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狗虐人(一)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林可欣不知道講了多少寬心的話,姓茗也不知道說了多少好聽的言語,朱警官總是心驚膽戰聽不進去任何話.

"朱叔叔,這是護身符,你把戴在身上就沒事兒了."巫子佑不確定自己拿了小黃符有沒有用,不過肯定會讓朱警官安心.

果不其然,朱警官看到黃符過後有些興奮,甚至都笑了:"謝謝,謝謝小佑!"

有了黃符過後朱警官立馬戴上,心情好了很多的朱警官還跟巫子佑他們聊起了關于彭興梅的事情.原來朱警官竟然是彭興梅的舅舅,而至于為什麼彭家沒有追究劉大同的原因,就只是劉大同在村里一直都是大家心疼又頭疼的人,村里都可憐劉大同,要是彭家將劉大同告了,彭興梅的父母覺得有違村民們的全體意思,加上彭興梅的父母又是傳統愛面子的人,劉大同這才會逍遙法外.

這一聊便已是中午時分,朱警官走後不久陽奎便回家了.見巫子佑處理了朱警官的事情,陽奎索性讓巫子佑在這里再住幾天,而陽奎也給巫金云打去了電話告知巫子佑要多住幾日的事情.

"小佑,小朱的事情你給解決了?"陽奎隨意的坐在沙發上.

林可欣也大大咧咧的躺在沙發上看電視,不過姓茗倒是有些拘束的很端莊的坐在林可欣的旁邊.巫子佑聽出陽奎話里的話:"估計朱叔叔只是驚嚇過度了.看起來不像是被鬼纏身."

陽奎很驚訝帶著贊賞的眼光看著巫子佑:"看來這些年你沒有懈怠呀."

"難道真的是驚嚇過度了?"巫子佑雖然確定朱警官只是受了驚嚇,可是里面有什麼事情巫子佑還是不知道.

"也許吧!"陽奎一臉的可惜,好像想起了什麼事情.

"對了,舅舅,朱叔叔說他陽台有具尸體是怎麼回事兒?"巫子佑問起前天這棟樓發生的事情.

"這件事兒真的很複雜,查了這麼久一點消息都沒有,就連那女的是誰都不知道."陽奎直擺頭.

"肯定是為愛自殺唄,從頂樓跳下來然後不小心掛在朱叔叔家陽台上了."林可欣坐在旁邊搖著腿.

林可欣大大咧咧的性格早就深入人心,陽奎也沒有說什麼.

"對了,舅舅,你說也許吧是怎麼回事兒?"巫子佑猜測著,"朱叔叔真的受到過重度的驚嚇?"

"哎,那都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陽奎想起朱警官要搬家的事情,"小朱的事情可能和小劉有關,對了小劉你也見過,就是我們警局的那個資料員."

陽奎說完,巫子佑便想起那個在警局整天都笑臉相迎的劉阿姨.

"劉阿姨?她又怎麼了?"

"她死了."

在幾年前,有朱警官,王警官和劉警官(女)住在一起,可就在兩年前,新來的廖警官也住進了三人所在的寢室.

本來三個人加入了一個也沒有什麼,加上廖警官為人誠懇,待人忠誠,四人的關系十分的融洽.

可就在一個陰雨綿綿的夜晚,這和諧的氛圍被打破了.今天廖警官休假,便早早在家休息,而朱,王,劉三人上到九點鍾才下班.

"哪兒來的狗叫?"走在樓梯間,明銳聽覺的劉警官便聽見遠處傳來的狗叫聲.

"是狗叫嗎?我怎麼覺得這麼滲人."朱警官聽著這淒慘的狗叫雞皮疙瘩都起了.

"是呀,怎麼這麼慘呢."王警官也聽見了淒慘的狗叫,"我們還是快走吧,別待會兒跳出一只野狗把我們咬了."

三人越走淒慘又滲人的狗叫聲便越清晰,好像一直不停地在靠近自己.

"怎麼越來越清楚了."劉警官嚇得走在中間.

三人的步伐開始變得緩慢.

"怎麼感覺是從我們屋里傳出來的?"走在前面的朱警官一陣抖擻.

"走,我們去看看!"王警官是警隊里出了名的天不怕地不怕.

加上都是警察,三人便緩步變疾步走了起來:"小廖,小廖!"

一直擔心是哪兒來的野狗跟廖警官糾纏起來的朱警官扯開了嗓子.

三人推開門的一刹那,全都楞在原地.劉警官看清楚屋內的血腥之後便轉過身嘔吐起來:哇.哇……

"小廖,你,這……"王警官被震撼的語無倫次.

"小廖,你這是干什麼."朱警官甚至有些氣憤.

剛准備打招呼的廖警官被三人一個比一個誇張的反應打斷了.

只見廖警官猙獰著臉看著一條將死的土狗.土狗被拴在一個石柱上面,石柱大約二十厘米高,半徑得有十多厘米.

拴狗的繩子將狗脖子勒的緊緊的,土狗微弱的呼吸繩子都不舒張絲毫,好像繩子再勒緊一毫米就會將土狗勒死.

土狗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看著楞在門口的朱警官,像是求饒又像是求死.

土狗的身上已經皮開肉綻,有鞭痕也有刀口,仔細數下來得有二十多刀.再多一條鞭痕再多一道刀口,土狗必死無疑.如果再多上幾刀都可以算得上是對狗凌遲了,再多上幾刀這土狗就被活活扒了皮.

仔細看土狗身上綻開的傷口,上面細細微微的白色顆粒像極了鹽顆粒.

呼呼呼.朱警官看完了急切的呼吸.

呼~呼……呼~呼……土狗微弱的呼吸聲在廖警官大笑之下毫無生氣.

土狗還是求饒又求死的眼神看著朱警官.朱警官憤怒的看著廖警官:"小廖,你快住手!"

而此時王警官已經走到沙發後面圍著土狗和廖警官轉了一圈.劉警官也已經回到屋內一次又出去吐了然後蹲在門口的位置.

"朱哥,這是做什麼.你不覺得看著它這樣很開心嗎?"廖警官非但沒有住手,反而湊近了土狗看了起來,還拿出手機不停地拍照.

"小朱,你!"正在朱警官准備上前制止的時候,廖警官拍下了土狗生命中最後一張照片.

相片中土狗的眼睛緊緊閉著,廖警官還在好奇土狗怎麼閉上了眼睛,拿開手機一看土狗的眼睛還是瞪得大大的.廖警官又看了看相冊中閉眼的土狗,然後看著躺在地上眼睛瞪得大大的土狗.

廖警官覺得閉眼的土狗沒有一絲的淒慘和悲哀,于是把照片刪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