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蘭露村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呵呵,開玩笑的."張禪回過頭去.

"我靠!"我笑罵一聲,王樂和徐天飛也是一臉驚魂未定.

張禪在我心里一直是那種外表看起來很平易近人,其實心中十分高傲那種人,沒想到他也會跟我們開玩笑.

林峰的事情一直是我心頭的一根刺,這幾天一直卡在我的心里,不斷折騰著我,讓我時刻也不能安心.

正好可以出去郊游放松幾天,也讓我的心情舒緩了些.那個"林峰"總不會郊游的時候也跟著我吧,再說,有張禪在,我的心里不自主的就會安定幾分.

看著張禪云淡風輕的樣子,我的心情也越發甯靜.

當天宣布,翌日一早,我們就上了開往蘭露村的大巴,這次郊游的花費來自于班費,還有班級里面幾名土豪小伙伴拉的贊助,至于贊助是從哪里拉來的,自然不言而喻,比如王樂就從他爹那里拉來不少.

云流附近的景致其實不錯,無奈煙塵太重,最近幾年附近的工廠大范圍的搬遷,可不知怎地這空氣確實越來越差.

走著走著,路開始變得崎嶇坎坷,旁邊的建築風格也與之前大相徑庭,從富麗堂皇高聳入云的摩天大廈變成了低矮簡陋的小屋,區區百多公里,卻仿佛相隔天塹.

導員王棟介紹,這里正好被兩座山隔著,地理位置不太好,所以市政府在做城市規劃的時候就沒有把這里面畫進去.

我遠遠望去,兩座山蜿蜒崎嶇,雖然不甚高大卻是靈秀非常,我不禁雙眼一亮,沒想到在城市邊緣還能看見這麼有靈氣的山,而且看這態勢,分明是雙龍戲水之象,若是山間有河,那麼這里的地勢可是貴不可言啊.

想到這里,我便問了王棟一嘴,王棟告訴我這里本來是有河的,可不知怎地,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那個特殊時期時,這里的河卻突然慢慢干了!

我看著遠方一臉惋惜,雙龍失水,這靈氣最起碼少了八成.不過既然河水干涸的時間不到五十年,那麼就說明最起碼幾百年前這里的地勢還未曾發生過改變,也就是說這里沒准有大墓.

不過有沒有這個跟我也沒什麼關系,雖然從小受爺爺的耳濡目染與尸體打過很多交道,不過摸金倒斗這種事情我卻從來沒做過,也不想去做.

慢慢的,路越來越難走,這里地勢不方便修整路面,當快要進山時,連大巴都無法繼續前進,無奈我們只能下車徒步入山,不過還好距離蘭露村也只有幾公里,步行不到一個小時就可以到.

跟大巴車司機約好了時間,我們二十多個人便背起包邁開腳步向蘭露村進發.

說來奇怪,一進山間,空氣立刻變得濕潤乾淨了很多,呼吸之間那股焦灼的煙土氣淡化的接近于無.溫度倒是低了幾度,不過對于二十歲的我們來說,青春的熱血就是最好的取暖工具,看著覆蓋著一層薄雪的山峰,大家都很是興奮,尤其是女生們,嘰嘰喳喳的讓我仿佛走進了養雞場.

忽然我耳朵一動,感覺一個黑影沖我飛了過來.我剛准備躲開,眼角一瞥,卻看清了那到底是什麼東西,于是念頭一轉,我用後背生生的吃了這一擊.

噗!

雪沫在我背上四濺,還有一點崩到了我的脖子里,讓我脖頸一涼,麻酥酥的還挺舒服.

哈哈哈.

身後響起一串銀鈴般的笑聲,我知道那是屬于花葉彤的聲音,我立刻回頭望去,做出一副懊惱的表情,咬牙切齒的喊:"你敢偷襲我,哼,我這就讓你嘗嘗我的厲害!"

