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狗虐人(二)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不一會兒朱警官因為還是待在家里面有些害怕,便又下了樓來到陽奎家.朱警官進門便覺得氣氛有些不對勁兒,沒想到陽奎是在跟巫子佑講自己在老宿舍里面的事情.

朱警官接過話看著巫子佑:"小佑,你是不知道當時有多麼的恐怖."

只見朱警官的眼睛里全是恐懼:"當時我只是覺得小廖有什麼不開心的事情才這麼折磨狗,可是後來我發現這完全不是這麼回事兒,虐狗就是他的特殊癖好.你想想有這麼一個愛好是多麼的滲人.

有一次我借小廖的電話給家里打電話,我看到他手機里拍的土狗臨死前的照片,心里一陣陣的害怕.我記得當時我還問了小廖,為什麼會拍這些照片.只見小廖接過手機驚訝的看了看手機又看了看我'朱哥,這照片是哪里來的?’

當時我就覺得好奇'這不是你的手機嗎,這不是你拍的?’

只見小廖由驚訝變成了驚恐'我把這張照片刪了呀!’

那照片里的狗睜大了眼睛,眼睛里是求饒又像是求死.那照片里的狗明明就是上次我們看見被小廖折磨而死的那條狗,他卻說他刪了.當時我只看見他有些頹廢的走到臥室里去,一點生氣都沒有.我叫了他幾聲我都沒有理我.

就在深夜的時候我們聽見他在他臥室里大喊大叫,我們三人沖進去奇怪的又擔心看著無神的他心里一緊.小王還在搭理她蓬松的頭發.

小朱好像很絕望,很無望的看著我們'朱哥,朱哥,我是不是撞見鬼了.這張照片我刪了,我明明刪了.你看著我刪的對不對.’

小朱好像都要哭了,我拿過他遞過來的手機徹底的感覺到崩潰,怎麼又是這張照片,這張照片到底是怎麼了?"

巫子佑仔仔細細的看著朱警官,看著朱警官的一舉一動,認真聽著朱警官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

廖警官崩潰的坐在地上.這一夜朱警官擔心廖警官會發生什麼事情便留在廖警官的臥室里對付了一晚上.

第二天廖警官因為精神不太好便請了假,而朱警官跟王警官和劉警官還是按部就班.

"家里這是什麼聲音?"三人照常下班之後回到宿舍門口又聽見宿舍里有奇怪的聲音,像是慘叫聲,又是叫聲,即使人的聲音,又有狗的聲音.

"是小朱,我們快走."朱警官由于精神敏感一下子便聽出了這笑聲就是朱警官的.

三人疾步走到宿舍里,可是眼前的景象又讓三人嘔吐和震驚.

廖警官拿著一把菜刀還有近乎一灘血水的狗尸體.大半個屋內都是血,沙發上,電視上,儲物櫃旁邊,飲水機左右.

廖警官的身上的血也不少,血淋淋的刀跟血淋淋手臂嵌合在一起.分不清分解的地方,分不清是人還是狗的血.

更加讓三人惡心和戳心的是廖警官猙獰的笑容,嘴里的振振有詞:"狗日的,我讓你出現,我讓你出現,我看你還敢不敢出現."

廖警官只是被三人的突然闖入嚇住了一下,接著又准備沖上去對血淋淋的狗尸體胡亂的砍.

"小廖.小廖!"朱警官突然有些生氣,對著發瘋的廖警官大吼,"給我坐下!"

王警官也明白了朱警官的意圖過去扶著好像身體被掏空了的廖警官.而劉警官有些厭煩這血腥的氛圍對著朱警官說,"朱哥,我簡單收拾一下吧."

"好的,你簡單收拾一下吧,待會兒了我們一起打掃."朱警官想起上次宿舍里太血腥了然後一起打掃的事情心里就一陣的不舒服.

廖警官被王警官扶著坐在房間內僅有的半米沒有血跡的沙發上:"朱哥,太恐怖了,真的太恐怖了.你們走了之後我還刪了不下一百的這張照片.可是,可是……咦,怎麼沒有了?"

廖警官看見自己手機里再也找不到那張土狗的照片了,突然又大笑起來:"哈哈哈哈,朱哥,朱哥,刪了,刪了.我真的刪了.看來它還是怕我的刀呀!"

