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錯亂的死亡時間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花葉涵的眼神中閃過一絲複雜,她好像要說什麼,可終究是沒說出口,眼神也恢複冰冷.

很快,就到了刑警隊,我對這里也算是熟悉,沒等花葉涵帶我,我就直接施施然的走了進去.

迎面而來的是一張熟悉的笑臉,那一臉褶子看的我很是親切.

"小愉啊,怎麼大中午的就過來了,還沒吃飯呢吧,來,給你個盒飯,咱們邊吃邊聊."林峰伸手遞上來一個熱氣騰騰的飯盒,沖著我笑眯眯的說.

"呵呵,不用了,林哥有什麼東西您就問,我下午還有事."我勉強的笑了笑.

林峰眯起眼睛,在我和花葉涵的身上來回打量,然後他揚起眉,朗笑道:"別啊,人是鐵飯是鋼,飯還是要吃的嘛,來花隊,咱一起."

"真的不用了."我推辭道.

花葉涵沒理林峰,從一旁走過,冷聲道:"林哥,准備做筆錄,開審嫌疑人."

林峰苦笑著一把拉住我,悄聲道:"小愉,別介意,花隊這段時間一直這樣."

"沒事."我隨口答著,心中卻一片灰暗,也許花葉涵就是這樣的人吧,在她的眼中只有破案才是最重要的,或許她的一切感情都是為破案來服務的?上次那種真情流露可能也只是偶然吧,或者也是她的某種破案需要?

我輕蔑的笑了笑,昂首走進了審訊室.估計我這種待遇的嫌疑人也算是少見吧.

"姓名?"花葉涵問.

我一滯,接著痛快的答:"柳愉."

"性別?"

林峰在旁邊拉了拉花葉涵,小聲說:"花隊,差不多得了,小愉還能真是殺人犯?"

"這是工作!"花葉涵豎眉道.

"男!"我快速回答,不想看林哥因為我而為難,雖然我到現在都迷糊,我怎麼會莫名其妙的卷入一樁殺人案中.

問了一堆莫名其妙的問題後,花葉涵終于進入了正題:"你昨天下午到今天早上在什麼地方?"

"我在學校啊,就在宿舍待著,哪兒都沒去."

"有證人麼?"

"宿舍的同學都可以作證!"

花葉涵皺皺眉,筆尖沙沙的在紙上寫著些什麼.她忽然揚起手,上面拿著一張照片.

她指著照片問:"你認識這個人麼?"

我可以清晰的看清那張照片上的任何一個細節,照片上是一個女人,一個的張很有味道的女人,這樣的女人一般都會讓人印象深刻.

我的臉色變了,這不是經常叫外賣的那個饑渴少婦麼,她死了?什麼時候死的?我昨天還見過她啊!

"看你的樣子看來真的認識."花葉涵的眼神複雜:"有人舉報你昨天跟她發生過爭執,現在你老實把昨天的情況全部告訴我們,不能有一點遺漏!"

我深吸一口氣,別人冤枉的滋味實在不怎麼好受,尤其是這個冤枉我的人偏偏是我的朋友,而且是我之前認為關系很好的朋友.

但我也不會在這種事情上隨便耍脾氣,畢竟那是一條人命.

我捋順了思維,一字一句的說:"我在一家快餐店兼職,昨天接到死者的電話,要一份外賣……"

講了大約十分鍾,我一直在講,花葉涵時不時停下來問個問題,剩余的時間都在紙上沙沙的寫字,從頭到尾我們沒有說一句多余的話.

"就這些?"全部講完後,花葉涵問:"你能保證你話的真實性麼?"

我眼中劃過一絲壓抑不住的怒火,拳頭瞬間攥緊,一直在旁邊注意著我的林峰一把過來攬住我的肩,安撫道:"就到這吧,人家小柳還得回學校呢."

"可是……"花葉涵還要說什麼,被林峰揮手攔住.

"我們的案子,就要我們自己查,納稅人交的錢可不是讓我們白領的."林峰斬釘截鐵的說.

我心頭一動,難道這案子還有用到我的地方?可現在無論如何我也不想摻和到里面,我現在一眼也不想看到花葉涵.

"沒事的話,那我走了."我對林峰笑笑說.

"行,你就先回去,今天打擾你了啊."林峰的態度特別客氣.

"應該的."我站起來轉身向外走去,從頭至尾一眼也未曾看過花葉涵.

我心中那只小野獸又鑽回土里,不知什麼時候才會再出來.

一步一步向警局外走著,我的心情好像被蒙上了一層霧,這段時間我一直在想,花葉涵為什麼不聯系我,我偶爾給她打過幾個電話她也從來不會接,我以為我們至少還算是朋友,可是現在看來,是我自己想多了.

我現在只想趕緊回花葉彤家,也許叔叔阿姨還在等我吃飯,當然還有花葉彤,我知道她一定會等我.

"哎,你聽說沒有,今兒早上那案子太奇怪了!"

"你說是富華恒泰那件吧,都傳遍了,真他媽邪性!"

隔壁一間辦公室里傳來的對話讓我腳步一頓,我聽到了一個詞.富華恒泰?那不是那少婦住的小區麼,難道他們說的就是這件案子?

我停住腳步,全力張開我的五感,自從五禽戲晉階第五重以來,我發現自己多了一項本領,只要我集中全力,就可以大幅度增加我的某一種感官,視力,聽覺,嗅覺或是知覺,都可以大幅度提高,但我必須集中精力,否則就進入不了那種玄之又玄的狀態.

"聽說出現場那幫哥們都吐了,你說現場得多慘?"

"怎麼,你不知道現場情況?"

"你知道?趕緊說說."

"我跟你說啊,那凶手簡直是變態,被害人被活活的開了膛,內髒一樣不剩,什麼心肝脾肺腎,都沒了!"

"我靠不是吧!這麼狠?"

"是啊!絕對心理不正常,還有一樣奇怪的,按理說人都那樣了,血肯定流的遍地都是,可現場竟然沒多少血!你說怪不怪?"

"會不會不是第一現場啊?"

"也有這個可能,不過更邪性的還在後面!我悄悄跟你說,你別往外傳."

"不會不會,哥們的嘴你還不信麼,比褲腰帶還緊!"

"這是我從法醫那里聽來的,驗尸結果顯示這人……死了最少一個禮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