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多一具尸骨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張禪那細長的手指如蓮花般次第開放,頓時一片亮芒生氣,怨魂們就仿佛雪見了太陽,陰氣迅速消融,周圍的叫喊聲陡然又增加了一倍,那是怨魂即將魂飛魄散時發出聲聲慘鳴!

我震住了,這是什麼功法?竟然聲勢如此壯大!

怨魂們臉上的表情變的十分恐懼,他們似乎想逃離,但張禪的手就像一個黑洞一般吸附著他們,將他們變成了那撲火的飛蛾.

我震驚的不止是威力,而是張禪的做法!

通常對付怨魂都是以超度為主,將他們心中的怨氣化淨,再送他們去輪回.

可是看眼前張禪的做法,似乎根本沒有超度的意思,而是直接讓他們魂飛魄散!

我看著張禪的背影,張了張嘴,最終什麼也沒說.

張禪手指彈動的速度越來越快,束魂柳的柳枝開始亂晃,舞動的越發瘋狂,可是跟剛才比起來,卻仿佛失掉了那詭異的韻律.

怨魂的哀鳴漸弱,他們已經被張禪消滅了大半,此刻僅剩下小貓兩三只.

張禪的雙手忽然停住,周圍的光華也瞬間消散,我一驚,怎麼回事?難道他支撐不住了?

剩下的幾只怨魂好像受到了什麼鼓舞,加快了速度向這邊沖來.

"小心!"我大叫一聲向前撲去,准備擋在張禪身前,畢竟現在我還有生一符的加持,可以稍稍抵擋一陣!

可我卻撲了個空,張禪的身影向前一彈,猶如蒼鷹飛掠過晴空,我看見他雙手從懷中掏出一樣事物,是什麼卻沒有看清,他經過的地方,那幾個怨魂連哼都沒哼一聲便煙消云散,而他的身影也沖進了幾顆束魂柳中間.

空氣中忽然發出一陣爆鳴!那聲音仿佛直接在我腦中響起,我腦中頓時一陣嗡嗡聲,差點被震暈!

我下意識的用雙手捂住耳朵,將眼睛緊緊閉住,默默抵抗著那眩暈感.

不知過了多久,眩暈感才慢慢消去,耳中的嗡鳴也漸漸停止.

"好了."簡簡單單的兩個字在我耳邊響起,卻帶著一種令人心安的魔力.

我睜開雙眼,張禪站在我面前沖我笑了笑,他的衣衫平整,絲毫沒有任何搏命的痕跡,而我看向眼前,卻驚訝的張大了嘴!

那四顆束魂柳已經完全消失,我眼前干乾淨淨,連殘枝斷木都沒有一根.

只有地上殘留著的那四個大洞,才證明了他們曾經存在過.

"這……都解決了?"我問張禪.

"嗯."他淡淡的應了聲,向那幾個大洞走去.

我亦步亦趨的跟在他身後,殘留的眩暈感讓我的腳步還是不太穩,走到大洞邊上,探頭一看,我嚇得差點一頭栽進去.

洞里面,滿是白骨!

殘破的白骨堆放在坑底,不知有多少人!

踉蹌著退了兩步,張禪一把拉住我,幫我穩住身形.

"這些就是剛才那些冤魂?"我臉色蒼白的問.

"嗯……"張禪皺著眉,似乎在思索什麼.

"媽的!這誰干的,也太殘忍了!"我忿忿道.

這束魂柳肯定是有人故意培養出來的,奇怪,培養這東西干嘛呢,若是想要鬼魂供自己驅策,有很多其他更簡單的方式啊!

通過束魂柳束縛的怨魂,是被束魂柳所操控的,又不是聽命于栽種束魂柳的人!

"真是心腸歹毒,這種人死上十次八次也不過分!"我怒火依舊.

忽然,我又想到方云生,連忙問張禪:"方云生不會已經被害了吧."

張禪搖搖頭:"不會,這里沒有他."

我松了口氣,卻見張禪依舊心事重重的樣子,于是又疑惑道:"怎麼了,還有什麼不對麼?"

張禪來回轉了幾圈,看著我小聲說:"這里的尸體……好像多了一具!"

我一驚,背後出了一層白毛汗,顫抖著問:"多了一具是什麼意思?"

"剛才我總共滅殺了二十八個死魂,可這里卻有二十九具尸骨."張禪凝重的說.

"會不會數錯了?"我小聲問.

張禪側頭看了我一眼,我立刻狗腿的搖頭:"你肯定不會數錯,我知道的."

我又提出一種可能:"會不會是有人沒被轉化成怨靈?"

張禪踱著步子說:"這種可能性不是沒有,但是很小,這里的束魂柳已經小有威力,不是那麼容易脫逃的."

我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先別想了,找方云生要緊."

"嗯."張禪輕點了點頭,他走到四個大坑中間,雙手連彈,也不見他有何動作,四個大坑中忽然躥起熊熊火焰!

那火焰燒的極旺,而且顏色是詭異的青白色,一看便知道不是尋常火焰!

那火來的快去的也快,不到十秒鍾的時間,便慢慢消散.

我好奇的向坑內看去,那累累的白骨赫然已經完全不見!

驚異的看了眼張禪,他卻沒理我,直接轉頭走了.我慌忙抬腳跟上,正准備繼續尋找方云生時,我的眼角卻瞥見旁邊的林間有一條黑影一閃而逝!

"誰!"我驚叫一聲,拔腿便追!

我的目力在夜間所受影響也不大,我可以清晰的分辨出,剛剛那個黑影是一個人!

樹影幢幢,我瞬間突入林間,雙手不住的將擋路的枝干掃開,可林木太過茂密,還是有掃之不及的樹杈在我身上刮出一道道破損!

耳後又風聲傳來,我知道是張禪已經跟上我,心中安定了些.

前方的黑影速度不快,至少跟我比還有一定距離,所以那黑影在我眼中也漸漸清晰.

橢圓形的身子,短粗的四肢,怎麼這麼熟悉?再仔細一看,我靠這不方云生麼!

我暗罵一聲,趕緊出聲叫喊:"方云生,你跑什麼,我和張禪是來找你的!"

方云生並未停下,反倒更加快了些,眼看我的身影跟他就剩幾米的距離,我咬著牙,一發狠直接沖了上去一把將他按到在地上!

巨大的慣性讓我在地上滾了兩圈,一塊塊碎石將我硌得生疼.

"靠,你跑什麼!"我怒了,方云生這小子太不知好歹,我好心好意的來找他,他還想著跑,萬一再出來一顆束魂柳,丫就捐這兒了!

方云生胖大的身子被我壓在身下,短粗的四肢還在不停的抽動,這姿勢有些像某種生命很長的兩棲動物,讓我不由有些發噱.

"你動彈動彈,咳咳,壓……壓死我了!"方云生氣若游絲,斷斷續續的說.

我趕忙翻身下來,小胖子靈巧的一打滾彈了起來,臉上還殘留著驚懼.

"怎麼了?"我看他這幅樣子,皺眉問道.

"我……我也不知道,走著走著……就剩下我自己了,我看見……人影,我害怕就跑……"方云生小眼睛里面滿是驚慌.

"你沒聽見我叫你麼?還跑!"我怒道,剛才從地上滾了兩圈將我的手腕劃破了皮,疼的我直咧嘴.

張禪這時也施施然的趕了過來,他身上干乾淨淨,連片葉子都沒沾上,再看看我的狼狽,只能說人比人氣死人啊!

方云生有些委屈的看著我,小眼睛一眨一眨的:"沒聽見啊,我只聽見好像有人再笑似的……那笑聲……太他媽嚇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