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你信命麼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二十歲的年紀正是好奇心最旺的時候,那當地人這麼說小伙伴們怎麼還忍得住,紛紛表示要去探險.

不過後來連王棟也挨門挨戶的通知了一圈,告訴我們一定不要去時,大家才無奈的打消了這個念頭.

晚飯是在村里一家農家院吃的,吃完後我唯一一個感覺就是這里面菜價真是貴,最起碼比外面貴出一半,不過想想原材料運送到這里的難處,我也就釋然了.

吃過飯後,大家表示趕了一天路,要早點休息.

結果方云生又跑去糾纏花葉彤,被花葉彤一腳踢走,這哥們還跑到我們這里來訴苦,被王樂好一頓調侃,不過這哥們也不生氣,一直摸著頭傻笑,還說晚上想和我睡一間屋子.

不過當我告訴他我晚上跟張禪會睡一間之後,這哥們閉上嘴就走了,不知道為什麼,方小胖子特別怕張禪,雖然張禪對他也是笑眯眯的,可方小胖子每次見到張禪都哆嗦,從來不靠近他十米之內.

這里的房間裝飾的很漂亮,十分別致.我推門進屋時,張禪出奇的沒有躺在床上,而是站在床邊看著窗外出神.

這讓我十分驚訝,出了吃飯上課,張禪幾乎都是在床上度過的,他在我的印象中跟一種動物十分相似,那就是樹懶,床對于他跟樹對于樹懶的意義差不多.

"干嘛呢,想姑娘了?"我調侃道.

張禪回頭看了我一眼,笑笑沒說話.

"難得見你也有欣賞夜景的時候,我以為你又躺在床上看書呢."

我走到他身邊,跟他並肩站著,窗外的景色很漂亮,星星點點的燈火,靜謐的小村莊,有種讓人心安的魅力.

"以前動多了,所以現在總想靜靜."張禪慢悠悠的說著.

"切,難道你以前是個罹患多動症的少年,最近才治好?"

張禪沒理會我的打趣,他只是靜靜的看著窗外,那眼神中透著一股悠遠與甯靜.我出神的望著他的雙眼,似乎就要這麼沉進去,以前不曾注意過,張禪的瞳孔顏色極深,像墨一般,偏偏里面仿佛還夾雜著細碎的光點,看著仿佛那神秘的宇宙一樣,讓人忍不住去探詢隱藏其中的秘密.

"小愉."他喚了我一聲.

"嗯?"我的思維被他的聲音拉了回來.

"你信命麼?"

我一愣,不由笑笑說:"當然信,一命二運三風水,四修陰德五讀書,命嘛當然要信的,尤其是咱們這樣的人."

張禪微微點了點頭.

他沒有反對!我說他跟我是一種人他竟然沒有反對!這讓我心中有些竊喜,竊喜過後也不由有點鄙視自己,瞅我這點兒出息.

他又望著窗外看了一會,線條漂亮的嘴唇微微開合,說道:"可我不信."

"欸!"我一抬頭,微微錯愕的看向他.

我側頭看著他線條分明的側臉,他的眼中藏著些我看不懂的東西.我在等他跟我解釋他話的意思,但直到他上床睡覺,也沒有在開過口.

張禪睡後,我躺在床上盯著天花板,腦中卻一直回想他剛剛跟我說過的話.

他是什麼意思呢?信不信命?他是在跟我討論玄學麼?我感覺不像.

一命二運三風水,全話應該是一命二運三風水,四修陰德五讀書,六名七相八敬神,九交貴人十養生.

這里的命指的是命數,也就是說生辰八字,生辰八字是個很重要的東西,有些派別的術法只需要一個人的生辰八字再加上一些用過的東西就可以對別人施術,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南洋的降頭,在古代,帝王的生辰八字都是由專人保管,若是發現有人試圖獲取那是要抄九族的大罪!

有人說一生下來這輩子的命就定了,其實這也是扯淡,運道,風水這些都會對命數產生影響,不過大方向倒是不會變,不可能將天生帝王命的改成乞丐那麼誇張,但從帝王變成個王爺還是有可能的.

張禪的意思是說的這個命?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若是修為通天,想要逆天改命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難道他想逆天改命?可他的命數是什麼,為什麼他又想改呢?

這些我實在是猜不透,看相算命那是江湖八大門里驚門的本事,代表人物從漢代的東方朔到唐代的李淳風,這都是驚門中的翹楚.

《陰陽筆記》中對風水相術也有簡單的記載,但都不太高深,爺爺在這方面都只是個半吊子,更別說我了,讓我給別人看個相,看個大致運氣,若是測命數那我就無能為力,至于張禪的命數我更是無從看起,他的實力超我太多.

想著想著,我還是沒有睡意,于是我所幸坐起來靠著床四處打量.

這個屋子裝飾的很漂亮,有些地方非常別致,看得出這個地方的主人很是花了一番心思.比如屋子里那兩個仿唐朝式樣的圓凳,是用竹子做的,將典雅與閑適很好的結合了起來.

看著看著,忽然門上掛著的一樣東西引起了我的注意!

那是一面竹牌,作用應該跟賓館中那種請勿打擾的牌子差不多,只不過這面竹牌要精致很多,那上面刻著一個垂釣的老翁,寥寥幾筆就將那老翁的甯靜高遠刻畫的淋漓盡致,雖然我看不太懂水平,但也知道這絕對不是那種小作坊批量生產出來的.

高人在民間啊,這塊牌子要是擱潘家園,碰上看對眼的賣個幾千塊一點問題都沒有,就連我都興起了跟老板將它買下來沖動.

看著看著,我的腦中漸漸模糊,睡了過去.

這一夜我睡的很香,沒有做夢,以前我是個睡覺極淺的人,所以夜里總會輕微的醒上幾次,可今天我卻一覺到天明,睜開眼睛,我安逸的伸了個懶腰,好久沒睡的這麼好了.

張禪還在床上躺著,似乎還未醒.

我輕手輕腳的爬起來,穿好衣服,准備出去洗漱.

從包里拿出洗漱用具,我慢慢的往出走,盡量不發出一點聲音,以免將張禪吵醒.

正要開門時,我的眼睛定住了.

我看到了門上掛著的竹牌,那上面刻著一尾咬著魚線苦苦掙紮的鯉魚!

不對啊!昨晚我看的時候那上面明明刻的是一名正在垂釣的老翁啊!

我輕輕的將竹牌摘下,將牌子拿在手中仔細觀看,那鯉魚刻畫的相當出神,將鯉魚咬住鉤子那痛苦掙紮而又貪戀魚餌的樣子完全勾畫出來,與昨晚那老翁垂釣風格一致,明顯是出自一人之手.

將牌子翻過面,我一訝,原來老翁垂釣圖刻在這邊,稍微松了口氣,害的我還緊張半天,以為見鬼了呢.

可瞬間,我腦中一震,這牌子無緣無故的怎麼會翻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