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並蒂蓮竹牌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我一滯,想說點什麼,卻發現什麼也說不出來.

怨靈就應該直接被滅殺麼,可是他們也不是自己要成為怨靈的啊,這應該怪誰呢?

我感覺張禪似乎有些太過極端.

"小愉,快來扶我一把,呼……有點脫力."方云生在那邊弱弱的招呼我.

我走了幾步將他扶起來,他的身子很沉,但對我來說也不算什麼.

"你不准備解釋解釋麼?"我斜眼看著他手中的攝魂鈴,好奇的問.

方云生偷偷看了眼張禪,眼神中閃過些畏懼,說:"祖傳的東西,我這一輩不成器,連祖宗百分之一的本事都沒學到,竟然讓這女鬼上了身,真是給祖宗丟人."

說完後,他又可憐巴巴的看了張禪一眼,似乎在期待著張禪說什麼.

張禪低頭撣了撣身上不存在的灰塵,輕聲說道:"你這心性太軟,否則那女鬼也不會得逞.行了,走吧,同學們還等著呢."

聽到張禪這麼說,方云生明顯的松了口氣,眼神中的忐忑也褪去了些.

我不明就里的看著兩人,看他們這樣子,難道他們早就認識?可為什麼方小胖子會如此畏懼張禪呢?

顯然二人是不准備給我答案,所以我只能按下心中的好奇,拖著方云生肥壯的身軀往回走,這次方云生絕對不敢要求張禪來幫忙,而張禪也絲毫沒有幫忙的意思,還好我的身體素質過人,要換了他人非得累死到這里不可.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想,那鎖魂柳到底是誰栽種的呢,會不會是村里的人呢?而方云生真的只是因為心情不好才去的村北麼?

仔細回想著《陰陽筆記》上對鎖魂柳的記載,好像鎖魂柳只能憑本能的驅使怨靈,而怨靈也許會對其他人產生一些影響.再就是可以彙聚些陰氣,利于怨靈的成長,再其他真沒什麼特別.

那這人苦心孤詣的培養這鎖魂柳是為什麼呢?我總感覺這里面有個秘密,但卻被迷霧所籠罩,讓我看不清楚事實的真相.

側頭瞥了一眼淡然自若的張禪,他會不會知道呢?

回到屋子里,所有人都還沒睡,都在眼巴巴的等著我們.

看到我架著方云生回來,大家登時發出一聲歡呼,尤其是王棟,是他帶我們出來的,若是有人失蹤,他的責任不可避免.

花葉彤一下就沖上來,一臉擔憂的看著我,那眼神中滿是盈盈的淚花兒.我走的時候並未告訴她,就是怕她擔心,想來我在外面這不到兩個小時的時間里,她的心一直都是懸著的吧.

她拉著我的手,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我,我除了感動外還有點心虛,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

還好有王棟過來解圍,這哥們抱著我沒口子稱謝,簡直把我當成了他的救命恩人一般.

後來我還是將花葉彤拉到一邊跟她道了歉,並且保證以後絕對不會有類似情況發生,若是真有,我也會帶著她一起,絕對不將她一個人丟下.

她這才心滿意足的去洗漱睡覺.

出了這樣的事情,大家似乎也都沒了玩耍的心思,王棟決定明天中午吃了飯就叫大巴將我們送回云流市.

想法是好的,可當我們第二天一早起來推開門時,大家都傻住了.

外面滿天的鵝毛大雪紛紛飄散,我從來沒見過這麼大的雪,似乎向從天上往下倒一樣,那雪極厚,滿滿的堆在門前,差點連門都推不開.

我嘗試著向外走了兩步,雪直接沒到我的小腿,我立刻放棄了出去溜達一圈的想法.

驟然看見這麼大的雪,大家都很興奮,有些人已經迫不及待的向雪堆里紮,只有我微微的蹙起眉頭.

這雪下的有古怪啊,往常若是有大雪的話,最晚提前一個禮拜天氣預報就會通知,更何況這已經不能叫大雪,若是放到南方就可以稱為雪災了,可之前竟然一點消息都沒有收到!

我第一時間想起了昨晚除去的那幾顆鎖魂柳,這之間會不會有什麼關聯呢?

大家玩雪的熱情平沒有持續多久,外面氣溫驟降,大家衣服穿的都不是很厚,過了一會兒就全部搓著手跑了回來.

