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樓梯下的世界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媽的!"我下意識的罵了一聲,將他的手甩開.

"怎麼了?"徐天飛疑惑的看向我,臉上那絲詭異的微笑已經消失無蹤.

我盯著他看了半天,沒發現任何異狀,我定了定身,罵了他一聲:"你他媽沒事笑什麼啊!"

徐天飛一下愣了,半晌後他嘴唇顫抖,斷斷續續說:"我……我沒笑啊……"

我也有些發愣,剛剛那笑容那麼詭異,不像是自己露出,而像是有個人用手拽住嘴角,生生的在他的臉上扯出來的.那麼詭異的笑容,我不可能看錯!

"真……真沒笑."我也有些發虛.

"沒有啊!"徐天飛急了:"我他媽騙你干什麼,這都什麼時候了,我他媽哪有心情逗你!"

這是怎麼回事?看徐天飛這態度也不像是說假話.難道是他的面部神經應激反應?我倒是看過一種說法,就是當人緊張到一定的狀態,他身上的肌肉會不受自己控制的發生一些反應,難道剛剛徐天飛也是這種情況?倒也不是沒有可能.

"好了,不說這些廢話,咱趕緊回去吧."我說.

"好."徐天飛答應一聲,就跟著我往回走.

剛要邁步,我忽然意識到似乎那里不對,腳步也定在那里.

"怎麼了?趕緊走啊."徐天飛喊了一嗓子,他現在的情緒依然有些不穩定.

"老徐,不對."我搖了搖頭,面沉似水.

徐天飛看我的臉色不對,他也有些緊張問:"哪里……哪里不對啊……"

"你記不記得剛剛咱們下了幾個樓梯?"

徐天飛一滯,結巴著說:"我……我哪有功夫記那個啊!"

我沉著臉說:"我有印象,剛剛最開始追你的時候下了兩層,然後我想快點攔住你,不讓你摔倒,追上你的時候又下了兩層."

"這……這怎麼了?"徐天飛問.

"你傻了,咱們住幾樓?"我抬高了音調.

徐天飛想也不想脫口而出:"三樓啊!"

話音剛落,他的臉色瞬間變了!

我們住三樓,一層樓有兩層樓梯,而我們剛才下了四層樓梯,所以我們現在應該在一樓.

就算幼兒園的孩子也能清晰迅速的得出這個結論,可是我們的眼前,卻赫然有一個向下的樓梯口!

我倆看著那個黑黑的不知通向哪的樓梯口都有點傻.

徐天飛本就慘白的臉此刻更加蒼白,他剛剛有了點血色的嘴唇此刻一片烏青,身子微微顫抖打著擺子,他嘴唇緩緩開合,卻半點聲音也發不出來.

我知道他想問什麼,于是我搖搖頭,緩慢又堅定的答道:"我沒有記錯,肯定是四層."

徐天飛的腿一軟,就要癱在地上,我連忙上前一步伸出手將他扶住.

我看的出,他的精神已經接近崩潰!

雙手連彈,我在他的委中穴上輕輕彈撥幾下,這里是人的醒神穴,為五輸穴之合穴,可以定魂安神.

他的眼神慢慢恢複了些神采,他定定的看向我,小聲問:"怎麼……怎麼辦?"

他這副樣子讓我很無奈,只能硬起心腸激他:"你丫還是不是個男人,頂天不就是撞鬼了麼,怕啥,還能怕球咬了,勇敢點!"

我的話似乎起了反作用,聽見"鬼"字,徐天飛的身體更軟了,直接癱在我懷里無論如何都起不來.

抱著個大男人實在不是什麼令人愉快的事情,但我也不能直接把他扔到地上,無奈我只能就這麼靜靜的等他恢複.

過了好一會兒,徐天飛才有了點力氣,我扶著他站了起來,問:"怎麼樣,能動了麼?"

他踟躕著點了點頭.

我說:"咱們別再浪費時間,趕緊回去."

說是這麼說,但我明白,我們不一定能回得去了.

果然,徐天飛顫顫巍巍的跟著我爬了四層樓梯,按理說我們現在應該看見的是熟悉的走廊,可是眼前的景物卻讓我倆勃然色變.

無論我們怎麼向上走,似乎都是我們剛才的位置,絲毫沒有變化!

難道是鬼打牆?

于是我默誦起了爺爺教過我的咒訣,邊念邊扯著徐天飛向上走,又走了兩層後,我卻還是在那里!

咒訣沒用?不會,那麼這應該不是鬼打牆.

我站定了,有些無奈的看著徐天飛說:"老徐,看來咱們得下去看看了."

徐天飛哆嗦著站定,他站在那里抖了半天,才從喉嚨里擠出一句話;"X!走!"

徐天飛這副拼命的架勢讓我不禁莞爾,也稍稍驅散了我心中的恐懼感.

我看向那個樓梯口,那黑黢黢的洞口中,仿佛隱藏著一張大嘴,里面長滿了鋒利的牙齒,當我們走進去後,就會被齧咬的渣都不剩.

但我們沒有猶疑太久,既然決定了那就不能拖,我們兩個人齊齊動身,沿著那樓梯口緩緩的走了下去.

樓梯一層一層的向下延伸著,我和徐天飛走了將近十分鍾,最起碼爬過了二十幾層的樓梯,若這是真實的高度,那我們現在就已經到了幾十米深的地下.

我感覺徐天飛走的越來越慢了,我能清楚的看見他的腿在顫抖,剛剛鼓起的勇氣似乎隨著樓梯的延伸而全部消散,那不可名狀的恐懼再次爬上他的心頭.

忽然,我腳步一頓,前方竟然沒有樓梯了,也就是說明我們走到了盡頭!

而樓梯旁,也第一次出現了長廊!

我們兩個對視一眼,便沿著走廊向前走去.

走廊跟我們宿舍樓中的走廊沒有任何分別,可是里面堆放的雜物卻完全不見,到處都一塵不染,乾淨的讓我害怕.

而且,建築給人的感覺也不對,似乎變得……新了些?

徐天飛在黑暗中跟瞎子也差不了太多,他沒有發現,可我卻能清晰的看見,本來有些斑駁的牆壁此刻變得平整,略有些褪色的長廊也如同粉刷過一樣.

這什麼情況?宿舍樓里面還有一層沒人住?這層保存的還比其他的地方完好?

我和徐天飛緩緩的走著,兩個人的腳步都很慢,就算這長廊里面很是整潔,不用顧忌會被雜物絆倒,我們兩個人卻誰都沒有快點走的意思.當然,徐天飛是嚇的,而我是想好好觀察觀察這個環境.

伸出手去,我摸了摸牆壁,又在旁邊的木門上蹭了一把,手指上傳來真實的觸感卻讓我感覺這地方愈加虛幻.

忽然,我的目光看向旁邊牆上掛著的一個貼板,那里掛著一張剪報.

我隨意的掃了一眼剪報的內容,當即愣住了,腳步站在那里定定的看著那張報紙,仿佛那報紙有魔力一樣.

報紙的標題是《向黨和國家領導彙報社會主義建設大躍進的巨大成就,反對帝國主義和外國反動派策動西藏叛亂干涉我國內政》

我嘴唇微微動了動,喃喃道:"我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