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高手無處不在
“長城”防火牆帶有反偵查程序,但楊天對這種菜鳥級別的人物不感興趣,隨便瞄了兩眼對方機子的端口,輕笑道:“端口意識不錯,機子也不錯,可惜用機子的人不怎麼樣!”

連接成功。

楊天打開遠程終端,選者執行攝像頭和語音兩個程序。

對方無攝像頭,接入語音設備。

“哥!你在讓我看一會兒嘛!!”對方的聲音從音響里傳開。

女的?楊天聽到聲音心里有些愕然,沒想到自己釣魚居然釣到一條美人魚,橫聲一笑:“shit!真是世風日下啊!女人居然也帶黑帽!”說完,點燃一支香煙,悠閑抽起來,同時豎起耳朵仔細聆聽,內心頗為好奇,哥?莫非還有人在她身邊?

果然,音響里傳來一道粗獷聲。

“小靜,哪有你這樣看小說的,要看的話下載到機子上再看,你這樣……,如果被人發現就壞了!”

“哼,這麼長時間對方都沒動靜,他可能不在!!哥!你怎麼這麼膽小,居然好意思在我面前稱自己是黑客!哼!”

“小靜,這不是膽小不膽小的問題,我給對方機器上留下一個後門,咱們先把小說下載下來,以後還能經常控制他的機器呢!”

“真的?那行,你快來!”

楊天細長的雙眉輕輕上挑,咧嘴一罵:“靠!在我機子上留後門?還要以後經常來光顧?”他想到這些就覺得可笑,隨即搖頭歎氣,道:“哎,年輕人啊!居然敢在皇帝頭上動土!”言罷,饒有興趣的看對方怎麼留後門。

“怎麼樣?哥,好了沒!”

“奇怪!怎麼沒辦法得到對方的權限呢!”對方那男子發出疑惑的聲音。

楊天是何等人物?讓他在自己的機子里轉一圈就不錯了,想在機子上留後門?那簡直就是癡人說夢。他早已把用戶權限給隱藏起來並且加密,如果想得到,行!只要你有本事能找到並且破解開他的加密程序。

“哥!好了沒有啊!對了這個‘圍巢’優化版入侵工具還真不錯!我都用它進入好幾台機器了!”

此話一出,楊天整個身軀猛的顫動一下,夾在指間的香煙瞬間飄落下絲絲煙灰,他的內心在微微顫抖,因為他聽到兩個字——圍巢。

圍巢是他的綽號,更是黑客界一個接近神的存在。圍巢兩個字已經在黑客界消失接近一年多。

自己已經好久沒用過這個ID,就算老鳥知道的也不多,他這種菜鳥怎麼會知道?自己並沒有在網上發布任何入侵工具,怎麼?莫非有人假冒?

黑客怕什麼?怕失去自由!而楊天更是帶著黑帽的駭客,現在聽到此等消息,讓他怎能不焦急。

音響里又想起粗獷的聲音。

“那當然,也不想想是誰制作的?能不厲害麼?”

此時,楊天也頗為期待他說出名字!

“誰啊?這麼厲害?”對方一個女孩問道。

“我的偶像!圍巢”雖然聲音是從音響里傳來,但仍能聽出他的話語中充滿了尊敬和向往。

果然,有人用我的綽號來命名!誰這麼可恥。

“但這個工具並不是圍巢制作的,而是一個叫‘屠殺者’發布的,你沒看這個工具底部寫著一句話麼?”

“本人屠殺者對圍巢特別崇拜,此工具的核心完全是采用圍巢留下的源代碼,本人在源代碼的基礎上又添加了許多注入程序及解析程序,所以把軟件命名為:圍巢優化版入侵工具”女孩把軟件底部的標明,念了一遍。

“我留下的源代碼?怎麼可能?”楊天心里有絲絲疑惑,同時也暗自猜測那句話的真實性。

“哥!圍巢是誰啊?這麼厲害!”

“圍巢!”聲音停頓了一下,接著又傳來:“圍巢是一個神,是一個神秘的存在,我也是在HK聯盟論壇里看到的,據說圍巢非常神秘”

“兩年前中美黑客大戰時,我們國家的黑客和美國大戰三天三夜,就在這時一個叫做圍巢的神秘人出現,以一人之力同時控制幾千萬台服務器,先後采用最普通的DDOS攻擊,隨即又進行大量的飽和攻擊(拒絕服務攻擊),眼看大量美國黑客紛紛撤退,但圍巢沒有放過他們,直接通過對方的系統進行緩沖區溢出攻擊,最後扔進去一個叫做‘速流’的木馬,你猜最後怎麼著?”

“最後怎麼了?死哥哥!快點說!”