朱警官看著臉色變得凶狠的廖警官,心里一陣發冷.然後四人又收拾起了房間,劉警官這次沒有上次的厭煩,也沒有第一次見的那種惡心,反而習慣和有些喜歡,甚至貪婪的呼吸著帶著血腥味的空氣.

廖警官手機里的照片算是徹底的刪除了,而他的精神也算的上是越來越好,可是最近幾天劉警官的狀態可不是太好.因為感冒劉警官請假在家.

"劉姐,你這是怎麼了?"廖警官看出劉警官心情不好可不是簡單的感冒而已.

"沒什麼."劉警官躺在沙發上一動不動.

"劉姐,有什麼心事告訴我唄,也許我可以幫你呢?"

聽了廖警官的話,劉警官將自己失戀的事情告訴給了廖警官.廖警官這是第一次知道原來劉警官跟王警官竟然是情侶,而且王警官因為農村老家給他介紹了一個媳婦兒,王警官就回老家結婚了.廖警官這才明白王警官好好地為什麼會辭職了.

"小廖,難道是我沒有魅力嗎?"

"不,劉姐,你很有魅力."廖警官瞟了劉警官一眼,"劉姐,你是不是現在特別火,特別想發泄?"

劉警官奇怪的看著廖警官.廖警官接著說:"姐,你稍等一下,待會兒就知道怎麼回事兒了,待會兒跟著我說的話做保證你一點怒氣都沒有了."

劉警官一臉的疑惑看著廖警官出門上樓又下樓.

"姐,你看!"廖警官抱著一只可愛的卷毛比熊犬.

劉警官看著可愛的卷毛比熊犬心情的確好了不少.可是:"你哪兒來的這狗?我現在可沒有心情去遛狗."

"姐,你就別管是哪里來的了."廖警官回憶起王警官的容顏,"你看這卷毛比熊犬像不像王哥,王哥是不是也是一張可愛的臉?"

劉警官的眼神有些黯淡.只見廖警官又拿出一把剪刀:"姐,看這卷毛比熊犬多像王哥呀,你想不想給他毀容.來,在它身上動手吧."

見廖警官說的慷慨激昂,劉警官還是有些擔心:"我不敢!"

廖警官又去旁邊找來了兩根細繩將卷毛比熊犬兩只腳摔在桌子腳上又將剪刀遞給劉警官:"姐,別怕,只是給它剪毛而已,別怕!"

劉警官怯怯的拿過像血一樣紅的剪刀嘗試著給卷毛比熊犬剪毛,一開始劉警官有些害怕還戳破了自己的手指.可是貼了創口貼之後劉警官更加的生氣,從王警官回村結婚到因為卷毛比熊犬的反抗而弄傷了自己的手指,劉警官越想越生氣.

"姓王的,你個沒良心的.我恨你,恨死你了."劉警官的嘴里振振有詞.

轉眼間卷毛比熊犬的毛就被剪得參差不齊.不知何時廖警官的手里多出一把陶瓷小刀:"姐,要不要用刀割?"

劉警官想都沒想拿過刀開始割掉卷毛比熊犬身上剩下的長毛.可是心思沒有在割毛上的劉警官哪里會注意卷毛比熊犬的心情,卷毛比熊犬身上都已經被割了四五刀了,只是狗叫聲都沒有叫醒出神的劉警官.

卷毛比熊犬的血已經將它身邊半寸的地板染紅.

"啊!"因為廖警官沒有抓穩狗腳,劉警官被狗踢了一腳.

"啊!"回神的劉警官看清了自己手上留下的爪印叫得更大聲了.

有狗有血,還有廖警官壞意的微笑.

害怕的劉警官看著這麼血腥的場面更加的害怕,可是氣憤的劉警官經曆了"這麼舒坦"的發泄,心情的確好了很多.接著劉警官在廖警官的幫助下扒了卷毛比熊犬的皮,雖然不怎麼"完美",但是足足讓卷毛比熊犬疼暈又醒又暈又醒然後在痛苦中死去.

裸露在空氣當中的肌肉被從體內冒出來的血珠和血水覆蓋,有溫度又有濕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