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嫌疑犯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接下來的兩天都是風平浪靜,但我卻一直沒有放松警惕,我知道幕後黑手已經盯上了我,而且不可能就這麼輕易放棄.

雖然沒有任何異常,可我的心情卻十分忐忑,總覺得可能會發生點兒什麼.

好的不靈壞的靈,第三天的中午,我的預感終于應驗了.

一輛警車掛著防爆燈停在飯館的門外,魚貫沖進來幾個荷槍實彈的警察.

我當時正在吃飯,那幾個警察不由分說的將我按在桌子上,直接戴上了手銬.

若是我真想掙紮,眼前這幾個警察肯定不是對手,但我卻一動不動,任由自己被按倒在地上.

我的眼前出現一雙長腿,那腿纖細筆直,就算穿的是制服褲子也絲毫未影響這雙腿的美感.

努力的仰起頭,我向上看去.

花葉涵那英氣的劍眉出現在我的視線中,她的臉色冰冷,雙眼中是滿滿的冷漠,我忽然感覺眼前這個人很陌生,陌生的讓我心里發寒.

"帶走!"

花葉涵冰冷的吐出兩個字,轉身向外走去,由始至終,她從未看過我一眼!

老板娘真是個女漢子,她直接沖上去將花葉涵攔住,大聲的質問她為什麼要抓我.

此刻外面聚著無數看熱鬧的人,花葉涵皺了皺眉,不得不解釋著說:"我們懷疑他參與了一起謀殺案,現在要讓他回去協助調查."

周圍人群嘩然,老板娘更是一臉難以置信,她沖花葉涵吼道:"不可能,我們小愉怎麼可能會殺人呢!"

花葉涵瞥了我一眼,眼神中閃過一絲莫名的神色,意味深長的說:"哪個殺人犯會把殺人兩個字寫到臉上呢?"

隨後我就被帶上了車,拘捕令被花葉涵拿在手上,老板娘也不好再過阻攔,只是她依然跑到我旁邊安慰我,讓我放心,告訴我別害怕一定會沒事的,這讓我心中很是感動.

連推帶搡的被弄上了車,我並沒有做徒勞的反抗,車子開動的時候,我還能聽到人群中嘈雜的議論聲.

"看不出來,這個人斯斯文文的,竟然會殺人!"

"就是就是,現在變態越來越多了,大家可都要小心啊."

"嚇死我了,我昨天還跟他說過話呢……"

超人一等的聽力讓我可以清楚的聽到周圍人群的談論,我嘴角撇了撇,謠言殺人啊,人有的時候真的要比鬼可怕的多,我忽然有些理解了霍天青當時將那些亂嚼舌根的人埋在束魂柳下的心情.

說實話,刑警隊我已經非常熟,可我從來沒想過自己也有坐在訊問室被審問的一天.

坐在我對面的是兩個老熟人,花葉涵和林峰.

姓名……性別……

一句句冰冷的聲音從花葉涵口中傳出,雖然已經有過一次相似經曆,我還是覺得心中很冷.

林峰的臉色發苦,他在一旁不停的抽著煙,從進來之後起一句話也未說.

他一直對我不錯,從他的臉上我能看出來,這次的事情可能真的沒有那麼簡單.

林峰將煙扔在一邊的紙杯里,輕輕推了推花葉涵,小聲說:"算啦算啦,這些就不要問了,小愉也不是一般人,咱們直接入正題吧."

"林隊,咱們這是在審訊一個連環殺人案的重大嫌疑人,請不要將私人感情摻雜在里面."花葉涵冷聲道.

林峰一滯,臉上抽動了幾下,又拿起煙盒抽出一支煙,長長的歎了口氣.

我敏銳的抓住了幾個關鍵詞,連環殺人案?重大嫌疑人?這跟我有什麼關系?

現在我的眼前仿佛籠罩著一團迷霧,那迷霧後面影影綽綽的藏著無數鬼怪,但我卻看不真切他們的樣子.

我心中雖然驚訝萬分,但臉上卻沒有流露出任何一點驚愕的神色,我知道自己沒有殺人,所以我有底氣.

籍貫……家庭住址……

花葉涵仍然在重複的問這些問題,我機械的回答著,言語間滿是平靜與漠然.

我知道這是他們慣用的審訊套路,先是問一些無關緊要的問題來麻痹嫌疑人的警惕,在迅速將真正致命的問題拋出,嫌疑人放松下很容易吐露實情.

但我確實沒做過,所以我也根本不怕,問什麼答什麼就是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下一個問題就讓我心中一驚.

"你為什麼要殺江怡和劉薇?"

花葉涵直直的逼視著我,眼神亮的如同天上的流星,那兩道劍眉斜向上飛揚,將眼睛襯的越發迷人.

但我卻一眼都不想看她,以前我的心中總會不經意的浮現那雖然在顫抖,卻依然擋在我身前的纖細背影,可現在我卻無論如何也沒法將眼前這人與那個身影聯系起來.

"我沒有殺江怡,而且我根本就不認識什麼劉薇."我平靜的說道.

花葉涵重重的在桌子上拍了一下,道:"還不承認,說你十二號晚上在做什麼?"

十二號,那不就是我送外賣撞鬼的那天麼?

"我在屋里睡覺."我淡淡的說.

"誰能證明?"

"店里到了夜間只有我自己,沒人能證明."

"哼,還不承認,我們有確切的證據,這兩個死者在死前都和你接觸過,而且你還進了劉薇的家,待了一個小時才出來,說你在里面做了什麼,是不是殺了劉薇!"花葉涵怒視著我,好像在看一個正在負隅頑抗的殺人犯.

我冷冷的再次強調:"江怡那次我說過,我只是去送外賣,而且我根本沒接觸過什麼劉薇!"

"還敢狡辯!"花葉涵將一張照片重重的拍在我面前:"我們有可靠消息,你給這個女人送過外賣,還去她家里面待了最少一個小時!"

我向桌子上的照片瞥了一眼,那是一個有幾分姿色的女子,只是風塵味有些重,最醒目的是,她的嘴角有顆痣.

這麼有辨識度的人,我不可能會忘,所以我確定自己從來沒見過這個人.

我向後輕輕靠了靠,淡淡的說:"我從來沒給她送過外賣."

花葉涵冷笑一聲,說:"我們有證人,親眼看見你于十二號下午七點左右進入了劉薇家中,直到將近八點半才離開!"

我一驚,這不可能!那時候我正在那條小巷中跟中年男人拼命呢,怎麼會去什麼劉薇家里送外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