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老翁獨釣寒江鯉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昨晚我看的時候他明明是老翁垂釣的那一面,今早就變成鯉魚這一面了,這是怎麼回事?

難道是張禪半夜出去上廁所,開門的時候將牌子碰翻了面?這也不可能啊,我的睡眠極輕,只要有一點響動我就會被驚醒,沒道理張禪起來出門我都不知道,難道這牌子有了生命,會自己翻身,就像我的畫靈那樣?可這更不可能了,看牌子上的雕刻痕跡,最多刻出來不超過一個月,有人說這東西超過十年我都大嘴巴抽他,還能生出靈智,別逗了,建國後不讓成精不知道麼?

那是怎麼回事呢?可這竹牌千真萬確的就是翻了身,我用我這對眼睛保證!

真是見了鬼了!

我站在那里拿著竹牌靜靜摩挲,腦海中不停的設想可能出現的情況,卻哪種也無法成立.

"早啊,醒著麼早."

我轉過頭,張禪已經從床上坐起,雙眼亮晶晶的看著我.

不知為何,我忽然有些心虛,我將牌子拿在手上,看著他生硬的笑了笑.

"那牌子雕工不錯,有大家風范."

"是啊,尤其是這個老翁,那悠然的意態描繪的特別出塵,不過……"我皺了皺眉:"這條魚好像畫的有些殘忍,作者這麼雕是為了什麼呢?"

"殘忍?"張禪微笑道:"你為什麼會覺得殘忍呢?"

"啊?"我有些發愣:"這條魚掙紮的很辛苦啊."

"你沒看出它神態里的那份貪婪麼?世間的萬事萬物都應該停留在他們應該在的地方,如果越了界,就要付出代價."張禪平靜的說道,話中不帶絲毫煙火氣,可我卻感覺里面包含著絲絲煞氣!

他這話是什麼意思,鯉魚應該安心的停留在河里,它吃了餌所以就要付出代價?可我卻總覺得他的話沒有這麼簡單.

我將竹牌取下,放在包里,准備找老板問問這竹牌的來曆.

張禪看了我一眼,笑笑沒說話.

"走啦,趕緊起床吃飯去,一會兒還要出去玩兒呢!"我走過去拉著張禪說.

不管怎麼樣,我都相信他,雖然他的內心很冷漠,秘密一大堆,但他對我的照顧卻做不得假.我至今還記得,若不是他陪我去天門村,可能我已經永遠留在那里.

當我碰到張禪的胳膊時,他下意識的縮了縮,然後便順勢站了起來.他回了我一個笑容,笑容里沒有往日那深藏其中的冷漠,盡是一片暖意.

今天的日程安排是上午集體去賞景,中午簡單的吃點東西,下午開始大家來准備晚餐,晚上聚餐之後自由活動做游戲什麼的.

對蘭露村的景色同學們已經萬分期待,尤其是女生們已經迫不及待的拍照發朋友圈炫耀.男生們則對昨天未完成的打雪仗事業心心念念,這可是難得的可以接觸女生身體的理由,這幫荷爾蒙亂飛的大男孩們個個摩拳擦掌准備給這次旅行增添點色彩,尤其是方云生小胖子,臉色潮紅的直蹦噠,傻子都能看的出他有什麼想法.

不過他若是真的敢借著打雪仗的機會騷擾花葉彤,我就會給他留下一個終身難忘的回憶,我發誓.

王棟將同學們集合,提前問明了地點,一聲令下,大家便向著蘭露村的一個著名景點進發.

云流附近冬日多雪,今日驟雪乍晴,附近的松林上結了一層霧凇,將這蘭露村渲染的宛若仙境.

我們去看的這處景致,名字就叫做雪林霧凇,一見之下果然不同凡響,尤其是在這雪後,更添了幾分仙氣.

女生們忙著上去拍照留念,男同胞們卻在後面搓起了雪球,不大一會兒,一陣笑鬧聲便響起,也不知道是誰起得頭,反正大家都已經鬧騰開來.

方云生嘿嘿笑著,他手中拿著一個小雪球,躡手躡腳的向花葉彤走去,看他那一臉興奮的樣子,我還不知他在打什麼主意?

于是我輕跳了幾下躥到他的後面,趁他不注意直接把他扔到雪里埋了,只剩下兩條肥腿在外面晃蕩.

花葉彤卻好像早就料到了一樣,只是在一旁捂著嘴吃吃的笑,看著我咬牙切齒的樣子,臉色微微有些發紅,只是不知是凍得或是……

見我埋人,王樂和徐天飛也連忙跑過來,後來便發展成了集體性的活動,最後我退出來時,方小胖子幾乎快被堆成一個雪人,他腦袋上不知被誰扣上了個帽子,顯得十分滑稽.

他也不生氣,見大家笑的開心,自己也在那里嘿嘿的笑,時不時的還偷瞄花葉彤幾下,仿佛期待這花葉彤跟他說點什麼.

不過花葉彤可沒空給他回應,她的一雙妙目正緊緊的盯在我身上.

"他們一鬧起來就停不下來,真是,二十好幾的人了,一個個還跟小孩子一樣."我故作老氣橫秋狀,感歎道.

"噗嗤."花葉彤忍不住笑出聲,沒好氣的白了我一眼說:"也不知道是誰開的頭,還有臉說別人呢."

"嘿嘿."我訕訕的摸了摸鼻子,說:"方小胖子咎由自取,誰讓他想過來招惹你."

花葉彤臉色似乎又紅潤了幾分,她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我,看了一會兒,她似乎下定了什麼決心一樣,要張口說什麼.

那一瞬間,我的心劇烈的跳了一下,我似乎可以預見她要說的是什麼,不知為什麼,我好像有點怕,也許是我還沒做好准備.

"彤彤."我搶在她開口前叫了一聲.

她微一錯愕,剛剛要出口的話也咽了回去,她有些期待的看著我說:"嗯?"

"你看這幫人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折騰完,在這邊風景也看不好,咱倆去走走吧."我小聲說著,有些不敢看她的眼睛.

"哦……好."她答應著,眼神中那期待的神色慢慢褪去,換上一絲失望.

我走到她身旁,拉了她一下說:"咱們去村子里轉轉吧,我覺得村子里的建築都好漂亮."

花葉彤似乎收拾好了情緒,她沖我勉強露出一個笑容,說:"好啊."

我們並肩走在路上,兩個人身後綿延出兩排腳印,一大一小,錯落而又和諧.

不一會兒,花葉彤的情緒不知怎麼好了起來,她又開始嘰嘰喳喳的,像只百靈鳥.

我輕舒了口氣,她一直那麼沉默也讓我心情有些沉重,因為我知道她沉默也是因為我.

"葉彤,給你看個東西."我剛要伸出從包中拿出那塊竹牌,卻發現花葉彤的嘴又癟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