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我們兩個去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我忽地一驚,差點直接從椅子上彈起來!

花葉彤詫異的看著我,我扯著嘴勉強回了她一個笑容.

剛才那是女人的臉?一定是,我是不會看錯的.可能是霍天青的家人吧,我對自己說.

過了大概十分鍾,霍天青才從屋子里出來,他手中拿著一個竹牌,遞給我,說這是送我們的禮物.

我看那竹牌的刻痕宛然,一看就是剛雕出來的.

竹牌上刻著一對並蒂蓮,蓮葉栩栩如生,令人一見便心生歡喜.

花葉彤一把就搶過去拿在手中反複觀看,一副愛不釋手的樣子.

我連忙表示感謝,老者卻只是眯著眼睛看著我們笑,笑的一臉慈祥.

我看著他的笑,腦中卻忽然閃過剛才那張蒼白的女人臉,這讓我突地一激靈,于是趕緊告辭離開.

老者並未送我們,而是直接關上了門,看到那扇門緩緩關嚴,我卻突然覺得外面這陰氣彌漫的冰天雪地似乎還要比里面舒服些.

拿著竹牌,心滿意足的花葉彤拉著我回到了住所,他們早已吃過了飯,並沒有等我們兩個,看到我們兩個回來,這幫貨臉上紛紛露出那種"我就知道"的曖昧笑容,給花葉彤弄了個大紅臉.

只有方小胖子還一臉擔憂的過來問花葉彤去哪兒了,讓王樂按著頭拖走.

簡單的墊了墊肚子,我們開始忙乎起了晚上的飯,按照安排晚上是我們自己做晚餐,可這幫在家里面嬌生慣養的小公主們還真沒有幾個會做飯的,我也只是停留在可以把東西弄熟的階段,要說味道嘛,咳咳.

最後還是花葉彤挺身而出,這讓我大跌眼鏡,平時去她家都是花阿姨做法,我還真沒見過她下廚房.

花葉彤掌勺,另外兩個女生幫著打下手,我們這幫大老爺們就只能做擇菜刷鍋這類的工作,其間,方小胖子還想往花葉彤的身邊湊,花葉彤可能嫌煩了,直接就拉著我的手讓我站到她身邊看,這讓方小胖子大為受傷,之後都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

忙乎了幾個小時,當一桌色香味俱全的大餐被花葉彤整治出來後,我下巴都快驚掉了,沒想到她還有這一手.

周圍的人紛紛起哄,說這樣的姑娘還不趕緊娶回家,而且似乎所有人的眼神都看著我,花葉彤也不生氣,只是害羞的低著頭,嘴角的笑容卻異常甜蜜.

好像除了方小胖子之外,大家的心情都很好.

吃飯的時候,方云生的幾個伙伴稍微安慰了他一下,我看見了,也沒向那邊湊合.

方云生的人緣不錯,好朋友也有幾個,我有自知之明,這個時候我還是不要出現在他眼前為好.

吃飯的時候,王棟不知從哪里變出了幾瓶農家自釀的酒,這讓我們很是興奮,這酒度數不高,不過助興是夠了,這頓飯吃的很熱鬧,不過我注意到方云生似乎喝了不少.

飯後,大家分成堆聚在一起說笑玩鬧,我也被王樂,徐天飛他們幾個拖著在一起湊了個牌局,就連張禪都被拉了進來.

玩了一兩個小時,大概到十點多的時候,有幾個人卻一臉慌張的跑過來找王棟,說方云生不見了!

王棟正跟我們玩的熱火朝天,一聽這話嚇的直接就把牌扔了,他連忙站起來問原因.

這幾個人磕磕絆絆的解釋了半天,我們才聽明白,原來是方云生心情不好,所以這幾個人就陪他出去走,他們邊走邊聊不知怎麼就出了村子,這時忽然周圍起了一層霧!

本來環境就黑,又起了霧,他們也有點害怕,所以就提議往回走,可是走著走著,這幾人卻發現少了個人!

不知何時,方云生就已經失蹤!

這可把這些人嚇壞了,連忙跑回來向王棟報告.

王棟也有些慌,他也就是一個剛畢業的學生,突然遇到這種事情也讓他六神無主,在那里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連忙拉住那幾個人,問方云生是從哪邊失蹤的.

那幾個人用手一指,我的心里就是一突突!

北邊!

那幾個人指的方向正是村北!

王棟這時也反應過來,他呵斥道:"沒告訴你們村北一定不要去麼!你們怎麼想的?"

那幾個人都快哭了,說黑燈瞎火的,他們也分不清什麼方向,再說那時候也沒在意,就那麼隨便走走,誰知道就走丟了呢.

王棟還想發火,被我攔住了,我說:"王老師,現在不是發火的時候,還是找人要緊."

"對!對!趕緊先找人,我們叫上幾個村里人,跟我們一起去村北找!"

說完,王棟便出了門,去聯系當地的負責人,我也陪著他一起.可沒想到,當地人一聽我們有人在村北失蹤,臉色都變了,說什麼也不肯跟我們去村北!

他們說那地方白天他們都不敢去,更別說這大半夜的,去了肯定把自己也得搭上.

說著說著他們還指責我們,說不是早就告訴過我們一定不要往那邊走,非得不聽!

王棟也有點火,說你們這里不是旅游區嗎,怎麼人失蹤了還沒人管,明天就要去派出所告他們.

可無論王棟怎麼發火,那些人都縮了脖,總之就是不肯去.

我見實在勸不動,便將王棟拉走,再跟這些人說也是白費口舌,平白耽誤了找人的時間,現在這冰天雪地的,晚一分找到人就多一分的危險,不能再耽擱.

不過走之前,我從村里面借了一些手電筒.

王棟也點頭同意,他提議說我們幾個男生一起去搜尋,無論如何也不能將方云生自己一個人扔在外面!

我想了想,便點頭同意了.

當回到屋子的時候,張禪卻第一時間迎了上來.

"要去找人?"他平靜的說,仿佛在陳述一件事情.

"是啊!"王棟火急火燎的:"咱們趕緊去,剛才小愉和我借了一堆手電,咱們男的都去!"

"不行."張禪微微搖了搖頭.

"額."王棟愣住了,不明白張禪怎麼會說這樣的話.

我卻稍微猜到了些張禪的想法.

"不能都去."張禪眯著眼睛,露出了他的標志性笑容:"你們都待在這里."

說完,他用手指了指我,又反指自己,說:"我和小愉,我們兩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