我蹲下身子開始揉搓起雪球,遠處花葉彤笑著驚呼一聲,一蹦一蹦的跑開,在山間灑下一串歡快的笑聲.

人這一輩子,追求太多,反而忽略了身邊那最簡單的快樂,幸好爺爺早就教過我這個道理,所以我不會犯下這種錯誤.

隨著路程的繼續,我身上的包不知不覺的就變成了兩個,不過看著花葉涵臉上那討好的笑容,就算再扛上兩個包也值.

本來是我和花葉彤並肩而行,可走著走著,身邊的人卻多了一個,這人仿佛蒼蠅一般,一直在嗡嗡直叫.

"彤彤,馬上放假了,你想去哪里玩啊?"

"我上次送你那個愛馬仕你為什麼不要呢,那可是鉑金系列的限量款呢!"

"閉嘴?彤彤也是你叫的?"

……

這人叫方云生,名字挺武俠,人卻長的不那麼武俠.

他圓圓的臉,小小的眼睛,說實話長的挺討喜,可他的做派就不那麼討喜了.

他是開學兩個月之後才來到我們班的,剛一來就對花葉彤驚為天人,于是展開了不間斷的追求,不過花葉彤倒是從來沒鳥過他.

這哥們一幅標准的富二代做派,撒錢跟流水一樣,而且他這小子雖然有錢,但並不會仗勢欺人,雖然腦子不太好但心地還算善良,所以在班級里人員倒是不差.

可能討厭他的除了花葉彤,也就只有我了吧.

"彤彤,我家剛買了一條游艇,等放假了我帶你出海玩怎麼樣?"方云生小胖子在旁邊一臉殷勤.

花葉彤眉毛豎起,毫不留情的罵:"你腦子壞掉啦?大冬天的你要出海?"

方云生胖胖的手在腦袋上摸了幾下,念叨著:"好像似乎是這麼回事兒."

他又跑過來偷偷拉著我問:"哎柳愉,你說為啥我張的這麼帥,彤彤還不喜歡我呢?"

我嘴角抽動了幾下,這哥們不僅智商不咋地,審美也出了一定問題.

"可能,她不喜歡你這個類型吧……"我無奈的說,這哥們有時候還真是讓人討厭不起來.

"我覺得也是,唉落花有意流水無情,自古多情空余恨啊!"方小胖子仰天長嘯,一點也不壯懷激烈.

我默默站的離他遠了些,我堅信腦殘是會傳染的.

花葉彤一臉活見了鬼的表情,拉著我的手就往前跑,只留下獨自黯然神傷的方小胖子,等他反應過來准備邁開小短腿追的時候,卻已經追不上.

離村子越來越近,景致也越來越美,雖然冬天見不到這里最出名的蘭草甘露,可這冬日銀裝素裹的盛景,也是美不勝收.尤其是南方來的一些同學們,都興奮的到處飛奔,不停的擺著姿勢咔嚓咔嚓的照相.

本來外面的路那麼崎嶇難行,我以為蘭露村會是一個很簡陋的小山村,可當我進村子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又天真了.

村子里面到處是建造精致的二層小樓,絲毫不必陽明山那里的某些豪宅差,村民們更是各個紅光滿面,精氣神充足.

想來也是,靠著這麼美麗的景色,就算是並不是那麼出名,可也足夠養活這區區百余戶的小山村.

王棟已經提前聯系好了住的地方,我們租住了三大間小樓,這是村里面專門蓋來為外人居住的.賓館在這里不受歡迎,相反這種外形別致的小樓倒是很受來這里旅游的人的追捧.想來也是,能來這里的都是來體驗農家風味的,誰還去住賓館啊.

當地人也很熱情,給我們講解了一下村子里最好的幾處景致,讓我們一定要去欣賞,不過說到最後時,他的臉色變得鄭重,他告誡我們有個村北有個地方一定不要去,那凝重的神情讓我十分好奇,村北到底有什麼不得了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