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日日與君好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聽到這個聲音,我喜上眉梢,驚呼一聲:"張禪!"

門口處走進一個熟悉的身影,那身影挺拔瘦削,有種莫名的氣勢.

方云生登時臉色大變,他似乎還想搖鈴,可我注意到他的手似乎僵住,完全動不了.

張禪一步一步的走進來,臉上面無表情,如覆霜雪!

他雙手手指如蓮花般次第輪轉,看的我眼花繚亂.

"你……你……"方云生張口結舌,話已經說不完整.

張禪緩緩走到他身邊,伸出手指在方云生的鈴鐺上輕輕點了點.

"砰!"

那剛才還不可一世的鈴鐺登時爆開,碎成了粉末狀,仿佛煙花一般.

他舉起手,覆在方云生的額頭上,這時,霍天青卻大聲的叫喊起來:"手下留情!"

張禪頓了頓,瞥了他一眼,說:"殺人養靈,奪天機轉生死,你也該死."

霍天青沉默道:"是,我是該死,但你能不能看在云生他是初犯的份兒上饒他一次."

張禪頓了頓,緩緩道:"錯就是錯,哪里來的那麼多原諒.:"

話音未落,他的手便輕輕揮下.

突然,霍天青身後的秋娘動了,她的速度極快,快到幾乎看不到空中的影子.

張禪向後退了一步,隨手一揮,秋娘登時又倒飛回去.

而方云生,被張禪散發出的氣勁一噎,竟然雙眼一翻暈了過去.

張禪看了眼秋娘,眼中竟露出一絲憐憫:"你既然已經死去,又何必留戀人間呢."

我心頭一跳,死人?秋娘真的已經死了?可是我為什麼一點跡象都沒發現呢?這是什麼術法?

正想著,張禪已經替我解惑,只見他看著霍天青微微頷首道:"這煉尸的方法竟然被你改良成了這般,你也算得上奇才."

霍天青看秋娘被打回來,上去一把將她抱在懷里,心疼的看著她.

聽到張禪誇獎自己,他搖頭道:"無論是誰,心中有我麼強烈的欲望,那他都會是奇才."

張禪看了眼秋娘說:"前天夜里,村北林中的也是你吧."

前天?我忽然想起那翻轉的老翁垂釣牌,看來張禪前天晚上確實出了門.

秋娘掃了張禪一眼,輕聲道:"不錯,就是我."

她的聲線有些奇怪,感覺不像人類能發出的聲音.

霍天青著緊道:"不關秋娘的事,這都是我自己擅自主張,人是我殺的,可那些人該死!他們亂嚼舌根的那天,怎麼沒想到他們會有這一天!"

霍天青臉上的皺紋越發深了,他眼中流露出刻骨的仇恨,都這麼多年了仇恨還為消退,可想而知當年那個少年的心中到底埋藏了多少怨毒.

張禪微微搖搖頭,沒有說話,眼神依然冷若冰霜.

秋娘的手搭在霍天青的臉上,微微撫摸著,臉上露出些寵溺道:"我早該死了的,可是我知道,若是我死了你也活不成,所以我才這樣陪著你,其實這些年人不人鬼不鬼的,我早就過夠了."

霍天青忽然哭了起來,他的眼淚簌簌的落,一個老人竟然哭的像個孩子.

他抽噎著說:"我知道……我知道你苦……你這麼善良的人卻每天都要吸那些陰氣,那得多難受……我能想象的出,可是……可是我舍不得啊……我真的舍不得你……我沒辦法想象這世界沒了你會是什麼樣子……"

秋娘眼中滿是寵溺,她輕笑著說:"傻孩子,我知道……我懂你的,我怎會不懂……"

霍天青眼中如夢如幻,似乎在回憶什麼:"小的時候,別人都叫我野孩子,你聽說了,便領著我去找他們,對他們說,我家孩子吃的穿的用的,哪樣不比你們強,你們憑什麼說他是野孩子.從那一刻起,我便決定這輩子都和你在一起,以後我要保護你,要讓你過上好日子,我們一起過上好日子……"

秋娘蒼白的臉上泛起一絲柔情,說:"我知道的……"

霍天青忽然笑了起來,臉上滿是幸福,他坐起身,一把將秋娘擁在懷里,說:"我當年就是傻,為何要管其他人如何想,我們兩個人能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呵呵,不過現在都不要緊,秋娘你以後也不必再去吸收那討厭的陰氣……"

秋娘沒說話,只是溫柔的注視著他.

