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消失不見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我沉默了,以現在的技術水平,如果一個人在一個地方生活過,想要不留下痕跡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發絲,頭皮屑,身體細胞組織……等等,有太多的痕跡可以證明一個人的存在,很多肉眼根本看不見的東西在高科技手段下卻清晰的如同禿子頭上的虱子.

除非,在這里住的不是人……

沉默半晌後,我開口對林峰道:"李洋也不在屋里麼?"

"不在,屋子里一個人都沒有."林峰苦笑著說.

"我給他打個電話."我想了想,說道.

"不用打了."林峰苦笑了兩聲道:"我們之前已經打過,李洋的電話已經關機,無人接聽."

我眉毛微皺,沒道理啊,李洋怎麼會關機呢,這小子平常就是個手機控,恨不得24小時都將電話放在耳邊,他竟然會關機?不正常!

"能不能利用你們的力量追查他一下,看看他現在在哪里?"我帶著一絲希望問道.

林峰歎了口氣,說:"小愉啊,我這次進屋搜查就已經違規了,現在還想著怎麼回去寫檢查呢."

我聽出了林峰的意思,估計他這次應該沒申請到搜查令,而他又太相信我,所以直接就上了門,看來他現在背負的壓力應該很大.

"林哥,你現在在李洋家里麼?"

我想我應該直接去他家里看看,沒准能發現一些其他線索.

"還在呢."

"你等我一下,我過去看看."

林峰停頓了下,似乎在猶豫什麼,片刻後他對我說:"好的,你要快點,我等下要回局里."

我跟老板娘說了一聲,便騎著車子飛速的向李洋家趕.

李洋家住的不是很遠,這小子貪便宜,在一個特別老的小區租了一間房子,當我到這里的時候,正好是傍晚,一進小區我就感覺陰森,老式的居民樓裸露著斑駁的外牆,一顆顆爬山虎順著牆跟頑強的向上爬著,猶如一只只寄生的蟲子,正在努力吸著磚石的鮮血.

他家這個小區現在的住戶很少,大多都是一些老年人,或是住在附近經濟條件不太好的年輕人.

而跟其他地方的大爺大媽們不一樣的是,這地方沒有在外面曬太陽或是跳廣場舞的爺爺奶奶,連一個都沒有.

整個小區一片死寂,見不到任何人.

我縮了縮脖子,將靈氣運轉全身,努力感受著周圍的空氣.說實話,我被上次那幻境弄怕了,生怕不知不覺的就又走進什麼特殊的空間.

感受了半天,這里除了荒涼了些,其他一切正常.

自從我的五禽戲等級提升後,我已經沒了隨身攜帶符咒的習慣,因為現在我的術法威力跟符咒差不多,至于威力更大的符咒,我還沒有時間去鑽研.

按照樓號,我找到了李洋居住的那棟樓,這棟樓尤其殘破,就算在這個小區里應該也是那種數得上破敗.

想想江怡那一身富貴氣,而且還是個四兒,我實在想象不出她有住在這里的理由,難道她和小李真的是真愛?算了吧,比起這個,我情願相信更邪門的事兒.

樓梯咯吱咯吱的直響,似乎到處都是灰塵,那灰塵玩兒命向我鼻子里鑽,生怕我不知道這里沒人打掃.

小李住在四樓右手邊的房間,我上去後,發現門是虛掩著的,看來林峰並沒有鎖門.

我沒有敲門,直接推門走了進去,嘴上輕聲叫著:"林哥,我來了."

想象中的回答沒有出現,我蹙起眉,稍微提高了聲音喊:"林哥?"

四周一片寂靜,沒有任何聲音.

怎麼回事?林峰人呢?他不會出了什麼意外吧……

我迅速將靈氣運遍全身,將全部神經繃緊,防備著任何可能的突發情況.

小李的屋子擁有任何一個單身男人的特征,髒,亂還有一種難聞的氣味.

這屋子不大,也就五十平左右,很快我就轉了一圈.看完後,不用林峰說我也能看出,這里絕對沒有女人生活過的痕跡,尤其是江怡,打死我也不信她能在這種環境下住的下去.這麼一會兒我已經看見了五六只蟑螂,可想而知這屋子里到底有多少類似生物.

但問題不是這個,問題是林峰不在.

他能去哪兒呢?

正當我苦死冥想時,衛生間那里忽然傳來一陣輕響.

這聲響動很輕,若不是我的耳朵靈敏度遠超別人,以及周圍實在是太過寂靜外,估計我都聽不到這聲響.

我瞬間將思維繃緊,雙手暗掐了一個法決,這是我剛從《陰陽真經》上學會的一個道術,可以短暫的封閉煞氣,這是專門針對鬼物的,上次的邪嬰將我收拾狠了,導致我剛剛晉階第一時間就去學了個驅鬼的法門.

躡手躡腳的走到門前,我能確保我的腳步沒有發出任何一點聲音.

衛生間剛才我已經進去過,一間普普通通的屋子,除了髒一點之外沒有任何異常.

"茲……"那聲音又響了一下,我的腳步一頓,法決已經蓄勢待發.

里面有什麼?我再次動身,慢慢走過去,當雙手觸碰到衛生間的門時,我猛地一用力,衛生間的門轟然洞開!

空無一人!

里面依然沒有任何異常.

我緊皺眉頭,奇怪,剛剛那到底是什麼聲音?

忽然,我身後一暗,感覺一片陰影迅速的覆蓋了我!

有人!

我驀地轉身,一拳揮了過去!

在拳頭堪堪砸到那人眼前時,我止住了拳.

那人,竟然是林峰!

"我靠!林哥怎麼是你!"我叫著:"你不聲不響的站在這里干嘛?"

林峰笑嘻嘻的說:"我剛才出去了一趟,剛回來看你站在這里,就想嚇唬嚇唬你."

我一頭冷汗,這哥們真是老不正經,這麼大年紀了也這麼沒正形.

可轉瞬我就覺得不對,以我的耳朵,絕對不可能會聽不到我後方的腳步聲,林峰是怎麼悄無聲息的移動到我後邊的?

林峰的影子隨著夕陽的角度慢慢轉動,一點點的向我壓過來.

他往日那親切的笑容,此刻卻讓我毛骨悚然,我總感覺他的笑容里藏著一絲陰險.

我不斷的在想,這人到底是不是林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