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斷手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怎麼回事?我停住腳步四下尋覓,一個大活人怎麼就這麼活生生的消失了?

難道是我見鬼了不成!

不會,一定是他藏到了哪處偏僻的地方,我凝神戒備,將五感全部放開,仔細感受著周圍環境的變化.

忽然,我的背後一陣風聲襲來!

我嘴角彎起,果然不出我所料.我回身一拳迎向風聲來的方向,砰!

拳頭入肉的感覺如此明顯,我這拳極重,若是普通人絕對承受不了!

果然,一條人影應聲飛出,在地上滾了好幾個圈才站起來.

我盯住那條人影,不出我所料,就是李洋!

他在地上狼狽的滾了幾圈,然後立刻翻身而起,再次合身向我撲來!

我的眉頭微微皺起,這拳下去若是普通人的話還能站起來就不錯了,可是他竟然若無其事的站起身來,而且吭都不吭一聲.

"李洋,你干嘛!"我大喊道.

李洋的臉上沒有絲毫表情,那蒼白的臉色非常平靜,但手上的動作卻絲毫不慢!

我話音未落,他的拳頭已經到了我的面前.

雙目微縮,我側頭躲過了他的拳頭,接著抬起腿,用力的踹到了他的小肚子上,再次將他踢飛了出去.

李洋的力氣很大,這從他拳頭帶出的拳風上就能看的出來,但他的關節卻非常僵硬,就比如剛才,若是他的胳膊能稍微的轉一轉,我躲閃起來絕對不會那麼輕松.

他倒在地上,瞥了我一眼,眼中似乎有些驚疑不定,這是我第二次見他臉上出現表情,第一次是剛才他那詭異的笑臉.

李洋手腳並用的從地上爬起,轉身就向遠處跑,似乎又要逃.

我輕哼一聲,這要是讓你逃了,我這些年的本事算是白學了.

雙腳在地上彈起,我爆發出了最快速度,如同一只獵豹一般的向他撲了過去.我們之間的距離本就不遠,而李洋的爆發力要遠遜于我,沒過幾秒,我便將我們之間的距離縮短到了幾米.

雙眼閃過一絲堅決,我用力在地上一踏,飛身躍起,幾米的距離直接被我跨過,我一把拉住他,兩個人翻滾著躺在地上,扭打在一起.

跟他身體接觸後我才發現,他的關節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僵硬很多,簡直像一個木偶人,四肢如同木頭一樣,想轉彎都很難.

我顧不了那麼多,雙拳雨點一般的落在他的身體上,我的拳頭極重,絲毫沒有留手,可是他卻連聲音都不出,只有一聲聲拳頭撞擊身體的悶響.

他的身體除了僵硬以外,還變得很結實,打起來就好像某種動物的皮革,觸感極差.無論我怎麼打,李洋的表情都絲毫不變,他雙眼緊緊的盯著我,目光中閃爍的凶光讓我有些發寒,而我也打的更加用力.

就這麼足足打了將近五分鍾,見沒什麼效果,我便扭住他的一只手,將他控制住,口中說:"站起來!"

出乎我的意料,李洋竟然順從的站起身,沒有表示出任何攻擊性的意圖.

難道他變成了白癡?或者是間歇性的精神病,怎麼剛剛還要死要活的,現在卻這麼溫順呢?

我開始想如何處理他,送到警局肯定不行,現在警局的內部必然不是鐵板一塊,里面絕對有人想對我不利,我就這麼將他送過去那就是羊入虎口,說不定就被有心人利用炮制出一些對我不利的證據,那我就栽了.

將他送回家?

也不行,他現在這種狀態,送回家萬一出點什麼事情怎麼辦,他的家人是無辜的,不能將他們牽連進去.

看來也只能將他帶回飯店,先關他一段時間,然後看看他的狀態再做決定.

見李洋溫順的樣子,我的語氣也柔和下來,我輕聲道:"李洋,我現在帶你回……"

話音未落,異變陡生!

李洋的雙眼中凶光一閃,他猛地將被我扭住的手向外拉去!

我當然不會放,也拼命拉住他的手,一只腳用力的頂住地,另一只腳向前伸,想將他再次放倒.

就在這時,我忽然驚訝的發現,李洋的手似乎在變長!

在定神一看,我差點吐出來!原來不是他的手變長,而是他的手臂跟身體分離了!

一陣令人牙酸頭皮發麻的聲音響起,李洋的皮肉一點點的分開,露出里面暗紅色的肌肉纖維,我的手似乎僵硬了,想松卻松不開.

李洋依舊面無表情的猛力向外拉抻著他的手,他臉上沒有絲毫痛苦,好像即將斷掉的那只手不是他的一樣!

這場面實在太詭異了!一陣涼意貫通我的身體,我只覺得渾身難受!

嚇人的一幕並沒有持續多久,李洋拉的很用力,很快肌肉纖維就根根斷裂開來,然後就是筋肉,很快白慘慘的骨頭就露了出來.

他又加了把力,啪嚓!骨頭就這麼生生的被拉斷,碎裂的骨頭茬子蹦出來,差點砸到我的眼睛!

一只手就這麼活生生的被我拉斷!我從沒有想象過這種情景,就算再噩夢中也沒有!

我剛剛伸出去的那只腳已經到了他的腳下,可是我的思維被這血腥的一幕震懾的有些僵硬,攔截他的動作也慢了一步.

他被我絆的一踉蹌,卻沒有摔倒,只是用單手在地上按了一下,便起身繼續快速的跑向遠方.

我拎著一只手,就這麼愣愣的站在原地,看著李洋遠去的背影,絲毫生不出繼續追的意思.

忽然,我的眼睛動了動,我看到李洋的臉上似乎有點問題.

從我這個角度只能看見他側臉的一點輪廓,可就在他的耳朵邊下頜骨的位置上,竟然向上翻了起來!

一層帶著肉的臉皮就那麼飄悠著,好像隨時可以被掀開!

這怎麼回事?

這一發現稍稍沖淡了我心中的惡心感,也讓我回過了神.我趕忙將拿著的斷手扔掉,這東西簡直太挑戰心理承受能力.

扔掉後我才發現另一個奇怪的地方,李洋的手被拉斷,竟然沒有流出多少血!

這又是怎麼回事?正常人如果發生這樣的事,那血出的得流一灘了吧.可李洋卻只有斷手處有幾滴,噴濺出來的很少很少幾乎沒有!

我站在那里盯著那條斷手,心里一直回蕩著一個疑問.

李洋還能算是人麼?在他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