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一首歌兩個人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冬日的暖陽初生,紅彤彤的掛在云端.

"太陽好漂亮啊!"花葉彤在我旁邊蹦蹦跳跳,她帶著白色的絨線帽子,下面掛著兩個小圓球,一跳起來一動一動的,很是可愛.

"是啊,像個雞蛋黃."我在旁邊有氣無力的回道.

"噫,這比喻真瞎."花葉彤一臉嫌棄的看著我.

我打了個大大的哈欠,不想理她.昨晚不知為什麼竟然失眠了,而這丫頭大早上六點就給我打電話,非要拉著我去吃早餐,不知道她哪來的閑情雅致.

花葉彤沒開車,我也失去了搭順風車的機會,于是我們兩個人老老實實的跑到地鐵站,花費了兩個小時才到她家.

叔叔阿姨依舊那麼熱情,我禮貌的打了招呼,進門看了一圈,不由露出些失望的情緒.

花葉涵不在.

"干嘛呢你!"花葉彤瞪著大眼睛看我:"怎麼要死不活的,是不是看不見我姐的大長腿讓你失望啊."

我一驚,難道這丫頭這麼敏感?

可一看她的表情,我便知道她在開玩笑,我笑了笑說:"是啊,要不你補償我一下?"

我故意用目光在她身上來回掃視,花葉彤臉一紅,伸出腿踢了我一腳就往樓上跑.

"流氓!"遠遠飄下來清脆的聲音,讓我不禁搖頭失笑.

橘黃的陽光從落地窗照進來,我能清晰的看見空氣中漂浮的灰塵,那灰塵上下翻飛,彌漫開來的是一種屬于家的溫暖.

陪著叔叔聊了會兒天,叔叔非要拉著我下象棋,他屬于那種臭的不能再臭的臭棋簍子,而我的水平是爺爺調教出來的,有時候想讓他都是一件很難的事.

花葉彤換了一身居家的衣服,簡單素雅又可愛大方,她趴在我的肩膀上,笑嘻嘻的看著我和叔叔下棋.

"嘿嘿,吃你個炮!"叔叔叫著.

我無奈的苦笑看著他.花葉彤在一旁拍手:"爸你看啥呢,你這麼一挪人家就將你軍了啊!"

叔叔訕訕笑了笑:"逗你玩呢."

阿姨遠遠的在廚房聽見了,回頭笑罵了叔叔一句.廚房中傳來鍋碗盆勺碰撞的聲音,還有那濃郁的菜香.這一切都美的像一幅畫,我深深的沉醉其中,恨不得永遠這樣持續下去.

花葉彤腰間的電話響起,她一看來電顯示,立刻笑的更加開心:"是姐姐唉,她要回來吃飯麼?"

我立刻將耳朵豎起,同時心里狠狠的罵了自己一句沒出息.

"彤彤,柳愉跟你在一起麼?"

我的呼吸驟然急促,心中似乎有一頭小野獸蹭的冒出頭,正翹著尾巴打著晃.

"在呢呀."花葉涵看了我一眼,我看不出眼中是什麼情緒.

"讓他等我一下."

那只小野獸尾巴搖的更快.

"好的."

我故意死死盯著棋盤,一幅毫不在意的樣子.

花葉彤似乎情緒不對,她撇過頭,小腿搭在沙發上一下一下的晃悠.

"小愉,你拿我的馬干什麼!"叔叔不樂意了,沖我怒目而視.

"哎呦,抱歉抱歉."我慌忙撂下,打著哈哈.

花葉彤輕蔑的斜了我一眼,又將頭轉了過去.

我心中那只小野獸已經徹底撒了歡,正在滿場飛奔,時不時的還跳起來轉個圈.

沒過五分鍾,門外響起輪胎摩擦地面的聲音.

我剛准備跳起來,瞬間又坐了下去.

阿姨笑著過去開門,口中念叨著:"這孩子又一個禮拜沒回家了,難得今天回來坐坐."

門開了,那張鵝蛋臉似乎清瘦了些,只有那英氣的柳眉依然高高揚著.

她進門看了一圈,然後將目光放在我的身上.

我莫名的呼吸一緊,可她的眼神又讓我的心沉了下去,那眼神中滿是平靜,似乎還有一絲冰冷,我忽然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柳愉,現在懷疑你與一起殺人案有關,現在請你跟我回局里接受調查."她的聲音冷冽,如同珠落玉盤,濺起一陣冰花.本來動人的聲響卻讓我有些發暈.

我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只感覺心中那只小野獸哀鳴一聲又躺了下去,四肢伸平,尾巴也有氣無力的搭著.

"什麼?涵涵,你是不是搞錯了!"

"姐你開什麼玩笑!"

"小愉怎麼可能與殺人案有關呢,你要不要回去確認一下."

其他人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著,可我聽起來卻很模糊,猶如飄蕩在夢中.

"我已經確認過了,剛才去他們學校沒找到他,他室友告訴我他來了咱家,我是自己來的,不想弄的太難看.柳愉,你跟我走吧."花葉涵不由分說的向我走來,一把拉起我的手.

這動作似乎有些熟悉,血手櫻花那次,在天藍酒吧那次好像我都是這麼拉著她的,不過我那是為了救她,她呢?

那只手好涼,似乎握著冰塊,瞬間幾乎將我的身子凍住.

忽然,一陣暖意從另一只手傳來,我麻木的轉過頭,原來是花葉彤握住了我手,她焦急的看著我,大眼睛里溢出些微的晶瑩.

我忽然感覺那陣暖意是如此醉人,慢慢的將我身體中的寒意驅散.我沖她笑笑說:"沒事的,我沒做過就是沒做過,去做個筆錄就回來了."

花葉彤的眼淚一下子就下來了,她哽咽道:"笨蛋……"

她忽又沖花葉涵大喊:"干嘛這麼急啊,好歹……好歹吃了飯再走嘛!"

我不由搖頭失笑,轉頭看向花葉涵時,我又將目光微斂,不知為何,我現在十分不想看她的面容.

"走吧."我輕聲道.

叔叔阿姨不斷在埋怨花葉涵,花葉涵沖他們抱歉的笑笑,便帶著我出了門.

臨走時,我看花葉彤依然在那里抽噎,便高聲叫道:"喂,等我回來吃飯啊,你可不許偷吃!"

花葉彤沒繃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上車後,我主動坐在副駕駛的位置,方便花葉涵監督我.省的她懷疑我逃跑.

花葉涵絲毫沒有要與我攀談的意思,她淡定的打火,起步,然後一臉平靜的開著車.

過了會兒,她似乎覺得有些無聊,于是擰開了車載音響,頓時,一陣磁性沙啞的女聲響起.

"我有花一朵,開在我心中,含苞待放意悠悠……"

又是梅姑的女人花啊,記得上次聽這首歌的時候也是在她的車上,然後我們就遇到了邪嬰制造出的血櫻花,那次也是我第一次見識到花葉涵柔弱的另一面.

花葉涵似乎也想起了什麼,她的眼神一頓,里面的冰雪好像融化了一些,她略薄的嘴唇微張,似乎想跟我說什麼.

我抿了抿唇,手一伸,啪的一聲關掉了音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