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奪命窗簾(七)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喂,你跑到哪里去了,我去你家找你,你卻不在家."姓茗如同審問犯人一樣的語氣對巫子佑.

巫子佑額頭四道黑線:"我們在巫城來了.胖子這里有事情."

"你去找傅班長了?為什麼不叫我?"

巫子佑早就習慣了姓茗的"霸道".一句"我是你女朋友"封住了巫子佑所有的理由.所以只要有什麼事情的時候,巫子佑總是會依著姓茗,誰讓巫子佑抵不過"我是你女朋友"呢,誰讓巫子佑不會說"我是你男朋友,你得聽我的"呢.

因為今天已經很晚,姓茗只有等明天的車趕到巫城,可是巫子佑告訴姓茗自己很快便會回畫龍鎮.但是姓茗一句"我是你女朋友,難道不可以去找你嗎?"徹底的將巫子佑的所有言語都堵在腹中.

林可欣將手里的花布窗簾遞給巫子佑.巫子佑摸著窗簾上已經消失名字的地方:"李正君是不是將孫澤義殺了?"

對于巫子佑來說,女生的事情那是一竅不通.林可欣看著巫子佑祈求的眼神:"沒有,孫澤義好像是被要賬,然後被逼跳進河里淹死的."

傅獻明看著林可欣看向自己,傅獻明也明白現在是自己說話的時候了:"這我也是聽同學們傳的,不過估計也八九不離十了."

2015年的暑假,孫澤義的手中囤了一批貨,可是又沒有可靠的人送出去.致使孫澤義手里的流動資金少之又少,這流動資金一少便沒有了可靠的收入.當時孫澤義找到高利貸借了五百萬現金,以為可以大干一場的孫澤義沒想到新進的貨被黑吃黑了.

"拐子,事情安排的怎麼樣了?"孫澤義坐在小黑屋里,已經兩天都沒有出去見過世面了.

"義哥,都安排好了."六子走近孫澤義伏在孫澤義的耳邊,"找了刀疤六一伙人已經在來的路上了."

"行呀,拐子,竟然能夠找到刀疤六他們.不錯."孫澤義心中大悅,"干的漂亮,這次過後你就跟著我干吧.少不了你的好處."

"謝義哥."拐子退出房間,誰都沒有看見拐子眼中的那一絲狡黠.

孫澤義這次買了五百萬的貨,如果可以全部賣出去的話可以賺到一個億.所以孫澤義准備神不知鬼不覺的在這荒山野嶺里將毒品王一伙人黑吃黑.

夜晚星星都沒有一顆.偶爾山對面傳來的一聲狗吠闖進人的心里更加滲人.淅淅瀝瀝的雨滴毫不留情的打在瓦片上,竟沒有發出一絲聲響.山林里穿梭的只有人影.

晚上十一點,孫澤義已經從小黑屋里走到一個有全身赤裸女人的房間,半個小時之後.房間里沒有了女人的嬌喘,反倒安靜的可怕.

此時小黑屋內燈火嘹亮,有七個形態各異的狠人.站在中間,臉上一道駭人的刀疤正是刀疤六了.孫澤義在屋門口就看見了刀疤六:"哎呀,六哥,六哥,好久不見!"

刀疤六由凶狠變得和藹迎上了孫澤義伸來的手:"孫少爺,好久不見."

二人先前見過一面,便是孫培安介紹的.一句"孫少爺"將孫澤義的所有顧慮都打消在腦子里,就連上次見面刀疤六都不正眼看他也都忘記了.

"義哥,毒品王來了!"拐子走到房間里小聲的在孫澤義的耳邊說道,不過還對刀疤六眨巴了兩下眼睛.

"小義,怎麼今天這麼多人?"毒品王看著房間里這麼多人有些不悅.

"嗨,王哥,這都是兄弟們在這里找樂子,你也知道城里查的嚴,就算我叔叔是局長了,我也不敢無視法律呀."孫澤義的語氣雖然很客氣,可是話里帶的東西卻是十分強硬.

孫澤義話一出,不僅是毒品王動容了,就連刀疤六也都有些猶豫.

"嗨嗨嗨,兄弟這里有樂子也不找哥哥來,真的太不夠兄弟了."毒品王臉色一變,立刻變得謙遜.

……

"兄弟,五百萬是真的不能少了."毒品王被孫澤義的突然變卦有些不悅,不過想到孫培安的身份,語氣還是和和氣氣的,"近幾年收成不好,這都是我們拿命換來的呀."

"五百萬的確不少了,而且又是拿命換來的,但是如果我再拿命換一次呢?"孫澤義將茶杯扔在地上,"六哥,動手!"

說時遲那時快,幾聲槍響,幾聲慘叫,幾聲狗吠.毒品王帶來的所有人都死了,而刀疤六的人也都死了.房間里只剩下孫澤義,拐子和刀疤六.

"拐子,放火燒了這里."

啪.孫澤義剛說完便被打暈.而拐子和刀疤六還有五百萬現金和毒品消失在深林.等孫澤義醒來的時候罵了半個小時,只好自己動手燒了這個只有尸體的地方.

一個月之後孫澤義被追債,五百萬已經漲到了八百萬.房子車子女人也都被拿走.刀疤六跟拐子也不知去向,而且原本屯的貨也被警察搜走,現在孫澤義一無所有.

不僅是孫澤義受到威脅,就連孫澤義的母親也都被逼死.2015年十二月,孫澤義被人追到江邊,無錢命償.孫澤義害怕被亂刀砍死,最終投進江里.等孫培安趕到的時候,孫澤義已經死了.

而那些追債的人也受到了孫培安的嚴重打擊.可是孫澤義始終是回不來了.

巫子佑聽傅獻明將完半真半假的故事,又陷入了深思.時間到了晚上,三人決定各自回去繼續思考,沒想到傅獻明盛情邀請二人回自己的宿舍.

傅獻明雖然是一個人卻是住的公寓.巫子佑跟傅獻明住在一起,林可欣自己住在一個房間.

"胖子,你這房間陰氣好重!"巫子佑踏進房間的第一步便由心的感歎.傅獻明一臉不悅的看著巫子佑,巫子佑也知道傅獻明是一個講究事實,依照科學的人,巫子佑也沒有繼續說.

可是夜越深的時候,巫子佑的警惕性越強,而且眉頭皺的越緊.

這房間肯定是死過人的.而且還是非正常死亡.

巫子佑就這樣一夜沒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