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放假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江怡就是心肝被挖,還有江怡之前身上的莫名死氣,難道凶手也是要……

不會,剛才張禪也說了,這法門應該是霍天青所創,應該沒那麼巧,估計也只是變態殺人吧.

我將花葉彤扶到椅子上躺好,張禪走過來,駢指在花葉彤身上點了幾下,她的臉色瞬間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好轉起來.

雙眼一凝,我認出了張禪的這種指法.他似乎是以氣凝針,用的是《黃帝內經》上記載的針灸之術,這份修為真真兒是深不可測.

隨後,他走到方云生旁邊,在他的氣海穴上戳了一記.

我暗歎一聲,方云生身上的修為就這麼散了.

功法被散,方云生翻了翻眼睛,從暈迷中醒了過來,他眼中暴虐之氣也隨著功法一起散去,現在的他仿佛又變成了之前那個憨厚的小胖子,可我卻知道,有些東西再也回不去了.

他醒了之後,立刻向我們追問霍天青的下落,當我告訴他霍天青已經死了之後,方云生雙眼失神的跪坐在地上,片刻後開始無聲的哭號起來,他哭的撕心裂肺,卻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第二天雪就停住,我們一大早就搭著大巴車回了學校,臨走時,我還特意跑過去跟話癆大爺告別了一番,話癆大爺這叫一個依依惜別,說下次來給我們打九折,讓我暗自吐槽這個摳門貨.

到了云流市,方云生便來跟我們告別,他讓我謝謝張禪留了他一命,還跟我道了歉,說他之前確實走上了邪路,這次回去要靠自己重振霍家聲勢.

我將霍天青交給我的鈴鐺拿出來,想還給方云生,方云生看了眼鈴鐺,卻笑著推脫了,他的小眼睛眯縫著憨厚的咧著嘴,可說出的話卻霸氣非常.

"誰說沒有鈴鐺就做不了持鈴人?"

可當我問他為什麼不自己去跟張禪說的時候,他瞬間又慫了,支支吾吾半天才也沒告訴我……

回到學校開完會,大一第一學期也就正式結束,外鄉的同學回家,跟張禪王樂他們告了別,將宿舍門一關,我又變成了無家可歸的流浪兒.

花葉彤邀請我去她家住,被我直接拒絕,這還沒怎麼樣呢,我哪好意思直接去她家,再說我現在也不想見花葉涵,她上次那樣對我,雖然我現在心中已經沒什麼芥蒂,可看見她總還有那麼一絲不舒服.

于是我索性直接搬到了店里,刀子嘴豆腐心的老板娘數落了我兩句之後,又從二層幫我收拾了一間房,還特意幫我安了兩快電熱板,生怕我凍著.

吃住都在店里,我的工作時間倒是長了不少.

雖然學生們都已經放了寒假,卻並未對外賣生意造成影響.天氣越來越冷,周圍小區里的人們全都變的不愛出門,而外賣,也就變成了他們的唯一選擇.

老板娘是個很實誠的人,外賣菜多量足,味道也棒,所以深受附近的人追捧,我們每天的單子多的簡直停不下來.

李洋失蹤後,我們店的外賣員只剩下我和孫哥兩人,不過孫哥真是神人,每天送的外賣量基本上是我的兩倍,弄得老板娘每天數落我懶,弄得我非常無語,我已經很勤快了好嘛!

算一算,這一個多月的假期我差不多都能將下學期的學費住宿費賺出來了.

送外賣是個時效性特別強的工作,每天忙的時間就那麼幾個小時,剩下的就是閑著,孫哥回家陪老婆,我跟飯店的幾個大師傅服務員也沒什麼好聊,于是就躲在屋子里安心學習《陰陽筆記》上的術法.

不過這幾天,有一樣東西將我的注意力完全吸引,那就是霍天青之前給我的鈴鐺.

方云生臨走時我問過他,這個到底是什麼?他只是告訴我這個是真正的攝魂鈴,然後便神秘的笑笑,再也不肯多說.

我這兩天一有空就對著那個鈴鐺,細細查看了幾百遍,仍舊一點異常也沒發現.若不是怕損毀,我都想將它扔到火堆里面烤烤,看是否會發生什麼異變.

《陰陽筆記》我也翻遍了,上面只是記載攝魂鈴可以讓新死的鬼魂短暫的停留在尸體里,還可以簡單的操縱鬼魂做出一些動作.可攝魂鈴不是湘西趕尸派的通用法器麼?那方云生說的那個真正的攝魂鈴是什麼意思?

我始終也不明白,我又不能去找個剛死的人試試攝魂鈴的威力,想象一下,人家剛死我就跑到人家跟前去搖鈴,那死者家人打我一頓都算輕的,說不定就直接把我綁起來扔精神病院去.

無奈,我只能將攝魂鈴綁起來掛在鑰匙扣上,期待它哪天自己給我點驚喜,不過別說,鈴鐺古拙別致,看起來還挺漂亮.

掛上鈴鐺,我美美的轉了兩圈,就聽外邊老板娘叫我:"小愉,你死哪里去了,趕緊過來送餐!"

我一看表,得,不知不覺又到了飯點兒,于是我趕忙往樓下跑.

"慢點兒啊你,看你毛手毛腳的,摔到怎麼辦!"老板娘沖我吼著,不過眼睛中卻滿含著關切.

我咧著嘴笑了笑,說:"沒事的,我靈巧兒著呢."

"呸!你就不能跟人家云興學學,看看人家多穩重!"老板娘指著旁邊的孫哥對我說,孫哥大名叫孫云興.

孫云興沖我靦腆的咧咧嘴,說:"人家是大學生,我怎麼跟人家比."

我趕忙說:"孫哥你太謙虛了,現在大學生遍地都是,一點兒也不值錢.我才羨慕你呢,夫妻那麼恩愛,我連女朋友都沒有."

孫云興自豪的笑著,眼中閃爍著幸福的光芒.他家中的妻子是他最驕傲的事情,我不止一次聽他誇贊自己的妻子有多美麗溫柔.

"老板娘,趕緊把單子給我,我出去送!"我招呼著.

"這邊,來拿."

我拿了單子剛要往出走,卻被孫云興叫住,我有些奇怪的看著他,孫云興是個很靦腆的人,基本上沒主動跟我張過嘴.

"小愉,聽說你前段時間出去玩了?"

"是啊."我點點頭:"去的蘭露村,就在云流東邊,怎麼了?"

孫云興臉微微一紅,搓著手指對我說:"這不是准備帶你嫂子出去玩麼,想問問你那里風景怎麼樣?"

我哈哈一笑:"孫哥你又跟我秀恩愛,那邊挺美的,帶嫂子去吧,這兩天雪景特別漂亮."

"好,謝謝你啊."孫云興咧著嘴沖我傻笑.

"嗨,多大點兒事!"我擺擺手,看著孫云興眼中的柔情蜜意,不知怎麼又想起那漫天大雪中秋娘的歌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