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另一個我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我驚愕的看著對面的兩個人,忽然,我瞥見林峰看我的目光有些奇怪,那是一種混雜著失望的憐憫.

為什麼?為什麼他會這麼看我?

花葉涵沒說話,他拿出一段視頻遞給我,示意我看.

我點開一看,這是一段普通的監控視頻,畫面上顯示的時間是十二號下午的六點五十八分,地點是隆福小區,那里我去過好幾次,不會看錯.

看了兩分鍾,畫面一直是風平浪靜,沒有什麼異常,我正要抬頭表示質疑,突然畫面上出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那身影走進了隆福小區,在快要進門時抬頭看了監控一眼,眼神淡漠冷靜,好像再看什麼低等動物一般.

我的冷汗刹那間濕遍了全身,因為那身影竟然是我自己!

絕對不會有錯,這張臉我已經頂了將近二十年,怎麼可能看錯!

可是那時候,我明明在小巷中和奇怪中年男人生死搏斗啊,怎麼又會出現在那里!

忽然我腦中出現那天看到的表針,那離奇消失的兩個半小時,難道發生過什麼我不知道的事情?

看著我的冷汗涔涔滑落,對面的林峰歎了口氣說道:"小愉,我們也不想讓你難堪,你就老實告訴我們你那天在劉薇家里到底發生了什麼好不好?"

我下意識搖了搖頭,結結巴巴的說:"我真的沒有去劉薇家里."

林峰的手按在桌面上,按的有些發白,他說:"你怎麼就這麼不死心呢,他家對門的人那天眼睜睜的看著你走進去,為了洗脫你的嫌疑,我證人特意指認過,結果人家一眼就挑出是你."

我的大腦中一片混亂,翻來覆去的只會說一句話,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花葉涵和林峰連續審問了我幾個小時,也沒問出什麼來,後來我都以為自己會被上點特殊手段,可林峰卻突然在花葉涵耳旁說了什麼,花葉涵冷冷的看了我一眼便走出了審訊室.

我被暫時關押在警隊里,現在的證據對我相當不利,我始終都想不明白,為什麼我會出現在隆福小區,難道那天真的發生了什麼我不知道的事情?可為什麼我會一點記憶都沒有呢?

現在我的腦中一團漿糊,越來越混亂,紛繁的念頭在我腦中左沖右突,讓我無法集中精神思考.

我坐在地上,呆呆的望著外面,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麼.

忽然,屋子的門被推開了,一個略顯佝僂的身軀走了進來,帶著一陣濃濃的煙味.

那人在我旁邊坐下,抽出一支煙點上火遞給我,小聲說:"抽一支?"

我平時是不抽煙的,可現在卻順從的接了過來,深深的吸了一大口,淡藍色的煙霧吸進肺里,再吐出來卻變成了灰白色,那顏色就和我的心情一樣,灰暗的讓人無比壓抑.

"咳咳!"我劇烈的咳嗽著,感覺幾乎要將肺都吐出來.

"哈哈."那人靠的我近了些,說:"第一次抽煙都這樣,本來以為你這麼有本事的人多少能免俗呢."

"林哥說笑了."我淡淡笑著回應.

剛剛進來的,正是老熟人林峰.

他坐的離我又近了一些,彌漫開來的煙霧漸漸將他的臉籠罩起來,在白熾燈的照耀下看著有幾分不真切.

"你給老哥交個底,你真沒進過劉薇家?"林峰湊近我小聲問.

我沉默片刻,鄭重的說:"林哥,咱倆認識這麼久了,你應該了解我,我不是那種說謊的人,那個劉薇我根本就沒見過,跟別說還進她家門了."

林峰沒說話,他坐在地上看著腳下,兩眼發直的大口吸著煙卷,煙頭火光一明一滅.

"我相信你."林峰輕聲且堅定的說:"那你那天去她家小區做什麼?送外賣麼?"

我吐了口氣,輕聲說:"林哥,要是我跟你說我那天根本沒去過她家小區,你信不?"

林峰扭頭無比驚異的看了我一眼,他錯愕道;"沒去過?可是那監控……"

我搖頭說:"我也不知道那是怎麼回事,但我確實沒去過,那天我本來是要去的,可是後來有點事在半路上被耽擱了,所以沒去成."

林峰呆呆了看了我半晌,直到煙頭燃盡,燙到了他的手時他才反應過來.

他手一抖,煙頭掉落在地.他的眼神帶著一些驚懼看著我說:"難道……難道……"

"可能是有人陷害我."我判斷道.

"可是那監控照的那麼清晰,那個人就是你啊."林峰聲音不自主的提高了些.

我忽然想起了在李洋家那個假的林峰,不由自主的歎了口氣,說道:"有時候你雙眼看見的,未必就是真的."

林峰微一滯,也不知想到了什麼,他的嘴唇卻有些顫抖起來.

我沒說話,在那里安靜的等著他平靜下來.

等了幾分鍾,林峰的情緒才漸漸平複,他又拿出一只煙叼在嘴里,我注意到林峰的煙癮好像大了很多,以前沒發覺他這麼能抽.

"小愉,我相信你沒殺人."林峰吐了個眼圈,認真的看著我說.

"謝謝,"我真誠的回道,到這份田地林峰還能選擇信任我,這讓我十分感動.

"我最近注意到一些事情,不知道該不該對你講."林峰猶豫著說.

"事無不可對人言,林哥你說就是."

林峰再次猶豫了半晌,眼中忽然閃過一絲堅定,說:"你發沒發現……最近花隊好像變了?"

我一愣,這……似乎還真是這樣.

自從上次邪嬰事件結束後,花葉涵對我的態度就越來越奇怪,剛開始還好些,後來干脆就到了不理我的程度.

從上次江怡死的那時候開始,花葉涵的態度就更加耐人尋味,她不由分說就將我從她家中帶走,這要放在以前是根本不可能的事,虧了那時我還以為自己在她的心中會有些分量!

到了這次,她似乎更加變本加厲,今天由始至終她對我的態度就如同一個真正殺了人的犯人一樣,可是現在還沒有直接證據證明我殺人啊,她為什麼好像要迫不及待的證明我殺了人一樣,那麼咄咄逼人呢?

林峰這時突然靠近我,白熾燈照在他的臉上,將他的臉映的一片慘白.

他神秘的說:"還有,拍到你進隆福小區的那個視頻,也是花隊拿回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