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華佗在世
g,更新快,無彈窗,!

第59章 華佗在世

婦人四十多歲左右,一臉的焦容,這一看就是生了重病的表現.

唐龍的第一意識,這個婦人應該不僅僅是小腿骨質增生那麼的簡單.

"媽,這位是我請來的西醫,醫術很是高明,讓他給你來看看你的病."孫嘉怡走到了母親的身邊,將李唐介紹道.

孫母抬頭看了看李唐,慈祥的一笑:"李唐,你辛苦了,快點做,嘉怡馬上給李唐倒茶水."

"嗯!"孫嘉怡點頭答應,走進了廚房,燒水,整理茶葉.

孫母看到李唐,心中不由的是有了一種親近感,笑了笑,對李唐說道:"快點做,做,我這毛病有一段時日了,小腿特別的痛,你看現在都已經下不了地走路了."

"是嗎,伯母,我幫你檢查一下!"唐龍聽了後,半跪在地上,一只手捏一下孫母的小骨位置,問道:"伯母你感覺到痛了嗎?"

"能!"孫母連忙的點頭回道,對李唐十分的滿意.

"伯母,我跟你說,你的這個小腿毛病並不嚴重,所謂是通則痛,應該是你身體上一些器官出現了問題,我可以幫你把脈嗎?"唐龍客氣問道.

"嗯嗯!"孫母點頭答應.

唐龍便是要求孫母將右手拿了出來,隨後將手放在孫母的手腕上,按了一會.

不由是眉頭緊皺了一下,又是松開了.

"伯母,並不嚴重,我可以為你行針,保證一個星期就可以正常的走路了."唐龍已經查出孫母的病根了,松開孫母的手腕說道.

孫母一聽不由的驚訝,竟然有點不敢相信,因為去了很多的大醫院,人家可都說了,她這病不好醫治,只能是慢慢的養著.

可孫母已經在家中養了好幾年,也沒有見好轉.

李唐說只需要一個星期的時間,就可以下地走路了,這還真是讓孫母有些的不敢相信.

"真的嗎?"孫母懷疑的問道.

唐龍也看出來孫母的擔心了,笑了笑說道:"伯母你就是放心吧,你這根本不是骨質增生,而是你的筋脈出現了問題."

孫母聽了,很是詫異,問道:"你說是筋脈?"

"對,我那一句話,兩句話和你說不明白,我還是為你行針吧,行完了針,你試試什麼樣的感覺,自然也就明白了."唐龍解釋道.

孫母聞言,最終還是相信唐龍的話了,點點頭同意道:"好,既然如此我就是相信你,你給我行針吧!"

"嗯!"唐龍點頭答應,拿出了隨身攜帶的銀針,又是和張豔要了蠟燭,蠟燭點燃了後.

等孫嘉怡將酒精棉拿來,唐龍特意給孫母小腿上一個穴位擦一下,隨後拿著蠟燭的火焰熏烤起來.

十分的輕,拿捏的非常好.

這也就是最古老的火療……

孫母立馬就感覺自己小腿處十分的舒適,那種隱隱的痛已經消失.

隨後唐龍便是拿出了一根銀針插進了穴位中,旋轉了一下,看到筋脈已經發生變化,唐龍才是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接下來,唐龍便是繁複的行針,最後一個小時全部完成,將銀針收回.

"哎,我的小腿似乎能動了,並且並沒有以前那麼的痛了.

孫母感受了一下的確很管事.

這讓站在一邊的孫嘉怡,清逸都是十分的驚訝,特別是清逸的臉上出現了一抹深深的佩服.

"李唐,你太厲害了,請問你有女朋友了嗎?"孫母立馬是追著問道.

唐龍撓了撓頭,回道:"這個屬于我的隱私,孫母我可以不說嗎?"

唐龍也不確定自己是有了,還是沒有,事實上自己已經和張楠結婚了,可事實上又是和張楠沒有發生任何的關系,所以他不知道怎麼說.

"哦,我明白,明白,你看我丫頭是記者職業,這份工作穩定,挺好的."孫母熱情的拉住唐龍的手.

繼續說道:"我這個女兒,就是有點不好,太不會表達自己的內心了,今天晚上在家里吃飯,讓嘉怡親手做好不好?"

孫母突然的熱情關心,不僅僅唐龍有點發蒙,就算是孫嘉怡和清逸都是呆住了.

怎麼看這個架勢,都好像孫母要將孫嘉怡嫁給李唐的架勢.

不會吧!

只是給你醫治了病,就要將你女兒賣了嗎?

孫嘉怡不服:"媽,你放心吧,我一分錢的診費都不會少了他的."

"哎,嘉怡,我就要說說你了,人家李唐可是一個難得的優秀男生,這樣可不好找啊."孫母一聽更是來勁了.

唐龍一看這架勢明白孫母要干嘛了,趕緊的說道:"孫母,我還有事情先走了,明天我會抽空過來給繼續行針的,一個星期後,保證讓你下地正常的走路."

"要走啊,在家里吃飯吧?"孫母挽留道.

唐龍搖了搖頭,故意找了一個借口說道:"伯母,對不起,我主要還有事情,改天吧!"

"哦,好吧,改天我讓嘉怡給你做最好吃的菜,她做菜很好吃的."孫母還是不罷休的說道.

唐龍猛的點頭,轉身離開了.

孫嘉怡和清逸已經出去送李唐,來到了樓下,清逸突然的對孫嘉怡,說道:"佳怡姐姐,你回去看看伯母吧,我來送李唐大哥."

"哦,好吧!"孫嘉怡想想也是,母親現在下了地,一直是保姆伺候著,但因為剛剛保姆出去買菜了,她可不放心,點了點頭,對唐龍說道:"那李唐,你看診費我怎麼給你啊?"

"診費,隨便了,等伯母能下地了,你在給我吧!"唐龍不在乎診費的問題,畢竟只是自己出手行針而已.

"哦哦,謝謝你,你真是一個好人."孫嘉怡笑了笑,轉身朝樓上走去了.

唐龍聳了聳肩,看向清逸:"我是一個好人嗎?"

"沒准!"突然清逸的小眼神,帶著一抹的毒辣.

"我……"

"唐龍哥哥,你不要裝了,回來竟然都不和清逸說,哼!"

唐龍徹底的呆住了,怎麼回事,清逸竟然認出了我?

"你……"

"唐龍哥哥,你脖子後面那個黑痣,我就算一輩子也忘不了,黑痣的邊上有一道疤痕,當年你可是為了我,才受了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