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君生我未生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我一下子回憶起來,之前花葉彤確實跟我說過她聽到有人唱戲,可是我卻絲毫沒有聽見.

大爺坐在那里閉著眼睛,一邊裹著水煙一邊拍打著大腿,嘴里面和著曲子哼著小調.

我開口問:"大爺,您聽的這是什麼曲兒啊,還挺好聽的."

大爺眼睛微張,眯縫著對我們說:"這是唐代官窯瓷器題詩,你們甭聽這個,太悲."

"這詞唱的什麼啊?"我好奇的問.

大爺半閉著眼,拍打著大腿輕輕唱和:"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遲,我恨君生早."

他的唱腔屬實不怎麼樣,不過詞我倒是聽了個真切.

一聽我便恍然大悟,這首詞我知道,出自《全唐詩輯錄》,是一首很悲的詞,若是放到現在這個應該叫忘年戀.

"走了,大爺!"我打了個招呼,便拉著花葉彤出了門.

在去霍天青家的路上,我給花葉彤大致講了講這整首詞的意思,這詩語言簡潔也未用典,對于漢語言文學系的我們來說沒有絲毫難以理解.我只是奇怪,為什麼花葉彤會聽到有人唱這首詞呢?

這次在路上我特意留了心,將精神全力集中,聽覺已經被我提升到一個新的高度,連雪花飄落在地上的微小聲音都清晰可聞.可饒是如此,這一路我還是啥都沒聽見.

快到霍天青家門口時,我收回了精力,這一路保持精神集中,將我累的夠嗆,額頭都見了汗,弄的花葉彤一直奇怪的盯著我,還問我是不是病了,我只能苦笑著搖搖頭.

剛放松下來,我立刻意識到一處異常.上次我們來這邊時陰氣出奇的旺,可這次來時陰氣卻消散的乾淨,絲毫未見蹤影.

看了看方位,這邊離北方的束魂柳不遠,難道是我們昨夜將束魂柳除掉的原因?

未想太多,我輕輕敲響了房門.

正在這時,我眼角卻忽然閃過一道黑影!

那黑影好像是個人!是誰?

我迅速轉頭回望,可四周都是一片白茫茫,除了我身邊的花葉彤之外沒有任何人.

奇怪,難道是我看錯了?不太可能啊,明明有一道黑影閃過去的,不過那速度倒不像是人能有的,莫非是只松鼠?

這時,大門吱呀一聲開了,打斷了我的思緒.

"是你們啊."醇和的聲音響起.

那張酷似劉天王的臉出現在我們面前,正是霍天青.

"霍師傅,我們又來打擾您了."我禮貌的打著招呼.

"別這麼客氣,叫我老霍就可以."霍天青笑了笑,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我感覺他臉上的皺紋似乎多了些.

老貨……

算了吧,叫著總感覺怪怪的.

花葉彤蹦跶到我的身前,甜甜的笑著說:"我們明天就要走了,特意來跟您告個別."

"哦?哈哈,好."霍天青側了側身,說道:"進來說吧,外邊冷."

將我們讓進屋子,霍天青坐在他那把黃花梨的椅子上,笑眯眯的看著我們.

"上次您送我們的並蒂蓮,我們很喜歡."花葉彤感謝道.

"喜歡就好."霍天青頓了頓:"到了我這個年紀,看到你們這樣的年輕人總是忍不住親近,呵呵."

"我們也一樣呢,感覺和您聊天很舒服."花葉彤笑起來,露出兩個淺淺的梨渦.

她神色稍正,繼續說:"我們之前在一個大爺家里聽說了您以前的事,感覺您太孤獨了,就像過來陪陪您,您別介意."

"以前的事?"霍天青臉上的笑容微斂.

"就是您和您養母的事情."花葉彤接道.

"哦."霍天青應了聲.

這時,霍天青似乎不經意的調整了下身姿,腦袋稍微側了側,臉上又露出了笑容.

我的眉毛稍微皺了皺,總感覺他的笑容里似乎多了些不一樣的東西.

他站起身,緩緩道:"你看我都老糊塗了,客人上門竟然連茶都忘了泡."

我趕忙擺手說:"沒事的,我們剛在那大爺家喝過."

他轉身瞥了我一眼,輕聲道:"他的茶和我的,不一樣."

霍天青從旁邊的櫃子中拿出一個小盒子,鄭重的打開,里面大概裝著半盒茶葉,那茶的顏色呈赭紅色,看起來如同朱砂一般.

這是什麼茶?我暗暗稱奇,從來沒見過.

霍天青微笑著將茶具擺好,醒茶穩杯一系列程序下來,動作優雅迷人,我道上次在孫青家看他泡茶就已經夠賞心悅目,可現在跟霍天青一比,孫青那簡直跟小兒過家家沒什麼區別.

沸水一澆,茶香頃刻間飄散開來,一股異香直沖我的大腦,竟讓我的大腦短暫的眩暈了片刻!

這是什麼茶?竟然這麼香!

花葉彤的表情也和我相近,同樣一臉神往的看著茶杯吞咽著口水.

霍天青有些好笑的看我們一眼,將頭道茶順手倒掉,看那色澤鮮亮的茶湯滾滾落地,我心中竟然生出一種強烈的不舍!

此刻,我已經迫不及待的想嘗嘗這茶的味道!

很快,霍天青將兩杯茶分給我們,我一把將杯抄起,送到鼻端輕嗅.

那茶香濃而不烈,就那麼一直向我鼻中飄去,竟然我產生了些飄飄欲仙之感!

我腦中只有一個想法,喝掉它!喝掉它!

握著杯子,我再也忍耐不住,將杯子向口中一送,哇……

全身上下的每一個毛孔仿佛在一瞬間張開,無一處不美妙!那種滋味,我此生都未曾經曆過!

"這茶怎麼樣?"霍天青站起身,向我們這邊走了幾步,他的臉隱藏在陰暗中,看著有些奇怪.

"太棒了!"我想大聲稱贊,突然發現自己變得有氣無力!

怎麼回事!我震驚的向旁邊看去,卻發現花葉彤將頭靠在椅子上,已經不省人事!

這茶有問題!我瞬間意識到了這點!

我腦中一陣發昏,似乎也要暈迷,我拼命控制住自己,用力的咬了下嘴唇,這讓我稍微清醒了些.

霍天青就站在那里看著我,他的臉已經完全沒入黑暗,我看不清他的五官,只能看到他嘴角那絲笑容.

剛才我竟沒發現,那笑容是那麼的詭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