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要命的過山車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因為一時間又找不出花布窗簾的奪命規律,三人還是決定回到畫龍鎮再想辦法.

三人在碼頭得知今天沒有船之後便呆呆的在碼頭站著.

"既然船沒有了,我們坐車回去吧."林可欣突然想到車站有可能還有回鎮上的班車.

果不其然,三人晚上七點趕上了最後一班從巫城縣開往畫龍鎮的班車.班車上除了一位年紀大約四十多歲的司機之外就只有巫子佑三人.

夜晚黑的深邃,不過有些零零落落的星星飄在天空,倒也不是那麼滲人.從巫城縣到畫龍鎮乘船需要一個小時,可是乘車因為要繞幾座大山幾次,所以得兩個多小時才可以到達.

等班車走到快一個小時的時候,路過一個荒野游樂園.這個游樂園是很久很老的游樂園了,現在已經處于荒廢狀態.游樂園的旁邊就是新建的機場,巫城機場是新安市第四個機場.至于巫城機場為什麼沒有將旁邊的游樂園收購,那是因為荒野游樂園一直有著鬧鬼的傳聞,而最為出名的鬧鬼便是要命了過山車和本身就很詭異的游樂園.

"哥,你知道嗎,剛才路過的這個游樂園經常鬧鬼."林可欣半開玩笑的說的極其恐怖.

"鬧鬼有什麼可怕的!"雖然剛才經過游樂園的時候巫子佑感覺到里面陰氣很重,但是由于經常和鬼打交道,巫子佑一點都提不起興趣.不過直到開車司機搭上話之後就變了樣.

"原來你們也聽說了這個游樂園鬧鬼呀.要不是有你們三個,我今晚肯定不會回畫龍鎮了."司機師傅心有余悸的樣子.

"師傅,你也是畫龍鎮的呀?"巫子佑對司機師傅提起了興趣.

"叔叔,叔叔,你給我講講這個游樂園的故事唄."林可欣卻對對這個游樂園的鬼故事極其有興趣.

"鬼故事有什麼好聽的."司機師傅有些不懂不過心里也有些開心,"既然小妹妹你這麼感興趣,我就給你講講."

大約是08年的時候,那個時候這個游樂園生意還十分的火爆.可是無比火爆的游樂園一點熱鬧的感覺都沒有,反倒給炎熱的夏天增添了一份涼意.

"老公,我們去玩兒過山車吧."一位較小可愛的女生依偎在高大的身子懷里.

男子手里拿著兩張游樂園的門票:"好呀,你喜歡就好."

"這人怎麼回事兒,他怎麼對著空氣說話."

"別過去,這人估計是神經病吧."

"小傑,你看看,要是你不好好讀書,以後就跟這個哥哥一樣."

……

男子完全沒有顧忌旁邊人對自己的指手畫腳,冷嘲熱諷,只是拉著自己的女朋友去了過山車的門口.

"你好,先生,是玩過山車嗎?"守在過山車門口的服務員看著男子猶猶豫豫的樣子.

"小梅,你先玩吧,我在這里看著你."男子對著依偎在自己懷里的女子說著.

"好吧,我先去玩.記得給我拍照哦."女子說完便進了過山車的入口.

"先生,先生,請問你要玩過山車嗎?"售票員看著男子對著空氣說話很是郁悶.

"不了,我女朋友先玩."男子說完就退出了入口站在圍欄的地方看著自己的女朋友被售票員拴好安全帶.男子在過山車啟動的那一瞬間掏出手機拍了起來.售票員看著如此奇怪的男子有些疑惑.

十來分鍾之後男子看著被風吹亂頭發的女友有些心疼:"傻瓜,你怎麼這麼不小心."

"老公,好好玩兒呀,我們一起去玩兒吧."

有些恐懼的男子還是跟著女子上了過山車.

"麻煩你幫我女朋友系好安全帶."男子指著自己身邊的空位對售票員說.

現在售票員不是疑惑,而是恐懼的看著男子身邊的空位,嚇得趕緊逃到了操控室.

"小梅,這服務員是怎麼了,她好像很怕你的樣子."男子有些不高興,"算了,我來幫你系好安全帶吧."

"不了,我自己來吧."

大約等了兩分鍾,過山車還是沒有啟動.

"喂,怎麼了,你怎麼還不啟動,快點呀."

售票員坐在操控室力害怕的手都開始發抖.冷靜之後一直暗示自己這個人肯定是瘋子,肯定是.售票員這才緩緩啟動過山車.等過山車啟動之後,售票員飛快的逃離過山車的地方.站在圍欄邊上看著男子含情脈脈的看著旁邊的空氣.

明明只有他一個人,為什麼他還說他跟他女朋友一起的.

突然移動了五分鍾的過山車停了,而遠處也傳來了游客驚恐的叫聲:"不好了,死人了.不好了,死人了"

"死人了.死人了."

……

瞬間過山車死人的消息傳遍了整個游樂園.一會兒現場就被游樂園的保安控制起來,只見剛才上過山車的男人整個頭離開了身子,奇怪的是只有頸部有一絲血跡,其他地方一點血都沒有.

一個小時之後警察趕到現場,聽了過山車售票員的說辭之後直接把案件歸結為鬼索人命.不過在過山車上面發現一根細細的鋼絲之後,整個案件都變得撲朔迷離.

而這件真實發生的事情也都變成了鬼故事流傳在民間.

司機師傅講完之後滿頭的冷汗,好像自己親身經曆過一樣.

"師傅,你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呀."林可欣有一股打破砂鍋問到底的特質.

"那時候我還不是跑的巫城縣到畫龍鎮.因為近和外水多,那時候我們專門跑巫城縣到游樂園."司機握緊方向盤,"那一個男孩子還是我親自從巫城送過來的.開始在車上的時候他一直對著他旁邊的空位說話,我還以為是他在打電話呢.又因為他給得錢多,我當時也沒當回事兒,現在想想我那時候還真的是福大命大."

轉眼間,班車已經又走了半個小時.雖然已經遠離了游樂園,遠離了機場的位置,但是周圍的寒氣還是可以透過窗戶滲進車內.巫子佑也因為周圍的陰氣將姓茗抱得更緊了,就連一直大膽的林可欣都覺得周圍的溫度下降了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