霍天青忽然轉頭看向我,說:"今天給你們喝了那樣的茶,是我失禮,我送你一樣東西做補償好不好,無論如何,煩請收下."

他將手伸入懷中,掏出一樣事物,隨手一甩,一道黃芒像我這邊飛來.

那黃芒直直的撞入我的懷中,我持在手上,定神一看,原來是一個鈴鐺!

這鈴鐺形態跟驚魂鈴有些相似,只是要比驚魂鈴多了一份古拙.

聯想到剛才方云生的話語,我心頭一動,這難道就是那個鈴麼?

張禪側臉看了一眼,眉毛微挑驚訝道:"你倒真舍得."

霍天青淡淡一笑,說:"身外之物罷了,我一個將死之人,留戀這些又有何用.再說,我有秋娘就夠了."

他和秋娘相視一笑,滿是甜蜜.

對于這個長相酷似劉天王的帥大叔,我還是很有好感的,雖然我早就從他臉上的皺紋推測出他身體出了問題,可驟然聽到他將死的消息我心中仍然有些不舍,我殷切的問:"已經沒有挽救的辦法了麼?"

霍天青笑笑沒說話,我又眼巴巴的看著張禪.張禪瞥了我一眼,搖了搖頭.

我將鈴鐺攥緊,有些傷感的低下頭.

霍天青灑然一笑,說:"我這些年做過很多錯事,早就該贖罪了,束魂柳斷,秋娘失去了賴以為生的陰氣,我也沒什麼繼續活下去的念頭.這樣也好,最起碼我也能跟秋娘死在一起,我已經知足啦."

他頓了頓,複又懊惱歎息:"我只恨早些年未能表達心意,否則……"

沒等他說完,秋娘那一雙纖手就捂在了他的嘴上,眼睛柔柔的望著他,輕輕搖了搖頭.

霍天青一滯,隨即朗聲長笑道:"好好……不說了……"

他看著地上昏迷的方云山,眉頭皺了皺,忽然轉向張禪深深的鞠了一躬,說:"真人,我著侄兒其行雖可誅,但其心也可憫,他剛剛只是入了魔,並不是真的要將我等置于死地,你看能否饒他一命……"

話音未落,張禪輕飄飄的打斷道:"不可."

秋娘在旁邊拉了拉霍天青,雙膝一軟就要跪下去.

張禪冰山般的臉頰動了動,隨手一拂,這兩人便定在那里,想跪也跪不下去.

他想了想,開口道:"我若看的不錯,你這祭煉活尸應當有兩種方法,除了化陰氣入體保尸身不腐之外,還可以用活人的五髒來續命.念你還有點良知,我便留你侄兒一命,但那作惡的修為是不能留的."

"多謝."

霍天青和秋娘彎下身子鞠了一躬,然後霍天青一把將秋娘抱起,緩緩向外走去.

推開門,外面依然飄著鵝毛大雪,漫天皚皚的白雪中,霍天青抱著秋娘向遠處走著,仿佛回到了多年前的村頭小路,秋娘抱回了那個嬰兒,嬰兒瞪著大眼睛好奇的看著她,笑的異常甜蜜.

遠遠的,空中飄來一首曲調,那歌跟我在話癆大爺家聽的曲子一樣,不過秋娘唱的要好聽得多.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遲,我恨君生早.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同時生,日日與君好.

我跟張禪靜靜站著,看著霍天青和秋娘的身影消失在著漫天的大雪中,我倆齊齊的歎了聲氣.

還好張禪來得及時,不過張禪的心也太狠了些,要不是他後來原諒了霍天青,唉,他為什麼原諒霍天青來著?

好像是這祭煉活尸的法門有兩個,霍天青只用了其一,另外一個卻要用活人的心肝來祭煉……

等等,活人的心肝?我腦中迅速的閃過了那個二奶江怡被做成了烤鴨的尸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