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外賣小哥與閨中少婦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這次我絕對不會看錯,那死氣是如此的清晰明了,在他身上盤旋不定,我跟著爺爺十八年,這樣的死氣不知見了多少次.

可以往見都是在死人身上,或是常年與死人打交道的,比如入殮師啊,火葬場員工啊這種人,若不是整天跟死人在一起,是不可能沾染上這種氣息的,可小李一個送外賣的,怎麼會這樣呢?

小李絲毫未察覺我的疑惑,他神神秘秘的將我拉著坐下,湊到我的耳邊小聲道:"柳哥,你猜我昨天碰到什麼了?"

"瞅你樂這模樣,難道是撿錢了?"我調侃他說.

"嗨,錢多俗啊,來我給你看樣好東西."他偷偷摸摸的拿出手機,找了個店里監控看不見我們的地方,將手機遞給我.

我好奇的接過來,一打開當時嚇了一跳.

屏幕上是一個穿著暴露的女人,身材極度火爆,而且姿勢撩人,尺度極大.

"這是?"我好奇的問.

小李沖我擠眉弄眼:"翻翻,快翻翻."

我來回的翻了幾下,都是同一個女人,擺出不同的姿勢,那飽滿的曲線,帶有挑逗性的姿勢,都可以讓人立刻生出最原始的沖動.

見我看的入神,小李湊過來一臉淫笑:"柳哥,就這妞兒,兄弟我昨天……嘿嘿嘿."

我挑了挑眉,一臉驚訝:"行啊,兄弟,犀利啊."

照片里的女人一看就是傳說中的綠茶,小李這種標准的屌絲竟然逆襲了?這實在讓我有些驚訝.

"你猜我是怎麼弄上手的?"

"不知道."我好奇的看著他,這不是裝的,我是真好奇.

"我跟你說啊,昨天送外賣的時候,我一送過去,就這妞兒開門.然後她就讓我進去坐坐,哥們久經沙場,這麼明顯的暗示還不懂麼,于是我就……嘿嘿嘿."小李搓著手笑的無比猥瑣.

這對白有些熟悉啊,好像在哪兒聽過,我又拿過手機看了兩眼,一拍大腿,我突然想起來,我靠這不我上次送外賣那女的麼,她當時也這麼跟我說來著,這姑娘是有多饑渴啊.

哎不對,我忽然想起來,似乎上次在那姑娘那里也感受到一絲死氣……

而小李現在也沾染上這種氣息,難道那姑娘有問題?

可也不對啊,我上次跟她聊了一會兒,也沒發現她有什麼問題啊.

"柳哥,我跟你說,這照片都是我拍的,怎麼樣技術不錯吧,那妞兒特配合!"

小李還在我耳邊絮叨,我卻已經無心聽他炫耀,腦中回想著當時與那女人見面的細節,卻仍舊一無所獲.

這時,老板娘那大嗓門響起:"天通苑富華恒泰45棟502,一份醬爆鴨片,你倆誰趕緊跑一趟."

這地名有點兒耳熟啊,稍一回想我便記起,這不又是那姑娘麼!

一聽見地址,小李蹭的一下從椅子上躥起來,直奔後廚:"老板娘,我去!"

老板娘也驚訝的問:"今天太陽打西邊出來麼,怎麼你這個懶鬼也會這麼勤快!"

我打趣道:"那得分干嘛啊,要是送外賣當然懶,鵲橋會能不勤快麼?"

老板娘一臉疑問的看著我們,小李眼冒精光的沖我使眼色,我撇撇嘴,他的褲子中央明顯隆起了一塊.

小李嘴都快咧到耳根,他手忙腳亂的收拾餐盒,差點打翻了幾個,結果又讓老板娘揪著耳朵罵了幾句.

"老板娘,柳哥,我走了啊!"小李沖我擠了擠眼睛,一溜煙的邁出大門.

他剛走不到三秒鍾,我就聽見外面響起了一通電話鈴聲,然後就是小李的大喊.

"我靠!什麼時候的事,等我,我馬上回來……"

小李以超越剛才一倍的速度折返回來,將餐盒往桌子上一撂,沖老板娘喊:"老板娘,我哥出事了,我得回趟家!"

刀子嘴豆腐心的老板娘急匆匆跑出來問:"怎麼了?怎麼了?"

"我哥騎車的時候被一孫子碰了,媽的,我得趕緊去醫院!"

"嚴重不?"我緊張道.

"沒什麼大事,我爹媽歲數大了,這會兒沒個扛事兒的人不行,我先去了!"

"快不趕緊去!"老板娘一瞪眼睛:"在這里磨嘰什麼!"

小李應了聲,匆匆的往外跑,剛跑到門口,這小子回頭沖我挑了挑眉,說:"哥,這次便宜你了."

"趕緊滾!"我作勢欲踹,小李飛一般的跑出了門.

"小愉啊,今天小李不在,你就辛苦辛苦."老板娘沖我說.

"這怎麼說的話,好像多送外賣不給錢似的."

"滾蛋,還能少了你這個小兔崽子的!"老板娘拍了我兩下.

我笑著將外賣箱拿起,向外面跑去.

將要送的地址拿出來掃了兩眼,我目光集中在最下方,眉頭蹙起.

又是那個有些古怪的饑渴少婦啊,想起小李那副饑渴的表情,我搖了搖頭,那少婦倒是不挑食.

此時剛剛到中午,外面豔陽高照,可惜卻是冬日的太陽,就算再熱也抵擋不住寒風的侵襲.

這陣風刮的莫名其妙,街上的行人紛紛將領子豎起,以期稍微抵擋刀子一般的涼氣,而此時衣襟大開猛蹬車子的我就吸引了一堆目光,雖然那些目光都怪怪的,好像看神經病人一樣.

五禽戲晉階之後,雖然我還遠遠達不到寒暑不侵的程度,可抗寒能力也是大大的增加,雖然我只穿了一件薄風衣,可卻絲毫不覺得冷.

很快將十幾份外賣送完,又到了恒泰小區的最後一份,也就是那家少婦.

硬氣頭皮,我爬上了樓,敲響了502的門.

過了片刻,一個騷媚的聲音在里面喊:"誰啊?"

"外賣!"我懶得廢話.

門開了,少婦那凸凹有致的身軀出現在我面前,她看到我之後似乎楞了一下.

我心中冷笑,你本來以為來的是小李吧,又能陪你活動活動了是麼.

此刻因為剛剛快速的蹬車子,我出了點汗,所以就將風衣敞了開來,露出我里面黑色的T恤.

由于這段堅持不輟的修煉五禽戲,我身上的肌肉越發明顯,此刻這幾個月前買的T恤讓我撐出棱角分明的形狀.

對面那個少婦雙眼緊緊盯著我的胸口,我明顯看到她眼中有亮光閃過.

我靠,竟然讓她吃了豆腐!我心中郁悶,將身子側了側,頭偏過時,我的眼睛不經意的掃過她房中,忽然我身形一頓,剛剛竟然又感受到一股死氣,而且比上次要強烈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