對方的蜜罐進入系統服務器,並且加以隱蔽,擦去記錄。

這屬于一種戰略,先用三台肉雞吸引對方的注意,接著在攻擊,造成對方的系統緩慢,趁著緩慢這個時間,楊天用一台副機偷偷潛入。為了安全起見,他進行第二次攻擊,第二次攻擊給對方造成大量信息傳輸失敗,三分鍾的攻擊足夠讓對方的蜜罐無法記錄。

就算對方要追擊,也只能追到三台肉雞,而那三台肉雞在進入蜜罐時,楊天就已掐斷連接。

楊天在對方的服務器里仔細尋找一翻,卻未找到幕後黑後留下的後門。晃了晃昏沉的腦袋,雙手在太陽穴上輕輕揉動著。

點燃一支香煙,仰躺在老板椅上,緩緩閉上眼睛。現在已經夜間23點整,他盯著顯示器整整看了五六個小時。

殘雪舞指間!如果幕後黑手真的是雪花組,那麼他的後門隱藏在哪里?

黑客經常隱蔽後門的地方他都尋找了一遍,他不敢用工具查找,知道對方被攻擊了兩次,一定在服務器前緊緊的守護。

掐滅香煙,站起身扭了兩下腰部,接著又開始尋找幕後黑手留下的後門。

中國上海,一座別墅內。

臥室,一個年齡約莫22歲左右的靚麗女子,身穿粉色睡衣爬在床上敲打著筆記本。聽鍵盤聲,可以判斷她敲打速度極快。

“咯咯!這傻子真逗!”女孩輕笑,接著又在鍵盤上敲打幾下。

筆記本顯示屏上掛著MSN聊天工具。嗯,看樣子她應該在聊天。臥室的牆壁呈粉色,給人一種性感式的幽雅。

臥室內擺放著三台計算機,奇怪的是每一台計算機旁邊都有一個精致的話筒和音響,話筒刹是精致華麗,看樣子就知道價格不便宜。在三台電腦的旁邊還有一張書桌,桌子上擺著七八個筆記本,各式各樣的都有,其中以粉色、白色、黑色為最。

“咯咯,23點30分,不聊咯,准備開工!”女孩嫣聲一笑,在鍵盤上敲打幾下,隨即合上筆記本。

下床後,把一頭飄逸的長發用一根粉色細線紮起來。來到一台電腦前,邊敲打邊說道,“阿雪,是12點開工麼?”

片刻後,從音響里傳來一道幽幽聲,“嗯,現在開始聯系組織的人,12點准備對鋒芒組開始攻擊!”

“咯咯!”女孩輕笑一聲,道“鋒芒組在國內算是第一批HK站點,不知道他們的技術怎麼樣,聽說站長‘塵土’很厲害,而且還是帥哥襖!”

“小妮子!快點准備!等一會兒在聯系!”

靚麗女孩嬌臉上似乎笑容不斷,此時她正瀏覽著鋒芒組的論壇。

這時,從門外走進一位身著白色睡衣的女孩,此女孩的容貌和她不相上下,同是美豔動人,然而她們不同的是,進來這位女孩年齡稍微小一些,約莫20歲左右,歪著頭,正用毛巾擦著濕漉漉的頭發。

白色睡衣女孩嬌臉淡然,無一絲表情,讓人看後,忍不住稱贊一聲,冷豔。

“小晚!洗完澡啦?”粉色睡衣女孩仍舊盯著顯示器,像似不用看,也知道來人是誰。

不錯,這女孩正是木晚秋,她甩了甩濕漉的頭發,上前坐在一台機子前,道:“嗯,惜月姐,時間應該到了吧!”

“咯咯!”叫做惜月的女孩輕笑一聲,扭頭望著木晚秋,笑道“小美女,洗澡洗傻了!”說完,又轉身盯著顯示屏,道:“阿雪姐讓我們聯系組織的人,12點准備開工!”

“嗯!”木晚秋輕嗯一聲,邊擦著逸發,邊啟動機子。

漆黑的夜間,粉色的臥室,劈啪的敲打聲持續不斷,聲如幽樂似滴緩緩傳出,“漆漆秋如月,殘雪舞指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