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時空交錯的回眸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雖然我曆史讀的少,但這麼標志性的時期我是知道的.

在現在這個時代,還會有哪個腦殘把這種報紙明目張膽的掛在牆上?搞什麼,行為藝術嘛?

我下意識的掃了眼日期,果然,1959年5月1日.

1959年?60年前?那會兒的報紙還有人留著呢?

我又好奇的看了一眼,還挺新,保存的很用心啊,品相這麼完好,現在估計能賣個幾百塊,哈哈.

剛剛笑完,我腦中忽然閃過一個念頭,隨即我的汗就下來了.

平整的牆壁,粉刷一新的長廊,老舊的剪報,還有……我再次看了一眼宿舍門,媽的!這門也是那種老版的木頭款式!連顏色都沒有,現在的宿舍門早已經不用這種樣式!

難道我……穿越了?這個念頭一生出,就立刻在我腦中紮了根.

我站在那里汗如雨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剛才走過的樓梯難道是時光隧道?讓我不知不覺的跨越了五十多年的光陰,一腳踏回了五十年前?

"小愉,干嘛呢,怎麼……不走了?"徐天飛拽了拽我的衣角,小聲問.

我愣愣的指了指牆上的剪報,說:"老徐,你去看看那個."

徐天飛湊過去,趴在上面仔細看.我們兩個誰也沒帶手機,現在身上連個照明設備都沒有.

他看了半天才看清楚,迷茫的沖我問:"這啥啊,怎麼還把這麼老的報紙掛起來了?"

"你在看看牆壁,還有宿舍門,你沒發現什麼麼?"我機械的問.

徐天飛仔細的看了一圈,忽然一拍腦門,他顫抖著走過來,問我:"我怎麼感覺怪怪的,這難道是五十年前的宿舍樓?"

我輕輕搖了搖頭,說:"我也不知道,咱們再往前走走看吧."

徐天飛牙齒咯咯的響,沖我點了點頭.

我們兩個就這麼繼續向前走,走了大概一分鍾,我忽然看見地上有個東西.

快走了兩步,我輕輕將地上的東西撿起,拿在手上細細觀察.

那是一張紙幣,上面印著幾匹馬還有幾頂帳篷,面額為一千元,正上方還又右向左印著中國人民銀行幾個字.我微微怔了怔,這種紙幣我恰巧認識,這是第一套人民幣,1948年發行,1955年收回,可如果這里真的是1959年,那這種紙幣應該被召回了啊,怎麼還會用,是有人收藏的麼?

我疑惑著一抬頭,可這一抬頭,我周圍迅速的變換了模樣.

一刹那間,我身周由萬籟俱寂變得人聲鼎沸!我身邊赫然出現了很多人!

這些人有男有女,都穿著上個世紀的那種衣服,在我旁邊走來走去,我可以聽到他們聊天,可以聽到他們打鬧,他們手中有的抱著書,有的端著水盆,帶著一種那個年代特有的質樸氣息.

我當時腦子里的第一想法竟然是,難道我們這棟宿舍樓五十年前是男女混住的?

可我旁邊的徐天飛顯然沒有我這麼大的腦洞,他慘呼一聲,兩眼一翻白,竟然被嚇暈了.

奇怪的是,周圍的男男女女視我倆如無物,這麼一個大活人活生生的暈了過去,他們竟然連看都不看一眼,我試著向前走了一步,一個人迎面走來,竟然從我身上直接穿了過去!

這是幻象!這不是真的!

可是,為什麼非要他們是幻象呢?也許我們才是呢?我打了個哆嗦,開始渾身發冷.

難道我們才是幻象麼,我和徐天飛在剛才下樓梯時就已經死了,然後靈魂越過了時間的距離來到了五十年前?這也不是不可能的啊.

正當我瞎想時,旁邊的屋子里忽然透出了一陣光亮!

走廊里一直都是黑的,就算是剛剛出現了那麼多人,走廊里也都是黑的,這也是我為什麼判斷我們是靈魂的原因,因為傳說人死了之後,這個世界就變成了黑色的,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因為我從來沒跟鬼魂交流過這個問題.

可是旁邊的屋子里卻有了光亮!我沒死?一定是的!

我走過去,輕輕的推開了門,我心中的好奇心已經達到了頂點,不管門後面是神仙還是精怪,我都要打開來看一看!

門慢慢的打開,一股溫暖的光亮照射出來,我不由自主的眯了眯眼睛.

在黑暗中待久了,驟然見到光明,眼睛有些受刺激.

這時,我聽到了說話的聲音,那是一個好聽的女聲,語調輕柔有種說不出的媚意,更加奇怪的是,這聲音我很熟悉!

"這次學校里出現這種事,肯定是有人故意搗鬼!"那女聲說道.

"嗯."一個男的聲音回答.

"我們得做點什麼,不能任由事情這麼發展下去,再這樣下去會出大亂子."

那聲音我越聽越是熟悉,可卻怎麼也想不起來是誰,我的眼睛被刺激的流出眼淚,也看不清前方的人影.

"先將這里的死靈鎮壓了吧,這死靈被動過手腳,超渡起來太麻煩,直接鎮住過個七八十年他們怨氣消散後,自會去投胎."那男聲答道.

我渾身一震,這男聲我太熟悉了!這辨識度極高的聲音我絕對不會聽錯!比起那女聲來,這男聲我要熟悉的多,畢竟我們可是朝夕相對的生活了將近半年!

沒錯,這聲線略單薄卻極富有磁性的聲音,就是張禪!

我努力睜大眼睛,可不斷湧出的淚水卻讓我怎麼也看不清前方的身影!

"好,那就用鎮魂珠吧,先把這里解決,然後再好好的尋找幕後黑手!"那女聲答道.

"嗯."

我直接伸出手,想去拉前面的人影,可手一空,就這麼穿了過去.

"張禪!"我叫了一聲,模糊中我感覺那人影好像沖我這邊側了側頭.

一陣清風拂過,我身邊再次陷入黑暗,剛才周圍熱鬧的聲響再次回歸沉寂.

我揉揉眼睛,模糊的視線漸漸清晰,眼前的人影都已消失不見,可我的腦中卻一團亂麻.

剛才到底是怎麼回事?如果一切都是五十年前的幻象的話,那張禪又為何會出現?還有那個熟悉的女聲究竟是誰?五十年前又發生過什麼事情?

種種疑問在我腦中糾結,讓我的思維一片混沌.

晃晃頭,我張開眼開始打量四周,忽然,我眼睛一亮,地上有一樣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