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消失的兩個半小時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我頭皮炸起,一陣涼意迅速淌便我的全身,讓我手腳一陣冰涼!

猛吸一口冷氣,我迅速將車子一甩,向前跨了一大步回頭戒備的看向那中年人.

讓我吃驚的是,那中年人卻已經不見了!

剛才他站立的地方此時空空如也,連根毛都沒有!

這是怎麼回事?見鬼了?

我身上的冷汗一陣陣的往出流,將我內衣打的濕透,冷風一吹我不禁打了個冷戰.

剛剛那個……到底是什麼東西?

我向後退了兩步,身體已經完全抵在牆上,從背後窗戶里射出來的燈光將我的前方照成橘黃色,本來暖暖的燈光卻讓我更加渾身發冷.

這兩棟樓已經空置了好久,不可能還在供電!

我想回頭看看屋內的情況,卻發現自己有些不敢回頭.

終于我還是克服了內心的恐懼,將頭慢慢轉了過去.

轉過去的那一瞬,我看見就在屋子的里面,有一張人臉正貼著玻璃死死的盯著我!

那人就是剛才莫名消失的中年男子!

他詭異的笑著,整張臉貼在玻璃上,正是我剛才靠著的位置!

剛剛他竟然就這麼一直在盯著我,他到底要干嘛!

那一霎,我渾身有些發僵,忽然黑影一閃,玻璃"砰"的一聲片片碎開!

中年男人伸出手瞬間向我抓來!

他的速度奇快無比,而我剛剛被他嚇的有些發愣,此時竟然有點反應不及!

一只手一把掐在我的脖子上,那冰涼的觸感刺的我迅速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他的力量很大,我的脖頸迅速被掐緊,我的將雙手死死的扣住他的手掌,用力的往前掰,卻掰不動絲毫!

那手越收越緊,我的腦中陣陣暈眩感襲來,我知道這是缺氧的表現,可能下一刻我就會暈倒在這里,或者是……死在這個人的手上!

他的面目無比猙獰,眼神中帶著一股凶殘的冷意,他的牙呲著,正不住的喘息,我忽然注意到他的胸口竟然沒有跳動!

怎麼回事?他是個死人?他是鬼?

我從勒緊的喉嚨中擠出了一句話:"天地……自然,穢氣分散,洞……中玄虛,晃朗太元!"

這是我這幾天從《陰陽筆記》上新學的一個咒法,乃是龍虎山正一教的淨神咒,專門對付鬼魂!

我拼盡全力伸出手,向那男子身上一點!

正欲松口氣,我卻發現那男子沒有絲毫異樣!這一記咒術下去,竟好像石沉大海一般,連個水花都沒濺起來!

這怎麼可能!這可是正一教的咒術啊,正一教是什麼地位?現存的道門正統之一,當時從《陰陽筆記》上看到這個我還驚訝,爺爺竟然不知從哪里搜羅到這種等級的咒術,可現在竟然絲毫沒起到作用!

不可能……不可能……這咒術不可能絲毫無用……除非,這人根本就不是鬼!

可不是鬼的話怎麼會胸口不跳動呢?

我的意識越來越模糊,已經無法再繼續思考,我只感覺眼前一陣發花,就像隔著朦朦朧朧的水面,看什麼都看不真切.

眼前那張令人發寒的臉也漸漸消失,我身子無意識的抖動著,難道今天竟然真的要死在這里麼?

迷蒙中,我似乎看見了一陣紅色,那陣紅色很是熟悉,似乎之前見過很多次.

那是在坎兒村的亂葬崗……還有軍訓時的軍營……

似乎是那紅衣女尸?但我現在已經漸漸喪失了思考的能力,只剩下了一片朦朧.

在我的意識中,不知過了多久,好像是一瞬,又好像是已經過完了一生.

忽然,我腰中傳來一陣聲響!

身體的顫動帶動了我的鑰匙,而我的鑰匙上掛著一個鈴鐺!

"叮鈴!叮鈴!"

一陣清越的鈴聲響起,聽在我的耳中仿佛是由天外傳來,是那麼的縹緲動聽.

"叮鈴!"

鈴鐺又響了一聲.

"啊!!!"抓著我的那中年男子仿佛被火燙了一般,迅速把去手松開!

我身體一軟,跪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著.

攝魂鈴?

我用沒有一點力氣的手,將鑰匙拿起來,輕輕的搖著.

"叮鈴!叮鈴!"

一陣不知從哪里來的力氣漸漸充盈我的身體,剛剛的虛弱迅速退去,我立刻站起身,更加快速的搖著鈴鐺.

"啊!!!"

那中年男子叫的越發淒慘,他抱著頭在地上滾來滾去,好像正經受著人世間最痛苦的折磨!

漸漸的,他的身上竟然慢慢的開始發黑,一塊塊如同碳化了一樣的黑斑在他身上迅速彌漫開來.

黑斑剛一出現就如同野火燎原一般鋪便他的全身,他的叫聲漸漸小了,直至變得有氣無力.

他就在我眼前,慢慢的變成了一塊黑碳!

就仿佛被大火燒了幾天幾夜那樣,整個人都變成了黑灰!

一陣風不知從哪里吹來,那堆黑灰緩緩飄散,噗的一聲,燈也滅了,只有我眼前破碎的玻璃還能證明,剛剛發生的一切都是真實的,並不是我在做夢.

我靜靜的站了一會兒,等到全身的力氣都恢複了,才將鑰匙掛回腰間,又將車子扶起,慢慢的向前方走去.

凝神戒備著,我總感覺還有什麼東西在盯著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不過小心為上,這一路我都沒有放松警惕,直到我走出小巷.

我花了不到十分鍾的時間,就走出了這條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的小巷,看到周圍亮眼的燈光和喧囂的人群,我才長長的舒了口氣.

這時我才有時間考慮,剛剛那到底是什麼東西!

為什麼咒術對他沒用,可攝魂鈴竟然可以讓他煙消云散?

我至今為止還沒有搞清楚我這個攝魂鈴的功能,所以我也沒辦法確定那中年男子到底是什麼.

又靠著牆站了一會兒,我的心情終于平複,看看車上的外賣,我自嘲的笑了笑,剛剛的情況那麼危急,我都沒有把外賣扔掉,老板娘真應該發給我一扇小紅旗,上哪里找我這麼敬業的員工去!

算了,先把外賣送了吧,雖然估計得被客戶埋怨,但也比送不到被投訴強.

將車子扶起後,我隨手看了看表.

忽然,我呆住了,表針上的時間赫然指向了九點!

搞什麼啊,我剛剛出來的時候明明才六點多一點,在這條小巷中我走了三個小時?

不可能!算上我和那中年男子拼命的時間也才半個小時不到,那失蹤的二個半小時呢,去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