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密室通道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看著反應異常的巫子佑,陽奎問到:"小佑,有什麼發現嗎?"

"我覺得這還真有可能跟一種修煉有關?"巫子佑說出自己內心最不願意承認的事情.

"修煉?"陽奎愣住了,"你說的是邪修?"

林可欣聽著二人的對話,整個人都傻掉了:"舅舅,你們說的跟玄幻小說一樣,可……"

姓茗呆滯的眼神也露出跟林可欣相似的疑問.

"不是玄幻小說."巫子佑壓低聲音,"這個是存在的,舅舅說的邪修不是修道成仙那種,是指的巫術里的邪修."

巫子佑說到巫術邪修的時候,陽奎的內心一個咯噔.難道跟十多年前發生的事情有關?

巫子佑發現陽奎的異常:"舅舅,你是不是想到了什麼."

陽奎:"沒什麼,沒什麼!"

知道陽奎故意在隱藏些什麼,巫子佑只是轉身又觀察起謝文勳的干尸.

見姓茗靠近了過來,巫子佑還在蒙圈,就見陽奎跟林可欣也靠近了過來.姓茗指著干尸滔滔不絕的講了起來:"這干尸很明顯是在死後才被吸干身上的血液的,你們看他雖然表皮不均勻,可是看嘴型就可以看出,他嘴角微舉,還有下顎至頸部還有兩個凹下去的皮屑,這個是肉眼看不見的,這也是我檢查尸體的時候用放大鏡才發現的.

而且頸部還有裂傷的痕跡,這個就深很多了,我們也可以用肉眼看見.這說明死者是被人用口袋一類的東西死死捏住脖子,然後窒息而死.

還有在他身上發現了一些棍棒類的傷痕,加上從案發現場來看,死者生前已經跟其他人有過肢體接觸,並且發生了口角甚至大打出手.

至于這個為什麼會是在死後被吸干血液,而不是失血過多而死就更加好解釋了.

你們看到他腳底的好像是潰爛的傷痕沒有.這里!這里很明顯是被人咬的,而為什麼會有人或者其他東西在他腳底咬一口,那只能說明死者在剛死不久,就被繩子吊在空中,然後所有血液下流,腳底出現一個口子,血液就很好留下來了.

我剛開始檢查死者尸體的時候,一直不明白他脖子上為什麼會出現兩道深淺不一的勒痕,直到我發現他腳底的牙齒印,我才明白.

這種事情真的是見所未見,但是我也只能這樣想了."

姓茗滔滔不絕的說著,說完看著另外吃驚的三人:"怎麼了?"

"沒什麼,沒什麼!"巫子佑趕緊解釋.巫子佑跟姓茗在一起幾年了,完全不知道姓茗竟然會這麼厲害,平時稍微調點中藥,認點草藥已經讓巫子佑刮目相看了,現在又來這麼一出,巫子佑對姓茗是心生佩服.

陽奎也一臉驚愕:"小茗,你簡直天生就是做法醫的料."

林可欣鼓起了掌:"嫂子,你好棒!"

開始聽著二人的誇獎,姓茗還多少有些得意,可林可欣一句話,讓姓名有些不好意思了,比姓茗更加不好意思的還是巫子佑,巫子佑低著頭看著干尸以緩解尷尬.

"舅舅,誰報的警?"巫子佑現在將自己完全定義為一名偵探.

"是一個送面條的,平時除了跟謝文勳有些生意來往之外,並沒有私交."陽奎將掌握的證據告訴給巫子佑.

"要不我們再去案發現場看看?"巫子佑提議.

四人這次開著警車前往謝家面館.巫子佑看著謝家面館牌匾後面刺眼的光芒歎了歎氣.

"這鎖是我們的同志撬開的."陽奎依次解說著.

的確,門上的確有被撬開的痕跡.

"謝記怎麼關門了呀?"

"哎呀,今天早上有吃不能謝記了."

"還以為晚上下班可以吃一碗謝記的面呢,沒想到竟然關門了."

……謝記面館關門的第一天,謝記面館的老顧客都十分不解.

第二天,每個路過謝記面館的人仍然按都會抱怨一句.就連沒有吃過謝記面館的人都會說上幾句.

"謝記面館怎麼還不開呢?"

"會不會是老謝回老家了?"

"謝記面館過年的時候都不會關門,今天怎麼關門了?"

"老婆,你看,我說了做面館不好做吧,這又有一家面館關門了."

所有路過謝記面館的人都會在謝記面館的門口停留一下,然後進行一番抱怨.

直到謝記面館關門的第二天下午,經常給謝記面館送面的老板發現謝記面館關門了.

"這個老謝是怎麼回事兒?關門了也不給我說一聲."送面人轉身要走可是一想不對勁兒,"這個老謝可是出了名的吃苦耐勞,我記得春節的時候,他都還催我按時送面,這是怎麼了?"

送面人越想越不對勁兒,趴在謝記面館落地窗上往里看:"也沒什麼呀."

"啊!"送面人挨著挨著看過去,直到看見收銀台位置嚇得尖叫起來.

"那里好像有個人影."送面人立即撥打了報警電話.如果今天不是天氣好,送面人根本就無法看清楚里面隱約的情況.

收到報警的消息,立刻有警察前往現場解決問題,可是知道案子並不簡單之後,姓茗將所有情況告訴給了陽奎,在辦公室辦公的陽奎立馬放下自己手里的工作前往謝記面館.

"我趕到的時候,門已經被撬開了."陽奎如實說到.

巫子佑皺著眉,姓茗補充著:"我跟著第一隊來的,我看見他們撬的門.當時大家都一頭霧水,可是確定房間里躺在地上的就是人後,毫不猶豫的敲開了門.

開始大家急沖沖的破門而去,可是看到一具干尸後,很多人也都急沖沖的跑了出來."

姓茗努力回憶著前天發生的事情.四人越靠近畫著尸體印記的地方,陽奎的反應越劇烈.

"舅舅,你沒事兒吧?"巫子佑看著進了停尸房就不正常的陽奎.

"沒事兒,沒事兒."

"我們再仔細的檢查一遍這個面館吧."不知為何,巫子佑的內心總是覺得這個面館不同尋常.正常人會使用""招財貓""這麼卑鄙的做法嗎?

姓茗雖然已經將整個面館都看了一遍,但是巫子佑說了,姓茗還是仔細的觀察起來.倒是林可欣一碰一跳的完全不像是來查案的.

陽奎轉了一圈後捂著胸口坐在椅子上及其難受.

"這里並沒有任何靈做事兒的痕跡,這是怎麼回事兒?"巫子佑又走了一遍面館,可是仍然沒有什麼發現.

砰砰噠.

"小欣!"巫子佑一聲巨響吸引了注意,所有人都看著林可欣驚訝的舒張著手.

"我不是故意,不是!"林可欣將一張桌子撞翻在地,嚇得語無倫次.

可是這一聲響,將陽奎都吸引了過來,姓茗看了一眼巫子佑也跟著靠近林可欣.林可欣被三個人一起靠近嚇了一跳,還以為自己破壞了什麼重要的證據.

林可欣趕緊將桌子扶起來.可是剛碰到桌子的時候,林可欣也察覺到不對勁兒:這個桌子怎麼可以移動?

桌子扶了起來,可是地板被砸出一個細小的縫隙.四個人大眼瞪小眼,看著這個細小的縫隙.

從縫隙中還散發出微弱的惡臭味.姓茗看著巫子佑點了點頭,肯定的眼神看著巫子佑,陽奎也是心不在焉的看著巫子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