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到底是誰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背後的汗毛一點點的立起,我緩緩向後退了一步.

"怎麼樣,小愉,你有什麼發現麼?"林峰問,不知為何,我總感覺他說話有些陰測測的.

我搖搖頭,說:"一無所獲."

剛才我確實仔細看過,這屋子雖然很髒,在"某方面"卻異常乾淨,絲毫沒有"髒東西"出現的跡象.

"那咱們回去吧,我開車送你."林峰熱情的上來拉我的手,邀請著.

我微微向後讓了讓,躲過林峰伸出的手,微笑著說:"林哥,我晚上還得去打工,不順路.我騎車子去就好."

"別啊,我順道載你一程唄,跟我還客氣什麼."

"真不了."我堅定的搖頭拒絕.

林峰一滯,我看到他的嘴角似乎不自然的動了動,感覺異常僵硬.

"那好吧,那咱們走吧."

在出小區的路上,我一直凝神戒備著,而且始終保持著與林峰的距離,直到他出門上車,我才舒了口氣.

蹬上車子直接回了學校,直到進入寢室後,我身上的緊張感才緩和了些,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那麼緊張,剛剛後背的衣服甚至都被汗液所浸濕.

張禪令人意外的沒有躺在床上,而是坐在寫字桌前,這讓我十分驚訝.

探頭過去,我發現他在看一封信,信的內容看不清,我只能看清那格式有些奇怪,跟我們平時書寫的方式不同,那封信是豎著寫的,而且文字好像也跟簡體字不太相同.

若是換另外一個人讀這樣的一封信我一定十分好奇,可能還會偷摸的上去瞄兩眼,可不知為何,看到張禪如此,我連一點奇怪的情緒都生不出來,好像他本該如此.

坐在床上,我剛准備躺下休息一會兒,王樂風風火火的闖進來沖我們喊;"哎,聽說沒,咱們班要組織旅游!"

徐天飛淡定的瞥了他一眼,不屑道:"哥早就知道了,你還當個新聞聽呢."

王樂一滯,怒道:"我靠,你知道了不告訴兄弟們!"

我也好奇起來,一學期都快結束了,還沒跟同學們一起出去玩過,說起來我還真有些期待呢.

"我還不知道呢啊,快說說."我湊趣道.

"就考試之後,不是有兩天假麼,大家也還沒回家,導員提議一起到附近玩兩天."

"好啊!去那里?"我問.

"不知道呢,地方還沒定呢,眾口難調,決定不了地點."徐天飛愁眉苦臉,估計這事攤到了他頭上.

叮鈴,手機的微信里來了條信息,一看原來是花葉彤那小妮子.

一開始我根本不會用這東西,還是花葉彤教會我的,不過我打字實在太慢,所以我還是習慣打電話.

"喂,你聽說沒,咱們要去旅游哎."

"剛聽說,挺好的啊,還沒一起出去玩過呢."

"只是挺好而已?"

"怎麼?"我不明白這姑娘想說什麼.

"你難道不期待麼?"

"期待什麼?"我奇怪的問.

"期待跟我一起出去玩啊."

我默默的汗了一下,顫顫巍巍的打下兩個字:"期待."

如果我不打這兩個字,那小姑奶奶一定能連續念叨我兩天,我相信她有這個實力.

小姑奶奶心滿意足的不知道干嘛去了,我靜靜躺在床上凝視天花板,嘴角卻不知不覺的翹了起來.

……

李洋失蹤了.

這是老板娘發現的,他不像我是兼職,他跟孫哥一樣,都是全職送外賣.但他跟孫哥也不同,他遠遠沒有孫哥這麼敬業,若不是老板娘人好,他早就已經被炒了八回.

因為他平時吊兒郎當慣了,當他第一天沒來上班時,老板娘絲毫不以為意,可當他連續三天沒來上班時,老板娘也急了.

這小子雖說人比較懶,可之前也從沒有出現過這種情況.

于是老板娘開始給他打電話,李洋的電話一直關機打不通,最後神通廣大的老板娘直接將電話打到他家里去了.

結果他家人也不知道李洋的蹤跡!

這小子自己在外面住,十天半個月不回家是常有的事,再加上這段時間他哥哥車禍,更加沒人注意他.

兩方一對照,才確定李洋失蹤了,他父母當時就焦急的報了警.

其實這個事實我早有預料,所以當我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我並不驚訝.

我知道,李洋的失蹤一定與江怡有關系,而且是直接的關系.

現在想想,他應該沒有騙我,那時候的表情那麼真實,他應該真的與江怡在一起.

可這也是讓我最費解的,江怡已經死了啊,李洋是怎麼做到跟一個死人在一起談戀愛的呢?

而且他為什麼會失蹤呢,他是死了還是被江怡給綁走了?

若是死了的話,江怡殺他有什麼好處呢?

我一直在推測當天他從店里沖出去後發生的事,他看起來義憤填膺的不相信我,實際上還是存在著幾分疑惑,所以他給江怡打了電話,拐彎抹角的問了問那件事情.但江怡卻直接聽出了他話中的意思,所以江怡約他在一個地方見面,然後就直接將他弄到了一個我們還沒有發現的地方,或者是將他殺死,或是對他做了一些其他的事情.

我越想越覺得這個推論很有可能就是事實.

還有一個疑問就是,那天在他家時,衛生間里那奇怪的聲響.事後我也想過,可總也想不出什麼東西會發出那種聲音.

接到林峰打來的電話時,我早就有了思想准備.

"小愉啊,我們接到李洋家里人的報案,說他失蹤了."

"是啊,我知道了,是我們老板娘發現的,然後報了案."

"哎,那天在他家的時候應該多查查的."

"是啊,不過現在去也不晚."我笑笑說,若是再仔細搜查一下的話,也許還會有一些其他的發現.

"哦對了."林峰忽然帶著一絲歉意說道:"那天局里有事著急讓我回去,我沒來得及告訴你就走了,讓你撲了個空,真是不好意思啊."

什麼!

我頭皮一炸,渾身的汗毛全部豎起!

那天林峰已經提前走了?那後來我見到的那個林峰到底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