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攝魂變驚魂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那張被方云生拍出條裂痕的桌子打著轉向霍天青飛去,轉瞬就到了他的面前!

這桌子可是實木的,怕不是足有幾百斤,想不到這方云生全力爆發下的力氣也是如此可怕!

眼看著桌子就要撞到霍天青,他身子那麼單薄,若是被桌子撞到,還不立刻就得骨斷筋折!

我心頭微跳,猶豫著要不要去出手幫一把,霍天青雖然給我們喝了加料的茶,但似乎沒有什麼惡意,他們兩人之間的糾葛我不了解,可霍天青給我的印象不錯,我不忍心看他就這麼在我面前血肉橫飛的死掉.

正猶豫間,霍天青卻突然動了,他忽然站起身,那略顯單薄的身軀微一挺直,竟散發出了如山般厚重的威勢!

"喝!"輕微的呼喝聲從他口中發出,他兩只手輕描淡寫的揮出,抵在桌子上,那有千鈞之勢的桌子竟直接停下!

我心頭一突,這也太變態了!

要知道將桌子這般不動聲色的停住,可遠比將它弄的飛起要難的多,其間所需的力氣,最起碼要翻個三倍!

黑影一閃,方云生那肥粗的身形像一個肉球一樣的朝前彈去,頃刻間,屋內響起了拳掌相交的撞擊聲.

霍天青隨手抵擋著方云生的攻擊,似乎根本沒費多大力氣.

而反觀方云生,他咬緊牙,雙目赤紅,臉上青筋突起,完全是一副拼命的架勢.我看他拳腳之間也沒有什麼章法,跟我的五禽戲比起來要差得遠.

幾十息的時間轉瞬即逝,方云生沒有占到絲毫便宜,他的額頭滿是汗水,衣襟被汗浸透,而霍天青卻連頭發絲都沒亂.

方云生死命的一咬牙,眼中驀地閃過一道凶光,他用了個巧勁,借著霍天青反擊的力道飛速向後退出幾米的距離,隨口他獰笑著說:"二叔,別怪我."

他驀地伸手向懷里一掏,一個鈴鐺被他拿在手中.

攝魂鈴!

他拿這個干嘛,這不是專門針對靈體的麼,他要用這個來對付霍天青?難道霍天青是鬼?

叮鈴!

霍天青的臉色變了,他的面龐流露一種痛惜和後悔的複雜神情,脫口道:"你竟煉了這個!"

方云生臉上閃過一絲不自然,隨後又被猙獰的笑容所取代,他咬牙道:"這是專門給你准備的!"

這不就是趕尸用的攝魂鈴麼,我怎麼看不出有什麼古怪.

方云生搖了兩下,並無什麼異常,可當他搖到第三下的時候,場間突然憑空生出一股煞氣,那煞氣濃烈至極,簡直比爺爺在亂葬崗收紅衣女尸那次還要濃烈!

叮鈴!

又是一聲鈴音,我的腦中忽然一迷,似乎有把重錘在我的腦袋上狠狠的敲了一把,讓我止不住的暈眩.

我稍微側了側頭,花葉彤此刻緊皺著眉,額頭上開始滲出了點點汗珠.

這是什麼東西!我驚訝,怎麼這攝魂鈴還會對活人產生影響!

"停手吧."霍天青目光複雜的盯著方云生,慨歎道:"不要一錯再錯,以煞氣為媒,試圖以驚魂鈴震殺活人,這是本門禁忌啊.再這樣下去,你那兩個同學會變成白癡的."

驚魂鈴?這是什麼東西,我咬牙抵抗腦中不斷襲來的暈眩感,仔細回憶《陰陽筆記》,可卻發現根本沒有相關的記載!

方云生咬著牙,目光複雜的看了我們一眼,眼神中的猶豫一閃而過,轉瞬又變成堅決.

他惡狠狠的說:"管不了那麼多,只怪他們運氣不好吧!"

我心中一股怒意忽地升騰而起,本來我不明白真相不想胡亂摻和進去,可沒想到這小胖子竟然這麼狠的心,這可是你自找的!

"煞氣為新煞,看來你昨晚去村北柳林收獲不小啊."霍天青站定不動,看不出有絲毫反應,可我敏銳的發現他臉上的皺紋好像更加深了,之前還不怎麼顯老的面孔,現在幾乎變成了橘子皮.

"哼,我昨晚行至柳林就發現了你術法的氣息,一番搜尋之下果然有收獲!可惜被人攪合了,要不我將你那些怨靈全部收入我的驚魂鈴內,現在這鈴的威力還能翻一倍!"方云生怨毒的說.

我心中恍然,之前我就懷疑方云生去村北的意圖不單純,現在看來果然印證了我的猜測.虧昨天我還以為這胖子心地良善,想度化了那些怨靈,沒想到他是想利用那些怨靈的怨氣!只不過看他話里話外的意思,這怨靈竟然是霍天青培育的,難道這些人都是霍天青殺的?

方云生說話間依然在不斷搖著鈴鐺,那暈眩感越來越強,我也是勉強才能抵擋.可旁邊花葉彤的狀態卻不太樂觀,她臉色白的嚇人,額頭的冷汗滾滾滑過.她緊皺著眉頭,臉上流露出些微恐懼,似乎遇到了什麼極可怕的事情,我知道那是彌漫著的煞氣即將侵入她的身體!

不行,不能這麼下去了!

我將加持在耳部的靈覺散去,全力抵擋腦中的眩暈感,身上頓時舒服了些.

霍天青也閉上嘴,似乎也在盡力抵擋這驚魂鈴對他的影響.

"嘿嘿……哈哈,二叔!你棄霍家而去的時候恐怕沒想到吧,我憑自己也能走到今天這個程度!"

方云生忽然動了,他拿著驚魂鈴,一步一步的向霍天青逼去.他臉上掛著得意的獰笑,已經絲毫沒有以前憨厚小胖子的影子.

他這一動,也正好縮短了我和他的距離!

"二叔你放心,我不會殺你.從小你就疼我,教我本事.我的爹媽去的早,在我心里面你就跟我的父親一樣,所以我會留你一條命,只要你將鈴給我,我可以給你養老送終."

方云生得意的笑著,似乎將多年間的怨氣一股腦的發泄出來.

"你還撐什麼呢,這些年你將霍家的本事都撂的差不多了吧,算了,別扛著啦,快把東西給我."

霍天青微歎道:"你心思不正,妄修禁術,已然走上邪路,我怎麼可能將東西交給你."

方云生一滯,面皮開始不斷抽搐,他一張胖臉漲的紫紅,半晌後他忽然爆發出一聲怒吼:"我他媽也沒辦法,你走了!師兄也走了,只留我自己,我能怎麼辦!要是我不練,那霍家就沒了!你有什麼資格這麼說我!"

話音未落,方云生直直的向霍天青沖去,口中寒聲道:"既然你不識抬舉,那我就先要了你的命!"

他眼中凶光閃爍,臉上的掛著興奮又殘忍的笑容,一雙手直直的向霍天青的脖頸伸去.

忽然,霍天青的臉色微微一變,眼神閃爍了一下.

方云生微微一怔,剛要回頭看去,卻忽然驚叫了起來!

"啊!"

"轟!"

伴隨一聲巨響,只見他那粗笨如豬的身體,竟直接被踩到地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