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奪命窗簾(八)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天一大早傅獻明便上課去了,只是在桌子上留下了字條供巫子佑二人參考.

早上十點半的時候姓茗也從金華村趕到了巫城縣內.巫子佑見到姓茗之後就像老鼠見了貓,嚇得四處逃躲,可是有林可欣這個內應在,巫子佑最後還是受降于姓茗.

中午因為傅獻明有一個學生出現了問題,留在了學校內便沒有回宿舍.姓茗"教訓"了巫子佑之後便開始在廚房里忙東忙西.

一個小時之後……

"真好吃."林可欣狼吞虎咽吃著飯菜,"嫂子,你什麼時候嫁過來呀,我哥跟著你真有福氣."

巫子佑都被林可欣逗得紅了臉,倒是姓茗還跟沒事兒人一樣:"這個問我我可做不了主,都這麼久了某些人一點表示都沒有."

巫子佑被姓茗的眼神看的發毛,趕緊大口大口吃起來:"嗯,真好吃."

吃完飯幾人在房間里等傅獻明回來,開始的時候還是林可欣跟姓茗一起懟巫子佑,到了後來直接變成了巫子佑跟姓茗秀恩愛.受到一萬點傷害的林可欣直接拿出她隨身攜帶的筆記本玩起了游戲.

巫子佑看著玩游戲這麼順溜的妹妹心里暗想:怎麼女孩子對電腦卻這麼熱衷,而且還玩的這麼好.

巫子佑剛准備吐槽林可欣,思緒卻被林可欣的一句話立馬帶到了其他地方:"嫂子,你跟正君是一個村的,現在孫澤義都死了,正君的案子算結了嗎?"

姓茗看著飛速按動鍵盤的一雙玉手,真的不敢相信林可欣在速度這麼快的情況下還可以分神說其他事情.

"沒有結案呢,孫澤義都死了快一年了,但是他叔叔還在警察局.只要他叔叔在警察局一天,正君的案子就一天不能了結."姓茗如同小女人般依偎在巫子佑的懷里,臉上露出的焦急一點都不幸福.

"正君的命真苦."林可欣的玉唇一張一合,手里還在不停的敲鍵盤,"我就不信沒人可以治得了姓孫的."

"是呀,正君真的不容易."

在上次王昌銀四周年忌日李正君沒有得手之後,李榮死了,孫澤義還像一個沒事人一樣活得好好地.這更加激發了李正君的怒意.本來還在上學的李正君輟學在家.老家在金華村的李正君將房子租到畫龍鎮上去,後來得知孫澤義早就住在巫城縣之後,李正君又將房子退了租到巫城縣.

每天晚上李正君都會從噩夢中驚醒.夢中不是王昌銀的頭被子彈爆頭的場面,就是李榮滿身是血的在朝自己走來.

我要殺了孫澤義,我一定要殺了孫澤義.

在巫城縣內住了一個月的李正君心里只有一個目標--殺了孫澤義.可是時間已經過去一個月,李正君連孫澤義的影子都沒有見到過,更別說殺他了.

是孫澤義?

李正君在JQK酒吧門口看見孫澤義和一個一臉刀疤的男人跟著孫培安一起進了酒吧.孫培安現在還只是警察局某隊的隊長,刀疤六在孫培安的手里犯過事兒,兩人各懷鬼胎,很快就裹在一起.今天便是孫培安安排孫澤義跟刀疤六合作的日子.

"小麗,今晚我可以替你去嗎?"李正君聯系到酒吧的一位公主.

被李正君喚作小麗的年輕女子看著李正君較好的相貌,又想起自己這周來親戚了.

李正君見小麗有些猶豫立刻說道:"今晚的錢還是你的."

……李正君將一把小刀放進自己的大胸之內跟著其他七位公主一起進了孫澤義所在的包廂.

"這個,這個,這個還有這個,其他人都出去吧."孫培安點了四位公主留下.李正君很慶幸自己被點中,要是孫培安知道李正君是自己當年害死的王昌銀的女人不知道又該作何感想.

刀疤六對李正君一眼看中,陪著刀疤六的李正君心里很不是不悅,不僅僅是刀疤六一身的汗味,而是一直陪著刀疤六根本沒有接近孫培安的機會.

"不好意思,我去一下洗手間."李正君悄悄走進衛生間從自己的胸罩內拿出小刀貼在短褲邊上.

"李正君,沒想到你干起了這行."

李正君從衛生間內出來,三人看她的眼神都發生了變化.李正君心跳加快,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忐忐忑忑的走一步,背後的汗水就多一滴.

"來,美女,做我邊(鞕)上."刀疤六看著李正君婀娜多姿的身材,又聽完孫澤義剛才所說的話,恨不得馬上就把李正君騎在自己身下.

李正君沒有聽出刀疤六的弦外之音,還以為自己沒有暴露,只好怯怯的坐在刀疤六的身邊.

"哈哈,美女,今晚你就是我的了."等李正君坐下,刀疤六強大的臂膀便將李正君按在沙發上.

柔弱的李正君哪里是刀疤六的對手,三下兩下,一雙雪白的大胸便暴露在空氣當中.

"啊.放開我!"被刀疤六鉗住雙手的李正君動不了分毫.

"敢動我?"刀疤六剛松開李正君的手,李正君就拿出貼在短褲邊上的小刀朝刀疤六刺去.掙紮之間,刀疤六拿著的小刀已經刺穿了李正君的胸膛.

鮮紅的血液將雪白的大胸染紅.

"你以為你死了我就沒有性欲了嗎?"刀疤六還在盡情的撕扯李正君的衣服和褲子.

"沒想到還是個處!"刀疤六已經"順利"的進入李正君的尸體,微弱的余溫慢慢消失.

孫培安看不下去只好守在包廂之外.孫澤義像發了瘋似的脫掉自己的褲子也進入了李正君出血的下.體.接著刀疤六又一次進入李正君的尸體.一個小時之後孫培安進門看見房間內的春色大怒:"逆子,逆子.你看你干的好事兒."

被孫培安抽了一巴掌之後,孫澤義氣呼呼的跑了.

事後刀疤六也承認了自己的罪行,不過只是被判了五年.有了金錢作怪和孫培安的保護,一年之後刀疤六又出現在江湖.

李正君死了,JQK酒吧的所有工作人員沒有一個人敢說實話,而孫培安也因為辦理了刀疤六晉升為巫城縣公安局的局長.

傅獻明氣喘籲籲的回到宿舍:"剛才警察局來電話了,說王昌金的案子終于有消息了."

王昌金因為欠高利貸的錢,然後被上門催債,因為兩方人馬發生了肢體沖突,王昌金被打死.只是傅獻明不知道的是這幫催債的人便是當初催孫澤義還錢的那一幫人.而到底是不是孫培安的私心報複也沒有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