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我不是潘金蓮(四)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小翠呀,昨晚怎麼樣?"等尹丕翠醒後,尹柳奇就叫來了她詢問昨晚的事情.

"沒事兒,沒事兒!"尹丕翠不停的搖頭,好像自己做了什麼錯事兒一樣.

"那就好,那就好!"尹柳奇明顯很開心.

……其實二人一直都擔心章荷花的鬼魂會回來報仇,不然尹丕翠也不會新婚當晚拿著剪刀了.

"小翠呀,希望你不要怪爸爸!"尹柳奇垂著頭.

"怎麼會呢,爸爸!你這都是為了我好!"尹丕翠說完躺在尹柳奇的懷里.

……兩年間,章梅花也在李家鬧了幾次,可是結果都是章梅花被趕出李家,有幾次甚至被打得暈倒過去.即使章梅花沒有一次是親眼見到李志興的,可是章梅花從來都沒有放棄過.

"梅花,不如你去告他們吧!"

章梅花的同學不止一次這樣勸告章梅花了,幾年前章梅花跟尹丕翠一樣還未成年,如今章梅花還是跟尹丕翠一樣大,不過尹丕翠已經錦衣玉食了,而章梅花還得自給自足.

"我一定要告他們,一定!"章梅花從章荷花死的那一天起都這樣告誡自己.

"志興呀今年的生意不好做呀."尹柳奇翻著李家的賬本,最近幾年那是越來越不好的.

"嗯.這個我想想!"李志興自然也知道最近幾年軍火的生意不太好做.

幾天之後,大清早,章梅花同往日那樣很早就去李家門口鬧:"李志興,李志興,你個縮頭烏龜,你個負心漢.還有尹柳奇你這個老狐狸,我要去告你們,告你們害死了我姐姐.我要去鎮上告,鎮上不行我就去縣里告,我一定要告到你們家破人亡."

章梅花不知道里面的人聽不聽得見,反正就是在門口大罵.

也跟平日一樣,章梅花罵累了就回家.

太陽剛生出半個頭,整個霧滃村都被溫暖籠罩.這個是時候為李家工作的工人早就去到野豬洞工作了.而李志興還在家里呼呼大睡,不過尹丕翠每天都起得很早.

李志興揉著朦朧的睡眼見到尹柳奇隨意的說了聲早.尹柳奇也是很猥瑣的上前湊在李志興的耳邊:"志興呀,你也要去野豬洞看看吧,里面的工人最近情緒很低沉呀.而且效率,效率實在是太差了."

李志興很煩尹柳奇的做事態度,平時讓尹柳奇處理李家的日常事務就已經是很給他面子了,現在居然他還"指著"李志興的鼻子說話,這是李志興最不能忍受的事情了.

李志興大怒看著尹柳奇:"我都說了不去了,你聽不懂嗎?"

"可是,可是,他們~"

"他們什麼他們!"李志興說完回了房間,留下尹柳奇一個人在大廳捶胸頓足.

不過在尹柳奇失望的同時,李志興已經回房間收拾東西了,說實在的李志興很信任尹柳奇的話,不然以前也不會答應尹柳奇讓他做李家的管家.可是自從尹柳奇做了李家的岳父之後,有點狂妄自大,這讓李志興很不舒服.

即使李志興表面上可以不答應尹柳奇,也可以不用給尹柳奇面子,可李志興還是趕往野豬洞將尹柳奇說的事情辦了.因為任何事情都阻擋不住李志興賺錢的心.

"小翠,我去一趟工地."李志興早就沒了情趣,只是打一聲招呼,自己就出發了.

尹丕翠等李志興出了房門,立馬來了精神,去到院子里給尹柳奇告知李志興的最新動態.尹柳奇聽完帶了兩個工人跟了上去.

這小子,竟然我跟玩這套.

"去給工地上打電話,告訴一切都按照計劃行事."尹柳奇吩咐著身邊的工人.

李志興走在路上總覺得有人跟著,尤其是在小屋的時候,這種感覺格外的強烈.已經八年了,李志興從來沒有到小屋里坐過.

"大家都走累了,我們去休息一下吧."李志興招呼著自己的兩個手下陪同自己一起進到小屋.

小屋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小屋了.沒有了鍋碗瓢盆,就連休息的凳子都只是破舊不堪,稍微用點力就會被坐得稀碎.

熟悉的回憶,熟悉的地方.熟悉的叫喊:"志興,志興,我一定要殺了你!一定要殺了你!"

"啊哦!"李志興從噩夢中驚醒.

"老爺,老爺,你沒事兒吧."兩個工人看到收到驚嚇的李志興趕緊上前詢問.

"沒,沒事兒!"李志興擦完額頭上的虛汗,繼續上路了.

奇怪,怎麼都過去這麼久了,我都幾年沒有夢到過荷花了,剛才是怎麼會事兒?難道真的是荷花托夢給我?

啊,看來她還想殺我,她做鬼了都想著殺我!

