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小巷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中午前前後後忙乎了三個多小時,車子都快讓我蹬的散了架,要不是我身體素質過人早就累癱了,有時候我真佩服孫云興,他是怎麼堅持下來的?光靠送外賣每個月能送出小一萬,簡直是神話啊.

下午趁著人少我趕緊跑回屋子里美美的睡了一覺,晚上的估計要送的東西更多,得保證休息.

果不其然,晚上到了飯點兒,那訂單密密麻麻的,前台電話都快被打爆掉.

老板娘催命一般的把我揪了起來,讓我趕緊出發.

到了樓下,我環視一圈,卻沒有見到孫云興,我有些奇怪,他向來都是多等一些單子一起送的,難道今天這麼火,他已經等到足夠的單子了?

我好奇的問了老板娘一句,老板娘皺著眉頭告訴我孫哥請假了.我恍然大悟,難怪老板娘這麼急,合著今晚就剩下我一個人.

"走著,老板娘,我先送哪里?"

"先去隆福小區那片兒,攢了十幾單了!"

"好的!"我隨口應著,蹬上車子就躥了出去.

云流冬天黑的特別早,現在六點多就已經黑透,我將車速稍稍放慢,以免撞到躲避不及的行人.

隆福小區在店東面,也不算特別遠,騎車大概要十幾分鍾的樣子.

六點多正好碰到下班的高峰期,路上的車特別多,我有些懊惱,這人一多,我的速度就提不起來,本來十幾分鍾的路我走了將近二十分種卻還剩下一小半.

我皺著眉頭看了看表,若是再耽擱些時間估計又得被老板娘念叨.

將目光轉向一旁,那里有一條黑洞洞的小巷.

平時我一般不從這里走,這條小巷兩邊都是那種將要拆遷的老房子,人跡罕至,所以總有一些社會上的青年在這邊進行非法交易,再加上這條小巷位置比較特殊,跟旁邊的兩棟樓正好形成一個天斬煞局,所以這里陰氣較重,我也是能避則避.

不過這小巷直通隆福小區,若是穿過去的話可以節省不少時間,而且那里沒什麼人,我要是騎得快點那就更加省事兒了,說不定還能按時趕回去.

想了想,我將車頭調轉,直奔黝黑的巷口沖去.

這里面很黑,而且沒有路燈,路兩邊還堆放的各種垃圾,形成了一個個的天然路障.

還好我現在視力超群,我蹬著車子順利避過一個又一個的路障,想著可以按時將外賣送到,我美美的哼起了小曲兒.

走著走著,前方似乎出現了隱隱約約的光芒,我心頭一喜,這就到了麼,可是沒感覺我騎的這麼快啊.

再加加速,一鼓作氣沖出去,我鼓起勁一腳蹬下!

突然,車後座那邊突然生出一股大力,將我向後拉去!

我蹬車子的雙腳依然憑慣性向前用著力,可車輪可以蹬的動,車子卻如何也動不了分毫,好像有個人在後面拉著我一樣!

心中咯噔一聲,我的頭皮微微有些發麻!

微微轉過頭,向後方看去,我心中狂震!在我車後方,那里赫然站著一個人,他低著頭,雙手正用力的拉著我的車後座!

我嗖的一下從車上跳下來,動作敏捷的像只豹子!

"你干嘛!"我大聲質問著他,給自己壯膽.

那人慢慢抬起頭,一張蒼白的面孔出現在我眼前.這是個中年男人,他整張臉都是那種青白色,似乎極度營養不良的感覺,連嘴唇都是青白的,沒有一絲血色,就好像那種在水中泡了好久剛撈出來的一樣.

他的眼里滿是驚慌和恐懼,好像看到了這世界上最可怕的事物.他的嘴唇不停的顫抖著,牙齒也在咯咯的打著顫.

"喂……你怎麼回事,干嘛拉我的車!"我見他不說話,繼續出聲質問.

"我……我……"他顫抖著張開口,那眼神中的驚恐更加深了.

"怎麼了你?"我不解的看著他.

"我……出不去了……"那人結結巴巴的說.

出不去了?從哪里出不去了?

"你說清楚點!"我大聲喊著,試圖讓他的情緒穩定些.

"就這條巷子……我走了好久好久,就是出不去……你是我看見的第一個人……你能不能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

那人蒼白的臉頰抽搐著,嚇的眼淚都快出來了.

我有些莫名其妙的看著他,前面就有光,應該就是出口啊,這人不會是個神經病吧.

又轉念一想,這里面經常會有吸毒人員來交易,看這人面色慘白,沒准也是個吸毒的,這會兒估計剛吸完正精神錯亂著呢.

我越看他越像,跟這種吸毒的不能瞎掰扯,說不定他一激動給我來上一針,那我找誰去?

于是我裝作相信他的樣子,鄭重的問:"前面不就是出口麼,為什麼出不去呢?"

那人眼睛中流露出絲絲恐慌,他拉著我自行車的手一直在抖,他的聲音斷斷續續的,讓我聽起來十分費力:"我往前走……走到前面……就有人唱歌,然後……然後我就又回到這個地方,救我……救我……"

我歎了口氣,配合的問:"唱什麼歌呢?"

"就是……就是一首特別嚇人的歌……我的媽媽殺了我,我的爸爸在吃我……我的兄弟姐妹在餐桌下撿起我的骨頭……"

"行了別說了!"我趕緊打斷,這大晚上的聽到這種調調的東西,讓我不禁打了個冷戰.

"你跟著我走,我帶你出去!"我大聲的說.

"好!好!"那人不住的點著頭,蒼白的臉上露出如釋重負的表情.

真是倒黴!我暗歎,大晚上的送個外賣還能碰到吸毒的,唉,還好馬上就能出去.

他跟在我後面,我也沒辦法繼續騎車,只能推著車子慢慢走.

前方迷蒙的光亮就像一盞黑夜中的指明燈,為我照亮出行的路.我向那邊緩緩走著,那男人亦步亦趨的跟在我後面,還是哆哆嗦嗦的.

前面那燈光看著挺近,實際上走起來倒真有一段距離,走了幾分鍾還沒到,不過也近在眼前,我呼了口氣,終于快走出巷子.

忽然,我的衣服被拉了一下.

我回頭看向那男子,他哆嗦著說:"馬上……馬上就能聽見唱歌……"

切,嚇我一跳!

我沒理會他,繼續向前走著,那出口的光亮馬上就到了.

走了兩步,那光亮終于出現在我面前,我的臉色卻變了!

那根本不是我想象中出口的燈光,而是從旁邊的一扇窗戶中射出來的光!

我背後一陣冷汗,這里旁邊的樓已經荒廢了好久,怎麼還會亮燈!

定定的盯著那扇窗戶,我的思維有些僵硬.

突然,從那窗戶的倒影上,我看見了身後的中年人緩緩抬起了頭!

他臉上的驚懼完全消失不見,而是換上了一種詭異的笑容!他的嘴角扭動著,眉毛和眼睛擠在一起,慢慢張開了嘴!

一陣低沉喑啞的聲音從我身後傳來!

"我的媽媽殺了我……我的爸爸在吃我……我的兄弟姐妹在餐桌下撿起我的骨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