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試探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什麼!我雙眼驟然睜大,那個視頻竟然是花葉涵弄回來的!

她為什麼要這麼做?是剛好調查碰上,或是那視頻干脆就是她……偽造的?

但如果是偽造的話,那這技術也未免太過天衣無縫,視頻中人的面孔看的真真切切,明顯就是我啊,難道這世界上還真的有跟我長得一模一樣的人?

這顯然是不可能的,就算真的有這麼一個人,他被找來故意拍出這個視頻來誣陷我的可能也接近于零.

知道的事情越多,我的腦子反而更亂了.

謀殺可是一級重罪,若是真的找到證據,那我最少要判個無期,我實在不明白花葉涵為什麼這麼努力的要將我置于死地.

忽然,我腦中閃過一個念頭,想到了一種可能!

既然不明白,那就問個明白!

將事情再次想了一遍,我心中下了一個決定,一把拉住林峰,我悄聲對他說道:"林哥,你能不能幫我跟花葉涵傳個話,我想見她一面."

林峰眼中閃過一絲異色,有些為難的對我說:"這……因為我剛剛說的那些也只是猜測,這個……"

"沒事."我安撫道:"我不會直接說出來,只是想試試她."

"怎麼試?"

我高深莫測的笑了笑,沒有說話.

林峰再次猶豫了片刻,才掙紮著點頭道:"好吧,那我去說說看,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成."

"謝謝林哥."我點頭道謝.

林峰出了門,此時大概已經是夜間七八點,刑警隊的文職人員已經下班回家,只有幾個值班的一線民警,所以外面也沒什麼人.

至于大部分的一線民警,現在還在外面跑案子,警察這個職業可向來沒有什麼八小時工作制,尤其是刑警.

不出我所料,花葉涵此時仍然在辦公室,沒過多大一會兒,我的視線中就出現了那兩條熟悉的長腿.

她的臉色冰冷依舊,看我的眼神里滿是冷漠,她拉過一把椅子在我旁邊坐了下來,林峰站在旁邊.

我對林峰笑了下,請求道:"林哥你能不能先出去一下,我有些話想單獨跟花隊談談."

林峰為難的皺皺眉,出聲道:"這不符合規定."

花葉涵忽然揮手,說:"沒事,把他銬在椅子上,不會有什麼危險."

我忍不住苦笑了下,她對我還真是重視.

林峰過來對我抱歉的笑了下,我略微搖頭示意沒事.

冰冷的鐵手銬與我的手腕嚴絲合縫,"咔噠"一聲將我束縛在椅子上,但我的心中已經沒有了憤怒,現在只剩下探究真相的欲望,和證實我心中想法的念頭.

林峰轉身出了屋子,臨走時還意味深長的看了我一眼,我不懂他眼神中包含的意味,也沒心思去懂.

我和花葉涵中間沒有了審訊室鐵柵欄的間隔,她那張如花嬌靨我也看的越發真切.

她離我的距離不遠,但也絕對不近.

我認真的看著她,眼神中是前所未有的專注.這短短幾個月發生的事流水一般的在我腦海中劃過,一起面對的危險,有過的小曖昧,生死之間的攜手相抗,直到現在的冷漠以對.

種種複雜的感情交織,在我腦中沖突不斷,反應到眼神里則是一種複雜的悵然.

我就這麼看著她足有一分鍾,花葉涵起初還跟我對視幾眼,後來不知怎麼卻將目光移開.

"唉……"輕輕歎了口氣,這一聲包含了這段時間以來的無奈和不解,歎氣時,我看到花葉涵壓在膝蓋上的手也微微動了一下.

有效果!我心中一動,再次將自己的情感全部調動起來,我這樣做當然是有原因的,只有這樣才能證實一些問題.

今天也算的上是我人生十九年以來的一次演技大爆發,當然也不完全是演技,其中也有我的真實情緒包含在內.

我雙眼微黯的看著花葉涵,眼角不經意的滑過一絲遺憾和哀傷,我聲音顫抖著,沙啞的說:"我從來沒想過,我們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花葉涵身軀微微抖了抖,我以為她要出聲呵斥我,就像下午在審訊室那樣,可她竟未發一言,只是沉默.

我一愣,本來准備好的台詞竟然無法繼續.

心思稍轉,我將頭向後一仰,輕輕靠在椅背上,雙眼卻緊緊盯住花葉涵,不放過任何一個微小的細節.

"江怡和劉薇,是我殺的!"

我這麼說,是因為我仔細觀察過,花葉涵身上絕對沒有錄音設備,她不會將我的話錄下來當做證據.

花葉涵突然抬起頭,雙眼怔怔的看著我,那眼神中竟然閃過一絲錯愕.

我愣了,這是什麼情況?我預想過說出這句話後會有很多中情形,她激動憤恨欣喜釋然都有可能,可我從來沒想過她會驚訝!

這說明什麼,她對我忽然承認殺人這種行為表示驚訝?還是對我殺人這件事實驚愕?

都有可能,但卻都不是我料想中的情況,我不禁微微皺起眉,難道我猜錯了?

不行,還需要再確認一下!

花葉涵眼神中的驚愕迅速收起,她沖我點了點頭,說:"坦白從寬,抗拒從嚴.你既然承認了,那麼就好好交代你的作案細節和動機,我也可以幫你爭取寬大處理."

我沖她神秘的笑了笑,忽然開口輕聲道:"騙你的,你是白癡麼?"

花葉涵臉上仿佛開了個雜貨鋪,各種顏色依次變換,青的白的紅的,精彩紛呈.

"啪!"她重重的拍了下桌子,對我吼道:"你不要嘗試挑戰我的耐心極限!"

"哈哈."我輕聲笑了笑,說:"剛才只是開了個小玩笑,花隊你過來,我有個大秘密要告訴你."

花葉涵微微疑惑的看著我,眼神中充滿著懷疑.

"你要是不信我,我也沒辦法."我故意做出一副滿不在乎的神情:"反正你們也不可能有我作案的直接證據,否則你也不會坐在這里陪我廢話."

花葉涵掙紮了下,片刻後好像下定決心一般,緩緩向我走過來.

那兩條纖細筆直的長腿離我越來越近,可我卻沒有半點關注的念頭,我全身繃緊,心里很是緊張,馬上我的猜想就可以得到證實!

花葉涵站到我面前,冷聲道:"有什麼事,說吧."

我神秘的說:"花隊,你把耳朵湊過來."

花葉涵半信半疑的伸過頭,那一頭齊耳短發離我越來越近,一絲發香也輕輕飄進我的鼻子中.

我雙目一定,猛地探出頭去,用牙咬住她的頭發,向旁邊輕輕一拉.

一個小巧晶瑩的耳朵出現在我的視線里,我迅速將目光移到耳後,那里赫然有一顆黑色的痣!

我徹底愣住,傻傻的看著那里,有些不知所措.

"砰!"花葉涵重重的把我推開,她一把按在我的胸口上,讓我突地一滯,差點喘不上氣來.

但我已經沒有心思去考慮這些.

這個人真的是花葉涵!不是假的!

我做這一切都只是為了驗證一個問題,就是這個花葉涵是否是真正的她,而不是像上次李洋家中的林峰,只是個冒牌貨.

因為花葉涵跟以前反差太大,除了長相身材一樣,基本上像是變了個人,讓我很難不往那方面向.

花葉涵的耳後有一顆痣,以前她躺在我的懷中時我看見的,若是有人假冒她,不會連這顆痣也模仿了去,所以這個花葉涵應該是真的.

竟然是真的?我呆呆的看著她,腦中一片空白.

難道花葉涵是真的想置我于死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