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跟死人談戀愛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我上次不是跟你說過她跟我……那個麼,嘿嘿,後來她又給我打電話,然後……我真沒想到那麼個大美女能看上我,我真是太幸運了……"

我莫名的想起了林峰給我形容過江怡的死狀,我嘴角抽了抽下意識說:"是啊,真是幸運……"

小李的笑容突然淫蕩起來,他挑著眉靠近我一點,小聲說:"柳哥,我跟你說,這個妹子真是極品,今天我差點沒起來床!"

我一愣,結巴著說:"你是說,你們……你們昨天?"

"是啊."小李奇道:"她是我女朋友啊,怎麼了?"

"不是,你……你確定是這個人?"

小李疑惑的過來看了眼照片,疑惑著說:"就是啊,柳哥你今天怎麼了,感覺你怪怪的."

"你……你女朋友叫什麼?"我不死心的又問了一嘴,萬一是同名呢?

"嘿嘿,叫江怡,怎麼樣好聽吧."

"我X!"

"哎柳哥,你咋還罵人呢."小李不樂意了.

"不是,我……"我忽然頓住,猶豫著不知道該不該把這事情告訴他.

但更多的還是震驚!我想這世界上沒有這麼巧的事情,不可能有兩個從長相到名字全部都一模一樣的女人,而且還都跟小李這個屌絲有一腿.

那麼就只有兩種可能,一是江怡未死,花葉涵她們在現場發現的那具高度腐爛的尸體是另一個人.二是江怡已經死了,那麼這兩天跟小李親熱的就是……

我忽然打了個冷戰,不敢再想下去.

"柳哥,你沒事吧."小李見我眼神直愣愣的,還打了個冷戰,可能以為我生病了,于是他過來詢問.

看他這種毫不作假的關切態度,我心中一暖,不管怎麼樣也得知會小李一聲.

"小李,你女朋友現在在哪里?"我看向他問.

一絲笑容在他臉上浮起,他嘿嘿笑著說:"在我家啊,我們現在同居了."

我沉默了半晌,支支吾吾的對他說:"小李,有件事情我不知該不該告訴你."

"什麼事啊,說唄,咱倆誰跟誰?"

"我跟刑警隊的一個老警察關系不錯,他們前兩天接了個案子,是個殺人案."

說到這里我停頓了下,看小李一臉感興趣的樣子,我繼續說道:"那個案子發生在富華恒泰小區,受害人叫江怡."

小李的臉色唰的變了,他的聲音忽地拔高,喊道:"柳哥,過分了啊,沒有這麼看玩笑的."

我一把按住他,看著他的眼睛真誠的說:"小李,你柳哥平常是什麼樣的人你還不知道麼,你見我什麼時候開過這樣的玩笑?"

小李盯了我一陣,嘴唇抖了抖,突然將我手撥開,說道:"哼!不可能!"

他站起身,原地走了兩圈,又將目光看向我:"柳哥,我記得你也去江怡那里送過外賣吧."

"是啊."我不明就里的看著他.

"哼,是不是你也看上她了,跟這兒挑撥我們的關系!"小李怒氣沖沖的沖我喊道.

"我……"我一滯,竟不知該如何反駁.

"虧我還把你當兄弟!"小李一甩衣袖,直接沖出了門.

我剛想叫他,忽然愣住了,我想起來一件事情.

上次見小李的時候,他身上還有一股淡淡的死氣,可這次竟然完全消失不見,這是怎麼回事?

這才過了兩天,正常情況下死氣不可能消散的那麼快!

等我回過神時,小李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

人生這條路上有著無數的分岔路口,而且前方布滿了迷霧,我們看不清前方有什麼.每一條分岔路口都要選擇,若是幸運的話就是錦繡前程平步青云,而不幸的話則會跌落懸崖粉身碎骨.

在這條分岔路口上,小李選擇了離開去找她的女朋友江怡,我不知道等待他的是什麼,但我知道我不能什麼都不做.

拿出電話,我迅速撥通了林峰的電話,林峰的聲音帶著點點的驚喜,他可能以為我已經回心轉意.

"小愉,什麼事?"

我整理了下語言,語氣凝重的說:"林哥,我這邊有了點發現,關于江怡那件案子."

"真的?"林峰語調拔高:"什麼發現,你快說!"

"我這邊有個同事,他……他說他這兩天交了個女朋友,名字叫江怡."我一字一句緩緩說道.

林峰倒抽一口冷氣,說話都結巴了:"難道……難道……"

"沒錯."我直截了當的說,打破了林峰最後一點幻想.

"我X……"林峰無意識的罵了一句,語調極快的看著我問:"你同事現在在你身邊麼?"

"不在,我剛剛跟他稍微透露了一點這個事情,他罵了我幾句然後回了家,哦對了,好像現在江怡正在跟他同居."

林峰的聲音興奮起來,他問:"你那個同事叫什麼,現在住在哪里?"

"他叫李洋,住在……等一下,我幫你查一下."

我從老板娘那里拿來了李洋記錄的地址,給林峰念了一遍.

剛剛說完最後一個字,林峰就掛了電話,我知道他一定是申請手續去李洋家調查.

其實剛才我想跟他去的,不過後來想想可能會遇到花葉涵,我便打消了這個念頭.

我跟老板娘說小李忽然有事請假回家了,老板娘也沒多問.

店里的生意很忙,訂單攢下一堆,雖然老板娘看我臉色有異沒有安排我工作,但我也不好意思一直等在這里,于是我將外賣收拾收拾就背了出去,送外賣的路上,我一直在惦記著李洋那邊的事情,不知道林峰他們去調查的怎麼樣,有沒有什麼結果?

是虛驚一場?還是碰到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

這一送就是一個多小時,沒辦法,單子實在太多,等到我回到店里的時候,我的手機剛好響起.

瞄到聯系人是林峰,我快速的點開電話.

"喂!"我急切的喊著.

"小愉……"

聽到林峰的聲音,我的心一沉,林峰的聲音低沉,顯得有氣無力,看來搜查得到的應該不是什麼令人振奮的結果.

"怎麼樣,查到了什麼?"

"沒有?"

"沒有是什麼意思?"我問.

"沒有就是什麼都沒有,李洋的住處一個人都沒有,而且也沒有任何女人居住過的痕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