“最後聽說美國有大半計算機系統同時癱瘓,其中包括大量政府服務器,而咱們國家的也有三分之一的系統無法正常運行,其間有半個多月沒辦法連接網絡,那次可謂是兩敗俱傷,同時,圍巢卻突然失蹤,只留下一段源代碼,隨後國內黑客紛紛追查他的下落,卻無奈尋找不到任何蹤跡。”

楊天聽完對方的話語這才明白那工具的來由。原來是當時自己留下的那段源代碼,同時也暗歎當年那一戰,嗤笑一聲,道:“哪個家伙把我傳的這麼偉大跟神似的”隨即,嘴角露出邪然的笑容,咧嘴一笑,道:“原來我在黑圈里還有這麼多信徒啊?”想著,內心也忍不住得意一把。

嗯,那散播謠言的人把我捧的這麼高,到時候年紀大了,領著一班信徒開個教會也不錯。嗯,還是耶酥那家伙比較聰明,得學習學習。

當年那一戰恐怕他比誰都清楚,他是參加了沒錯,但沒有控制幾千萬台服務器,別說沒這個能耐,就算有那得多少年才能完成這麼大一個工程。他當年控制大量肉雞,只采用另類的DDOS攻擊了一次,隨後看到美國黑客撤退,又使用緩沖區溢出攻擊,從始到終他只攻擊過兩次。

但他敢肯定中間還有其他神秘人物參與,至少不下10人。知道還有其他高手在場後,他連忙消失,唯怕一個不小心被人抓到,他最忌諱的就是國家安全局那些人。

如果自己被國家盯上的話,也就相當于失去了自由,國家會強行留住自己,讓你替它工作,雖說不是做牢,但也相差無幾。

想罷,楊天把這台機器的網絡掐斷。一個晃身轉到那台超配置黑色機子前。

既然那段源代碼已經公開,就由它去罷。

噼里啪啦在鍵盤上敲上一個網址,是HK聯盟論壇。剛才聽對方提起論壇,他也很想上去看看。

HK聯盟是國內幾個比較早的HK站點之一,其站長老虎更是國內第一代黑客。國內像HK聯盟的大站點還有幾個,比如鋒芒組,戰火連,第一軍團,自由基地等等,這些都是在90年代開站的,但隨著兩年前的一次中美黑客大戰,國內掀起了一陣黑客潮流,潮流像狂風般瞬間襲卷整個都市。

既是到現在這種潮流仍舊持續著,各大HK站點也紛紛冒頭,衍變到現在,黑客已經失去了原本的意義。

有人說黑客是美國人創造的,如同他們創造牛仔褲一樣。

如今的黑客已經不是90年代的黑客,現在已被分為,紅客、白客、灰客。

紅客則是一些技術過硬但又不屑與那些破壞者為伍的人,稱做紅客。

白客,又稱安全防護者,用尋常話說就是一些原本的黑客轉正了,他們進入各大科技公司專門防護網絡安全。

灰客,亦駭客,又稱破壞者,他們在那些紅、白、黑客眼里是破壞者,是蓄意毀壞系統,惡意攻擊等等一系列的破壞手段。

黑客即建設,駭客則破壞。

HK聯盟的論壇在夜里永遠是那麼熱鬧,以前是,現在也是。

楊天微微一笑,他以前來過這里,而且還不止一次,下意識的輸入ID和密碼,進入一看,圍巢兩個字赫赫映入眼簾,隨即眉頭驟然翹起。

嘿!這麼多人留言。想了想,還是退出比較安全些,又注冊了一個名為‘左根生’的ID。

沒有絕對的安全,有的只是絕對的不安全;沒有絕對安全的防火牆,即使密度在厚的防火牆也不能保證有絕對的安全。防火牆是彙編而成的程序,只要是程序就有漏洞。

這是楊天幾年來的經驗所得。他對自己的技術和防火牆有信心,但並不代表他自大,謹慎和精細是做黑客的基本原則,不然結果只有一個,被黑!

進入論壇,看到一個版塊極為火熱,自己也跟著點了進去。

“靠!這麼晚了還有三萬多人同時在線!地下工作者就是不同!”楊天瞄了一眼,同時內心也有點好奇。

這麼多人都在干什麼?交流?切磋?還是互相攻擊!一年多沒來就變成這樣了!發展速度夠厲害的。

在論壇里瞄了好長時間,覺得都是一些無聊的話題,不是討論這個病毒,就是研究那個服務器,正欲退出離開,卻發現有一則短信息。

“圍巢兄還是和當年一樣來無影去無蹤。”

“shit!”楊天看完短信息低聲嘶罵一句,暗道,高手無處不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