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發現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再滿的水也會喝完,就像再多的情分都會耗盡.

我一口口的將杯子喝到見底,然後對著空空的杯底默默的思考.

攝魂鈴絕對是被人拿走的,我敢肯定,而且在那所謂的物品登記冊上絕對看不見一點痕跡.

還好我提前有過安排,否則這件上好的法器可能就真的落于他人之手!

不過在警局內部,會是誰拿的呢?

我第一個想起的就是花葉涵,按照她最近處處與我作對的行事風格,很有可能是她干的,不過我實在想不明白,她一個普通人要法器來做什麼.難道是她最近經曆了什麼事情?這件事情讓她的性情大變,從而對法器產生了興趣?這也不是沒有可能……

又坐了一會兒,冥冥中我忽然生出一絲感應,嘴角輕輕勾起,我知道時間到了.

剛剛抬屁股要走,一個穿著服務員衣服的美女款款向我走來,臉上還掛著十分曖昧的笑容.

我一愣,這啥意思,難道是我靠在窗邊擺了半天POSE,然後把這美女征服了?看來帥哥的魅力果然是藏不住的,哈哈.

這姑娘是來找我要聯系方式的吧,我是給還是不給呢,要是她約我吃飯的話我要不要同意呢?正當我糾結的時候,一個柔柔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先生,麻煩您買下單."

額……

我愣愣的看著前面那杯純淨水,陷入了只有我自己知道的尷尬中.

這家奇葩咖啡館竟然連白水都收錢,他們家離倒閉不遠了,哼哼.

還好花葉涵她們沒有太過分,錢包中的錢還在,讓我不至于吃霸王餐.拿出錢包,我抽出二十塊遞給服務員,妹子禮貌的沖我笑了笑,又扭著屁股回去找錢了.

我剛准備將錢包收起,忽然,一張紙片從錢包里面掉了出來.

心頭一跳,我蹲在身子將那紙片撿起.

那是一張粉紅色的便簽,應該是隨手扯下來的,我輕輕展開,上面寫的字讓我雙目驟然縮起!

便簽上面,只寫了四個字.

小心林峰!

這是誰寫的?有什麼目的?為什麼要叫我小心林峰?

我一動不動的看著那四個字,仿佛要將紙看出花兒來,連美女服務員將錢放到我身邊我都不知道.

那字體娟秀卻不是鋒芒,骨架偏瘦,卻有著凌厲的筆鋒.看來寫字的人應該是個性格灑脫的女子,我暗自推測.

警局,女子,性格堅韌,這推測讓我第一時間想起了花葉涵!

但我轉瞬間又將這個念頭推翻,花葉涵現在巴不得我出事,她又怎麼會這麼好心的提醒我?

那會是誰呢?想了半天也沒有頭緒,我索性將紙條向兜里面一塞,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情等著我去做.

信步走出咖啡館,我沿著感應的方向慢慢向前走著,不多時,我的眼前出現一條小巷,我將衣服拉了拉,昂首向里面走去.

路行至半,我站定身形,輕輕說道:"出來吧."

"柳郎."軟糯的聲音從我後方響起,我轉頭看去,一身襦裙的畫靈正俏生生的站在那里.

我之前就料到最近可能會出事,所以之前就拜托畫靈藏身于並蒂蓮花竹牌中,若是出現意外的話我也有個照應.

並蒂蓮花牌出自霍天青之手,雖然材質稍差,但畫靈現在實力也不可同日而語,所以也可以勉強躋身其中.

不出我所料,昨天我果然發生了意外,而這樣我安排的後手也就有了用武之地.昨天剛進警局的時候,我就讓畫靈偷偷出去打探,看能否發現幕後黑手的線索.

剛才在咖啡館時我就感受到附近畫靈的呼喚,于是按照她的指引走到這里,我們兩個經過這段時間的共同修煉,已經可以在一定范圍內感受到對方.

"怎麼樣,有什麼發現麼?"我帶著一絲希冀看向畫靈.

"柳郎!"畫靈並未回答我,而是眼中盈出淚水,帶著疼惜看著我:"你身體怎麼樣,在那里生生坐了一晚,讓奴家好生心疼."

我擺擺手說:"我沒事,咱先別說這個,你快說說有沒有發現什麼,到底是誰要害我?"

畫靈低下頭有些羞愧道:"都是奴家沒用,奴家沒發現到底是誰想要加害柳郎."

我一滯,稍有些失望的搖搖頭說:"沒事,這也不能怪你,我也沒有絲毫察覺那人是誰,這次的對手實在有些狡猾."

畫靈恨恨道:"哼,若是讓我知道是誰,我定食其肉寢其皮讓他嘗嘗十八層地獄的滋味!"

看到畫靈氣鼓鼓的小模樣,不禁讓我有些好笑:"這麼漂亮的人兒,怎麼煞氣這麼盛,這樣可不好."

畫靈忽然抬起頭,滿臉驚喜的看著我,有些不敢置信的說:"柳……柳郎,你剛才可是在誇獎奴家麼?你……你這還是第一次誇奴家,奴家真是……真是好快活."

聽到他這麼說我不禁有些招架不住,我紅著臉說:"你……你別……"

畫靈捂著嘴低聲笑著,時不時還柔柔的看我一眼.

"對了!"我又問:"昨晚我讓你監視花葉涵,你有沒有發現什麼異常."

我想起了錢包中的那張紙條.

畫靈面色稍正,她柔柔的搖了搖頭,說:"倒沒什麼異常,只是昨晚她從你那里離開後,便回了辦公室,這段時間她表情有時候會感覺很糾結,其他就沒什麼了.

糾結?她為什麼要糾結?

"那今早呢?有沒有發現?"

"沒有,昨晚她開車回了家,現在應該還沒過來."畫靈補充著.

"你確定她昨晚一直沒有出過家門麼?"

"沒有,我昨晚在她家中待了一夜,她躺下的很早,但是直到丑時才睡著."

"丑時?她失眠了?"我冷哼道:"沒有找到可以證明我殺人的證據,讓她很糾結難受麼?連覺都睡不著麼?"

想了想,我再次問畫靈:"你有沒有見到花葉涵拿我的攝魂鈴?"

畫靈這時突然愣住了,她看著我驚訝的說:"攝魂鈴?難道不是柳郎你讓林峰幫你保管的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