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霍家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一股強烈的睡意襲來,我的眼皮重若千鈞,仿佛下一秒就要閉上!

我的腦中仿佛有個聲音在不停的呼喊,睡吧睡吧……

不行!我側頭看了眼昏迷著的花葉彤,她長長的睫毛忽閃忽閃的,嘴角正在無意識的張合,模樣分外可愛.

我不能睡過去,我要醒著!我不能讓花葉彤落入霍天青的手里!我要將她帶出去!

啊啊啊!

我拼命的調動體內的靈氣,忽然好像聽到"啵"的一聲,一股靈氣自丹田出發出,瞬間湧上我的眼竅附近,雙眼靈光乍現,那靈氣經過眼竅後又變得溫潤,轉而留過我的全身,那股睡意頓時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無限的活力,我感覺到從未有過的活力充盈我的身體!

尤其是我的視力,變得異常的好,霍天青屋子很暗,可現在所有角落在我的眼中纖毫畢現,我甚至可以看見最遠處桌角下的一粒灰塵!

我心中狂喜,可是面上卻未表達出來,我裝作努力抵抗睡意的樣子,腦袋一點一點的掙紮.

霍天青還是帶著那種慈祥的笑意看著我們,仿佛在等待著我睡去.

我心中一動,何不先假裝睡著,看看霍天青到底有何目的,至少等到他離我近些再發難,那樣機會也要大些.

一念至此,我當即將頭一歪,雙目微合,裝作暈倒的樣子.

我將精神集中,將聽覺無限放大,不知是不是天目靈訣再次提升的原因,當我集中精神後,雖然我閉著眼睛,可是旁邊的事物好像直接印在我心中一樣,難道這是傳說中的心視?我不太肯定.

霍天青見我們睡去,他卻並未上來對我們做什麼,這大大出乎我的意料.

只見他似乎有些疲憊的向後走了兩步,輕輕坐在黃花梨的椅子上,風姿依舊卓絕,可我現在看他卻只有深深的戒備.

他續了杯茶,輕輕放在唇邊抿了口,片刻他將茶放下,輕輕歎了口氣,緩緩開口說:"看了這麼久,為何不進來?"

霍天青的聲音不知為何總帶著一絲倦意.

"嘿."外面響起一聲輕笑,我耳朵一動,好熟悉的笑聲!

門緩緩的被推開,當先邁進的是一條肥壯的短腿,然後是那圓滾滾的身軀,還有同樣圓滾滾的腦袋.

我心頭一驚,方云生!

他怎麼在這里?聽霍天青的意思,他早就來了?可他為什麼要在外面潛伏這麼久?他不是湘西趕尸派的人麼,難道跟霍天青有什麼關系?

我低頭假寐,雖未睜眼,可方云生的相貌卻能看的一清二楚!

那小小的眼睛,時常掛在臉上的憨厚笑容,肯定是他!

"唉,我知道以你的性子,早晚回來找我,可沒想到卻這麼快."霍天青小口抿著茶,輕聲說道.

"嘿嘿."方云生訕訕的笑了兩聲,摸了摸後腦說:"您將我這兩個同學迷暈,是不想他們看見我吧,唉,還是我太笨,昨天竟然還讓您用束魂柳擺了一道,給您丟臉了."

"別介,我這張老臉,可經不起霍家新一代的持鈴人這麼對待."霍天青微笑道.

"嘿嘿,持鈴人?要不是二叔您不在乎這個,怎麼還輪的到我?"方云生臉上的笑容依舊,可那癡肥的臉上卻莫名的多了一絲冷意.

"那也是你自個爭氣."霍天青比了比前方的凳子說:"坐."

"哈哈哈!"方云生仰頭大笑起來,笑聲中絲毫不見往日的憨傻,一股狂意迎面而來!

他突然將頭底下,雙眼緊緊的盯著霍天青,一雙小眼睛中精光四溢!

"我爭氣?您知道我為什麼爭氣麼?那是因為霍家的這個霍字!是,我知道您不在意,可我是在意的!"方云生仿佛是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才從牙縫中冷冷的擠出這些話,也不見他如何聲嘶力竭,可那話語間的分量,卻也能感受的一清二楚.

"唉……"霍天青又歎了口氣,臉上露出一種悲憫的神情:"癡兒……"

方云生緩緩走上前,我能感覺道地板竟然在微微顫動,雖然他很胖,但光憑體重也不可能造成這種效果,可想而知他的腳步有多重,看來我昨天見到的他也不是他的全部實力.

他一屁股坐在霍天青正前方,臉上的肥肉顫抖著,扯出一個苦澀的笑容說:"持鈴人?連鈴都沒了,哪還有什麼臉面叫持鈴人?"

霍天青一滯,似乎沉默了片刻,緩緩開口道:"我現在還不能給你."

砰!

一聲巨響!

方云生雙手狠狠的拍在酸枝木的桌子上,竟然活活的將桌子拍出一條裂痕!

我心頭一跳,這力氣跟我相差仿佛,我都沒有把握勝他.

方云生臉上的肉一跳一跳,似乎在壓抑心中的憤怒:"二叔,你搞清楚,我不是來問你討要,我是自己來拿!"

霍天青今天已經不知歎了多少口氣,但他可能還要繼續歎下去.

"你為何一定要這東西呢,你要來又沒什麼作用."

砰!

方云生又是一拳砸在桌上,桌上的裂紋進一步擴大,幾乎將桌子割成兩半!

他的臉上青筋爆起,似乎憤怒到了極致!

"這話你也說的出口!"方云生嘶吼道:"霍家沒了鈴鐺,還叫什麼霍家!"

霍天青沉默不語,臉上的皺紋仿佛更加深了.

方云生憤怒的喘息著,猶如一個漏氣的風箱,過了好一會兒,他的呼吸才緩緩平穩.

"既然我已經來了,二叔想必也知道我的來意,那就不用侄子多廢話了吧,我只想問給還是不給?"

霍天青將頭微抬,瞥了他一眼,旋即又將頭低下.

"二叔……別逼我……"他滿臉通紅,似乎在壓抑著什麼.

霍天青忽然笑了,他的眼睛眯起,笑的依然慈祥,可說出的話卻半點慈祥的意味也沒有:"若是我不給你,你覺得,你拿的走?"

方云生的眼皮忽地跳動了下,隨即"砰"的一聲巨響,那酸枝木的桌子橫飛起來,直直的沖著霍天青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