一路上李志興都在猜測剛才做的那個夢.

"老爺,慢點,這里野豬出沒的多."李志興的手下不忘提醒李志興注意安全.

"要你說?"李志興很郁悶,"難道我還不知道我的場子有沒有野豬嗎?"

"可是,可是……最近的野豬突然變多了."一個黑黝黝的工人皺緊了眉頭,"我們已經有好幾個兄弟都被野豬攻擊了!"

"你說什麼?野豬主動攻擊人?"李志興覺得很荒謬,如果野豬真的會攻擊人的話,他們李家又怎麼會將工地安排在野豬洞呢?

"是的,而且還有好幾個兄弟受了重傷."黑人很好奇,難道李志興不是來處理這件事情的?

"哦!"李志興臉色一變,意識到這件事情的重要性,也開始後悔來之前沒有詢問尹柳奇要自己來做什麼.

硬著頭皮,李志興進入野豬洞.野豬洞還是以前那個野豬洞,不過有些地方多了一些血跡.

"你們在干什麼?"李志興看著幾個工人圍在一起.

"啊?"

……幾個工人趕緊將自己手里的黑肉扔在地上,不停的用自己的衣袖擦拭嘴上的油漬.

"這!"跟李志興一起來的工人也沒有想到他們會被李志興抓個正行.

經過交代,幾個工人昨天殺了只野豬,然後便在洞中吃了起來.不過李志興名言規定野豬洞里只可以上班工作,不可以吃東西.這幾個工人算是撞在李志興的槍口上了.

"好呀,好呀,竟然把我的話當做耳旁風."李志興雙手叉腰,"現在你們被解雇了,你們以後不用來上班了."

誰都沒有想到半年不來野豬洞的李志興會突然趕到.

"老爺,老爺,我錯了,老爺."

"老爺,求求你,求求你別趕走我們."

"老爺,我們家就靠我生活了,求求你,求求你讓我待在這里吧."

"老爺,我的孩子馬上就要上學了,我可不能沒有工作了呀."

……"老爺,我們錯了,我們錯了,求求你了!"

五個工人哭的跟三歲的孩子,甚至都跪在李志興的面前.可李志興的臉還跟鐵板一樣嚴肅:"我說的話不會再說第二遍."

五個工人低著頭勉強接受這個事實,像失了魂似的走到洞深處去收拾行李.

咕咕,嗚嗚!

嗚嗚!咕咕.

"不好,野豬又來了!"黑人聽見熟悉的野豬叫朝著洞口大吼了一聲.

"是呀,老爺,野豬來了,我們快躲起來."另外一個工人趕緊招呼驚慌失措的李志興.

"野豬?"李志興還是疑惑,就被洞口上百頭野豬驚呆了,"怎麼會有這麼多野豬!"

"老爺,快走,快走!"

黑人護著李志興就往洞內跑,可是已經近四十歲的李志興身體本來就不行了,而且加上平日里大魚大肉,怎麼會跑得快.

"野豬來了,快拿槍!"五個工人收拾好東西就聽見一群野豬在叫,趕緊又折回放東西的地方.

野豬洞最不差的就是野豬和獵槍.

砰砰砰!

啪啪啪!

子彈打在野豬的身上只是暫時的阻止了野豬前進,可是上百頭野豬怎麼會怕了幾個人的隊伍,反而激發了野豬體內的熱血.

咕咕,嗚嗚!

嗚嗚!咕咕.

上百頭野豬將野豬洞二十多平方大的洞口圍得慢慢的,而且都朝洞內跑去.

"啊!"守著洞口的黑人很快就被野豬撞翻在地,野豬的牙齒還在黑人的衣服上掛著.

"快跑,快跑!"李志興對著身邊的唯一的工人喊著.不可避免的又碰到剛才辭退的工人:"你們,你們給我去擋住它們."

沒有一個人搭理李志興.

"去給我擋住它們,我給你們錢,還有你們可以繼續來這里上班了!"

"快去呀!"

……李志興撕心裂肺的叫喊,可是沒有一個工人搭理他.

五個工人走到跟李志興相反的一邊朝野豬不停地開槍.

"快去拿槍!"

"哦!"

李志興剛要跟上工人,可惜剛提步,野豬群都已經到了李志興的身邊.

"救我,救我!"李志興站在原地不動,看著貼著洞壁走的五個工人.

"要不救救他吧?"一個工人說完就朝李志興面前的野豬開了一槍.

可是好心辦了壞事,幾頭野豬聽見槍聲,猛地朝李志興撞去.幾分鍾,三頭野豬就將李志興踩扁在地上,野豬的獠牙也在李志興的身體里進進出出.

快到洞口的尹柳奇聽到"咕咕,嗚嗚!嗚嗚!咕咕."的聲音,露出微笑,給身後的二人上了一支煙.三個人在洞口百米處吸了起來,濃濃的煙在周圍形成一個煙圈,慢慢消散在空氣中,最後齊聚在野豬洞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