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奇怪的傷口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有古怪!

我立刻集中精神,將五感全部放開,努力的感受周圍的環境,不想放過任何一絲異常.

可奇怪的是,剛才那股死氣卻又消失不見,好像剛才只是一陣錯覺.

哼,跟我玩捉迷藏麼!我冷哼一聲.

這時,對面的少婦也有了動作.

"小帥哥,我看你都流汗了,進來歇會兒吧,喝點水."那女子沖我拋了個媚眼,還故意挺了挺胸,登時就是一陣顫動.

"不了,我不渴,拿好您的醬爆鴨片."我眼觀鼻鼻觀心,猶如一個入定的老和尚,要是明知道這少婦有古怪我還上去自投羅網,那可就真是壽星上吊嫌命長了.

那少婦見我這幅模樣,眼中似乎閃過一絲羞惱,可轉瞬又消失,她眼珠子轉了轉,沖我眨著眼睛說:"我要的不是醬爆鴨片啊."

媽的,我暗罵一聲,跟我玩這個.想了想我說:"我們通話都是有錄音的,要不我回去拿過來給您聽聽?"

"好嘛好嘛,人家要的就是這個."少婦竟然開始撒嬌,她噘著嘴說:"可是你看你們這個鴨肉,一點都不白,一看就不好吃."

我也來了脾氣,將袋子往前一松,差點扔到她臉上:"你看好了,我們用的都是最新鮮的食材!"

少婦還往前湊了湊,登時一股濃烈的香水味直沖我的鼻子.

這女人到底噴了多少香水啊!我的鼻子現在本就十分敏感,這味道在我鼻腔中被無限放大,差點把我憋暈過去.

她穿著一件灰色的打底衫,只見她用手將衣服往下拉了拉,胸前本就深邃的溝壑此時更加深不見底,她向我胳膊上磨蹭著說:"你看,這才叫新鮮的食材啊."

說著,她猛地將我向後一拉.我剛才本就被她身上的味道熏的有些迷糊,這時被她冷不丁的一扯,竟然踉踉蹌蹌的進了屋!

不過這女人真是好大的力氣!就算我沒提防,一般人也不可能輕易的拉得動我,這女人剛才使出的力氣,幾乎趕上一個魁梧的壯年男子了!

"哐!"的一聲,門被少婦一把關上.

我還沒來得及站穩,那少婦就迅速的貼了上來,胳膊上傳來的觸感讓我瞬間知道此刻上面壓著什麼.

不行,大風大浪都闖過來了,哥們不能栽這兒啊!

猛地用力一掙,這女子的雙臂被我直接掙脫,我將外賣往桌上一甩拉開門就往出沖!

"哎你這人!"少婦瞪起眼睛怒目而視.

"你別急,下次我讓同事來."我頭也不回的說.

"錢你不要了?"

"下次一起給吧."我回頭瞥了她一眼,頓時愣住了.

少婦白皙的胳膊上,此刻被劃出一道血口,這應該是我剛才掙脫時不小心刮到的.可讓我震驚的是,那口子上竟然沒有一點血珠滲出,那顏色也要比普通的傷口黯淡幾分!

什麼情況!

我震驚的看著,以我的目力,可以清晰的看到那傷口附近的狀態,甚至連旁邊肌肉的收縮都可以看的清楚.

就算傷口較淺沒流血的話,那顏色也不對啊!

女子見我看她,冷哼一聲:"現在才知道看,晚了!"

她砰的一聲將門甩上,留給我一扇冰冷的鐵門.

我忽然有種將門砸開一探究竟的沖動,可我忍住了,這是小區,不是荒山野嶺,我這麼上去砸門不超過十分鍾就會有警察叔叔過來找我談心.

回去的路上我有些心事重重,我決定回頭告訴小李一聲,讓他離那個女人遠一點,不過估計他也不會聽.

中午送完我就回了學校,下午到晚上是孫哥的班,那會兒叫外賣的多,孫哥也能多掙些.

剛進宿舍,我的電話就響了,瞅了眼原來是花葉彤那妮子打來的.

剛接起來,那邊元氣充沛的少女音就開始咋呼:"死哪兒去了你,幾天沒找我了你知道不?"

"好啦好啦,我這兩天不是兼職去了麼?"我連忙安撫.

"還兼職呢?"花葉彤疑惑:"上次孫叔叔那里你不是賺了兩萬塊麼,夠你花一陣的了吧."

"你不懂什麼叫坐吃山空麼,未雨綢繆懂不懂?"

"切,財迷就說財迷,跟我扯什麼?"花葉彤表示不屑.

"喂喂,話要說清楚啊,好像我沒請你吃過飯似的!"

電話那邊似乎愣了一下,片刻後音調陡然升高八度,喊道:"你要臉不要,在食堂請我吃頓拉面也叫請吃東西!"

"怎麼不算?"我得意的翹起二郎腿:"就算請你喝杯水那也叫請,沒聽過禮輕情意重麼?"

"哼,還好我沒你那麼小氣,明天來我家吃飯,早點來哦."花葉彤輕快的說.

"吃飯?去你家?明天?"我連續問了好幾句.

我耳邊似乎聽見了磨牙的聲音:"怎麼,你有意見?"

"沒有沒有."我連忙解釋:"明天肯定去!"

"哈哈,乖!"花葉彤好像很開心的樣子:"回頭讓我老爸給你介紹點生意,像孫叔叔那樣的,你就不用那麼辛苦的兼職了."

"別!"我慌忙推脫:"遇上了是緣法,強求可就不是了,你孫叔叔那次是人情,我還沒到開門做生意的時候."

"噫,年紀輕輕說話跟老頭子似的,無聊!不跟你說了,明天等你哦!"花葉彤掛了電話.

與別人消災解禍就是間接的背了別人的因果,我還沒做好替別人擔因果的准備.

"小愉,看你笑的這一臉淫蕩的樣子,又是花葉彤找你吧."徐天飛怪笑著看我:"你倆發展到哪一步了?"

"什麼哪一步,我倆就是朋友!"我連忙道.

"嘁,別逗了!"徐天飛撇了撇嘴,過了一會兒,看我一臉認真,他才面色稍正,鄭重的說:"喂,差不多就挑明了吧,別讓人家一女孩子跟你不清不楚的."

徐天飛的話讓我陷入了沉默,這段時間以來我經常和花葉彤在一起,我們彼此似乎都習慣了對方的存在,可卻好像都沒有要進一步的打算,我不知道她是怎麼想的,也不知道我在猶豫什麼.

我到底在猶豫什麼呢?是怕被拒絕麼?

一個人影在我腦中閃過,那英氣的眉目,筆直纖長的腿,還有在最危險時默默擋在我身前的纖弱身影……

花葉涵最近好像在躲我,她從不會主動出現在我的面前,更別說打電話約著一起坐坐什麼的了.

明天,會見到她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