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血祭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方云生似乎有些發懵,他趴在地上迷迷糊糊的轉轉頭,似乎在尋找這股大力來自何方.

我用一只腳踩在他的背上,面無表情的看著霍天青,眉頭微微挑了挑.

霍天青又歎了口氣,不知道他在感慨什麼.

方云生用手支著地,似乎下意識的想爬起來,他的腦袋好像還有些暈,有點搞不清楚狀況的樣子.

我單腳用力,又是向下一踏!

轟!

方云生那泛著油光的大臉與地面再次來了個親密接觸!

他努力的將頭側過,迷蒙的眼神逐漸變得清醒,他似乎終于反應了過來.

"你……你!"他結結巴巴的說著,眼中有些驚懼.

我笑了笑,輕聲說:"方兄,這次也不知是誰運氣不好?"

他的臉迅速漲紅,面皮簡直紅得發紫,再配上他那身形,仿佛就是山間的野豬一樣.

"好了,莫在羞辱他."霍天青說.

"霍師傅的茶還真是好茶."我並未理會他,依然用腳踩在方云生背上,同時不輕不重的刺了霍天青一句.

霍天青臉色根本未變,並未有絲毫羞愧,他這面皮倒是要比方小胖子厚上許多,怪不得他是長輩.

"呀呀呀!"

正當我想著下一步怎麼做時,我的腳下突然傳來一股巨力,我一個不小心,竟差點被掀翻!

輕輕向後一躍,如一只騰空而起的仙鶴一般,我穩穩的落在地上,現在五禽戲里的一些動作我用的已經無比純熟.

方云生從地上翻身而起,此刻他的眼神似乎有些怪異.

他的眼睛里滿是血絲,透著一種暴虐.

"呼……呼……"他不停的喘著粗氣,就像一扇破舊的風箱.

"是……是你們逼我……啊!!!"方云生在自己身上猛拍幾下,然後面色一變,一口鮮血吐到了驚魂鈴上,那驚魂鈴的顏色竟瞬間變為暗紅色,十分詭異!

霍天青的面色突變,他大喊:"快走!帶著小姑娘走!"

說話的同時,他飛一般的向方云生撲了過去,那動作矯健的如驚鴻掠空.

"來不及啦,哈哈!"方云生的七竅全部在流血,將他的臉孔襯托的異常恐怖!

他與霍天青對了一拳,剛剛還不能撼動霍天青分毫的他此時竟將霍天青直接打飛了出去.

"這樣你也會死!"霍天青躺在地上高呼.

"就算我死了,也不會讓霍家蒙羞!"方云生瘋狂的嘶吼著.

我見情況有變,連忙飛身躥到花葉彤身邊,一把將她抱起,准備奪門而走.

方云生已經完全發生改變,他的眼睛一片血紅,如同一只欲擇人而噬的野獸,他將手中的鈴鐺舉起,鈴鐺上泛著妖異的光澤,光華流轉間分外動人.

"不能讓他搖鈴!"霍天青失去了一貫的淡定,大喊道.

可我現在抱著花葉彤,也沒辦法阻止方云生!

霍天青臉上閃過一絲堅定,他舉起手就向嘴邊送了過去!

"燃血斷脈!"方云生驚呼道,他臉上露出一絲驚懼,手一動,就要搖響鈴鐺.

我瞬間看向霍天青,燃血斷脈在《陰陽筆記》中有記載,是一種自殘類的術法,可以通過燃燒精血來激發自身的潛能,可對身體的傷害極大,《陰陽筆記》上只是記載了名稱卻沒有寫修煉方法.

霍天青的手指已經送到嘴邊,眼看就要一口要下去!

忽然,他背後黑影一閃,再看時,他的後方忽然多了一張臉!

一張蒼白的女人臉!

那是一個長得十分美麗的女人,雖然看起來年紀已經不小,可是卻絲毫無損她驚豔的容貌,她細長白皙的手指輕輕搭在霍天青的胳膊上,讓霍天青無法再咬下去.

我微微一愣,這不是我上次見過的那個女人麼?

"秋娘,你……"霍天青轉頭無奈道.

秋娘!我當即心頭一震,秋娘不是收養了霍天青那個女人麼?可是她不是已經死了幾十年,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里?難道當年她死的消息是假的?還是……她就是一個死人!

留給我思考的時間已經不多,那邊方云生已經輕輕搖響了手中的鈴鐺.

"嗡!"

跟剛才不同,我感覺一股巨大的沖擊力直接沖在我的頭部,將我的神魂震的一散,我胸口一悶,一口鮮血直接就噴了出來!

這究竟是什麼東西,怎麼威力竟然差了這麼多!

霍天青的嘴角溢出了一絲血線,我再看花葉彤,她的耳中也開始滲出鮮血!

此時空氣中的煞氣已經極為濃厚,我站在這里都感覺渾身不適,花葉彤一個普通人怎能忍受的了.我現在身上也沒帶生一符,連幫她稍作抵擋都沒辦法!

不行,不能讓他這麼搖下去了!

我拼命站起身,就要向方云生沖去.

"嗡!"

又是一下劇震,我雙腿一軟,直接就倒了下去!

"哈哈哈哈!"方云生仰頭狂笑著,他現在的狀況也好不到哪里去,他的七竅正源源不斷的向外流淌這鮮血,同時,每當他搖晃一下手中的鈴鐺時,他就會吐一大口血.

可奇怪的是,場間只有秋娘完好無損,她穿著旗袍亭亭站在那里,猶如一幅民國時期的仕女畫.

難道她才是隱藏起來的高人?可是她為什麼不出手制服方云生呢.

"嗡!"鈴鐺再次被敲響,我干脆已經站不起身.

旁邊花葉彤的嘴唇已經完全失去顏色,從耳中流淌出的鮮血已經將衣服浸濕.

我默然一歎,看來今天是要死在這里了,我倒是無所謂,只是可惜了花葉彤……

"你們……你們都要死……"方云生狀若癲狂,他舉著鈴鐺在屋中手舞足蹈,一邊跳一邊大口大口的向外吐著血,我簡直懷疑他已經將身體內的血液全部吐出!

我伸出手去,將花葉彤的手握在手中,至少在死之前給她一點溫暖吧.

"哈哈,去死吧!"方云生將手中鈴鐺抬起,胳膊一顫,准備搖晃.

忽然,一陣單薄卻極富磁性的聲音響起:"弑師殺友,擅修邪術,祭煉生魂,你該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