雪封山,今天肯定是走不成,這種天氣想出去也不行,于是大家就窩在屋子里,三三兩兩的湊在一起或是玩牌或是用手機看電影.

本來我和花葉彤是准備跟王樂他們一起玩牌的,可後來實在是架不住方小胖子那幽怨的眼神,于是我們倆便決定出去轉轉.

這點溫度對我來說小菜一碟,可花葉彤就不行了,怕她感冒,我給她套上兩件大衣,把她捂的像個包子一樣,讓我好一頓笑話,至于後來被她追打的事情就略去不提也罷.

外面滿天飛雪,整個世界都是銀白色的,美得仿佛是童話一般.

"哇哦,好漂亮."花葉彤仰起臉,那精致的小臉蛋兒紅撲撲的,分外可愛:"長這麼大,第一次見到這樣的雪呢."

我看著她,有些看呆了,基本沒聽清她在說什麼.

花葉彤看了我一眼,見我這幅模樣,她的臉有些紅了,輕輕的推了我一把.

我反應過來,老臉一紅,訕訕的摸著後腦笑了笑.

村里的路已經被雪埋了,我倆只能沿著稍微淺些的地方深一腳淺一腳往前走.

走著走著,忽然聽見有人在叫喚.

"喂!喂!"這聲音聽起來還有些耳熟.

沿著聲音望去,我一愣,這不是租我們屋子那個話嘮老大爺麼,這大爺正跟門前掃雪了,看的我一樂,他這掃雪速度還沒下的快呢.

"小伙子,咋這大雪天的還跟外面搞對象呢,來跟大爺去家里喝喝茶,陪大爺聊會兒天!"

我臉一僵,本能的就像拒絕,上次被這大爺噴了一個多小時唾沫星子才脫身,這次要是讓他逮著,還指不定得聊多久呢!

我偷眼看了下花葉彤,發現小丫頭的臉上越發紅潤,笑的很開心.轉念一想我便明白了,估計這妮子只聽到了大爺說我們約會的事,後面估計壓根沒聽著.

雖說心中不願,但盛情難卻,我們還是跟著老大爺進了門.老大爺坐下後就給我們泡了杯茶,一口熱茶進去,登時一股熱情從頭暖到腳,這大冷的天喝點熱茶還是件很愜意的事情.

大爺一開頭就要繼續給我們講他當年的豐功偉績,我趕緊頭皮發麻的岔開話題,要是讓他講起來,我們中午鐵定是別想回去.

正好懷中帶著霍天青送給我們的並蒂花竹牌,我拿了出來遞給大爺,說:"您看這牌子,漂亮吧,霍師傅送我們的."

這牌子一掏出來,大爺立刻停住了嘴上的絮叨,當時眼睛就亮了!

他先是拿在手上仔細把玩了一番,呢喃著說確實是霍天青的手筆.

隨後他又驚訝的打量了我們幾眼,說:"霍天青那老小子脾氣可是出了名的古怪,幾年前他就封了刀,無論是誰找他做他都不會出手,沒想到竟然為你們破了例!"

"哦?"我奇道:"既然這樣,那您還將這牌子掛到房間里?也不怕讓人家給順嘍."

"嗨!"大爺隨意的捋捋胡子:"誰想要就拿去唄,我老頭子又不喜歡這口,鮮花贈美人,寶劍配英雄嘛!"

我豎起大拇指由衷的說:"瞅您這覺悟,杠杠滴!"

大爺讓我誇的胡子一顫一顫,美得要上了天.

想了想,我有些好奇的問:"大爺,那您知道霍師傅他為啥要封刀麼?"

這一點我很奇怪,要知道做了一樣事情很久,冷不丁不做了那可是會要人命的.要是不信隨便找個國畫大師告訴他以後不許畫畫了,看看他會不會拼命?這雕刻也是一樣,有時候那創作的靈感來了,比毒品還厲害,霍天青這種大師,怎麼會隨便封刀呢?

老大爺咂了咂嘴,皺著眉頭說:"我也不知道,也許是太寂寞了吧,霍老頭一輩子自己一個人,連個家人也沒有,唉……"

花葉彤同情道:"真是看不出,霍師傅那麼灑脫的一個人竟然這麼苦."

"是啊."我附和道,可話音剛落我腦中一震,忽然想起來一張臉!

在霍天青家那張蒼白的女人面孔!若是霍天青沒有家人,那女人又是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