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鎮魂珠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黑漆漆的地板正中,鑲嵌著一顆黑色的珠子,那珠子周圍氤氳著一片水汽,內種時不時有光芒閃耀,一看就不是凡物.

這是什麼?我上前蹲在地上仔細觀察,珠子的里面似乎有一道道影子在飄來蕩去,看著怪瘆人的.珠子的旁邊畫著很多複雜的花紋,我知道這應該是一個極厲害的陣法,對陣法我了解甚少,也看不懂這到底是個什麼陣法.

唉,要是爺爺在就好了,我暗歎一聲.

不過雖然我看不懂,但眼前這個陣法卻有一個明顯的破綻,那就是……珠子歪了!

不知是什麼原因,本來端端正正鑲在地面上的珠子此刻竟然快要栽倒,聯想起剛才幻象中張禪跟那女子的對話,這應該就是那女子所說的鎮魂珠了.

按他們的說法,這珠子應該是用來鎮壓這樓里的死靈,此刻珠子歪斜,死靈應該也趁機逃脫封印,那麼這段時間以來宿舍樓鬧鬼就是因為這個?可我剛剛看見的是真的麼?這珠子真是五十年前埋下的?可五十年前張禪他爹還沒出生呢吧,我可是看過他身份證的,明明跟我同年啊!

先不想那麼多,現將珠子放好,我暗道.

雙手輕輕的握住那顆鎮魂珠,我的身子卻驀地一抖,珠子極涼,我冷不丁一握上去跟捏了陀冰塊一樣,凍得我差點松手.

仔細的調好角度,我將珠子慢慢擺正,剛剛將珠子複位,我就覺得身子下面一陣猛烈的搖晃!

周圍的牆壁開始出現劇烈抖動,還不是那種類似地震到來之前的震動,而是呈水波狀的抖,就像我所處的地方是一張圖片,而有人在不停的晃動這張圖片一般,晃的我頭暈腦脹,差點吐出來.

不好,徐天飛!他還躺在外面!

我努力的往外沖,可是已經來不及,地面抖動的讓我借不到力,我腳底一滑就那麼沖了出去.

眼前一黑,我好像穿過了一層水幕一樣,渾身都涼了一下,再睜眼時,我發現徐天飛正躺在我的面前.

趕忙翻起身,我回望四周,驚訝的發現我們兩個正躺在三樓的樓梯口處,旁邊就是廁所!

這是回來了?我拍了拍身上的衣服,又向樓梯下忘了一眼,雖然黑黢黢的一片,但還能看清楚二樓的輪廓.

奇怪,難道剛才那一切都是鎮魂珠搞的鬼,將鎮魂珠擺放好之後就恢複正常?這就說明那女子說的話是真的,剛才我看見的真是五十年前的事?

那他們所說的幕後黑手又是誰呢?我十分好奇,但我也知道,想知道這個答案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推了徐天飛幾下,他哼唧了幾聲便睜開眼,他的雙眼仍然有些迷離,瞥了我幾眼後,他有些迷茫的問:"剛才我怎麼了,我不是上廁所去了麼?"

我愣了,這小子忘了?怎麼回事?不過又轉念一想,不管什麼原因,他忘了也好,否則就他這膽量,一個月之內別想睡得著覺.

"沒事,你可能是太困了,還沒上呢就趴下睡著了."我笑笑安慰道.

"哎,奇怪."徐天飛掙紮著爬起來摸摸頭:"我不會是生什麼病了吧,明天得去校醫院看看."

"對對,明天讓王樂陪你去."我附和著.

"就他?指望他還不如指望校醫上門給我檢查呢."徐天飛撇撇嘴,站起身晃晃悠悠的向廁所走.

走著走著,他疑惑的自言自語:"奇怪,怎麼感覺腿這麼酸呢,跟剛跑完五公里似的,唉,看來明天真得去醫院了."

我在旁邊聽的暗笑不已,抻了抻腰,忽然我神色一動,身上的靈氣以極快的速度流過全身,我咧起嘴,不由笑出了聲.

將拳頭握起,靜靜的感受著拳上的力道.大口的深呼吸了幾次,我平複了一下自己激動的心情,我發現渾身的關節脹脹的,身體里像開動了小馬達,肌肉和血管充滿了力量,就在剛才,住我好久的關卡竟然被我打破!也就是說,我的五禽戲終于突破第四節!

比預計的時間還要短了一個月啊,按這樣的速度,要不了多久我就可以五禽戲大成然後正式的修煉道印了!

若達到修煉道印的程度,那我是不是可以開個山立個派當個掌門人啥的,把爺爺的《陰陽筆記》發揚光大,然後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巔峰什麼的,哈哈哈.

正當我意淫著,忽然想起張禪來,他都已經可以將陰陽合機印玩的花樣百出了,我還連入門級的道印都沒資格用呢,這還得意個什麼勁.

一盆冷水當頭澆下,我的心冷靜了下來.

路要一步步走,飯要一口口吃,慢慢來吧,咱不跟別人比,我默默的安慰自己,好歹比王樂徐天飛啥的強吧!

徐天飛很快就嘟囔著從廁所出來,我看他那懵懂的模樣非常想笑,但我厚道的忍住了.

進了宿舍的門,我第一時間向上鋪張禪的床上看去,他睡的很安靜,胸口微微的起伏著,根本看不出來有動過的痕跡.

我皺起眉,腦海中剛才那一幕揮之不去,那感覺是如此清晰,一直盤旋在我腦海中不曾稍忘.

第二天早上六點,我准時從床上爬起來,向學校的角落沖去,這里是我專屬的練功場所,很是安靜無人打擾.

舒展身體,我先將猿戲過了一遍,一套下來如水銀瀉地,熟練至極.當最後一個動作完結後,我卻有一種將完未完之感,雙手輕舒,一股力氣推動著我自然而然的開始練習第五節,鶴戲!

這套動作與猿戲相比要賞心悅目的多,舒展自然曼妙非常,但最大的不同還是在靈氣的運行軌跡上,鶴戲走的也是另外一個路線.

一套功練下來,我感到自己的身體素質又有一定增強,估計現在要是普通人挨上我全力一拳,不在醫院躺個個把月的是別想出來.

臨近考試,大家都忙著去圖書館,我卻對那里不感興趣.五禽戲讓我的頭腦比以前靈活了好多,在加上我的努力,書本上的知識已經了解無比純熟,按我們輔導員王棟的話來說,獎學金這事兒基本上已經十拿九穩.

雖然上次從孫青那里得了二萬塊,可也架不住我平時練習術法的消耗啊,錢這東西我當然不會嫌多.

所以別人在複習的時候,我又跑到老板娘那里送外賣去了,趁著有時間可以多送點.

剛一進門,我就發現孫哥不在,不用說,又去陪老婆了,今天跟我一個班的是小李,這小子歲數不大,花花腸子倒不少,平時最喜歡去的地方是小型洗頭房以及按摩店這種,他掙那點錢基本都扔在這里.

我進來時,小李正在那里眉飛色舞的翻著手機,一看見我他立刻熱情的站起來招呼,可我卻皺了皺眉,我感覺到小李的身上似乎有一絲淡淡的死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