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廁所驚魂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鬧鬼?"我皺起眉,下意識的向頭上的張禪看了眼,問道:"怎麼回事?"

宿舍樓鬧鬼我早有耳聞,聽別人說過好多次,王樂之前說是有人聽到了有小孩子哭,我當時還以為是邪嬰搞的鬼,果然當邪嬰消失後鬧鬼的消息也安生了一陣,可沒想到現在又出來了.

王樂裝模作樣的四下張望了一番,悄悄對我說:"最近幾天晚上有人去廁所的時候見到了鬼,還不止一個人見,說的有鼻子有眼兒的,不過奇怪的是他們看見的鬼好像都是不一樣的,難道這樓里鬼很多麼?"

徐天飛打了個冷戰,罵道:"你小子別亂說,嚇死我了,本來就不敢去廁所,晚上你陪我去麼?"

"別鬧了你,哪有大老爺們一起去上廁所的,你要是王藝曈還差不多!"王樂撇嘴道.

"美得你,王藝曈人家都不鳥你."徐天飛毫不留情的揭短.

"誰說的!是不是哥們兒啊你!"

"哈哈……"

徐天飛的膽子確實小,不過王棟也大不到哪兒去,尤其是在上次軍營事件後,王棟幾乎被嚇破了膽,只要是有任何一點關于鬼怪的東西都能把他嚇個夠嗆.

大家也都比較疲倦,躺在床上聊了幾句,就關燈睡了.

我睡覺很淺,如果外邊聲音大了一點我就會被吵醒.正當我睡的迷迷糊糊的時候,我忽然聽見旁邊的床上傳來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好像是有人在干嘛.

不以為意,我繼續閉上眼睛睡覺,可那聲音卻越來越響,不一會兒從床上站起來一條人影!

那人緩緩的爬下床,在房屋中間轉了幾圈,竟向我這邊走了過來.

我睜眼稍一打量,原來是徐天飛.

他輕輕推了推我,叫著:"小愉……小愉……"

我沒好氣的回道:"大哥,你半夜不睡覺干嘛?"

徐天飛訕訕笑了笑,說:"那個……我尿急,你能不能……陪我去趟廁所啊"

我不由好笑道:"不是吧你,真嚇著了?"

徐天飛的臉都紅了,說:"是啊,我這人啊就是膽小,王樂估計也不敢,張禪我不好意思叫他,就只有你了."

"喂喂,不就是上個廁所麼,別上綱上線的,我去就是了!"我隨意往身上套了兩件衣服,趿拉著拖鞋就跟徐天飛向外走去.

今夜無風無月,外面走廊的燈還壞了,走廊里一片漆黑,我們倆慢騰騰的往廁所走著.

不是我想慢,而是徐天飛這貨實在走的太慢了.

"大哥,你能不能快點."我連聲催促著.

"你……你以為我不想快麼,也不知道誰往樓道里堆這麼多東西,不小心就絆到!"徐天飛小聲為自己爭辯.

我們這種老宿舍樓里環境確實不咋地,男生宿舍嘛,大家都懂的.在加上有人來視察時學校又不可能往我們這種老樓中帶,所以衛生方面差了點.

但徐天飛慢走的原因應該不僅僅是因為東西多,那紙箱子和各種雜物什麼的堆在一起,在這烏漆墨黑的環境里張牙舞爪,看著就跟一個個奇形怪狀的鬼怪一般,就連我都有點發怵,更別說膽子小的徐天飛了.

好不容易挨到了廁所,徐天飛剛邁進去,按了兩下開關便罵了起來:"這學校還能不能行,廁所燈都壞了!"

"嘿,本來都是一條線路,走廊燈壞了你還想廁所是好的?"我哂笑.

徐天飛毫不理會我的調侃,他囁嚅了幾句,小聲說:"小愉……你能不能……陪我進去?"

"我靠,開玩笑吧大哥,你讓我進去聞味兒麼?"我好氣又好笑的說.

徐天飛也有點不好意思,他訕訕笑了笑,便摸索著進了衛生間.

我靠著牆壁半閉著眼睛,腦中殘留的睡意讓我有些迷糊,忽然,不知從哪里吹來一陣涼風刮在我的身上,將我的睡意驅散了些.

"窗戶沒關好麼……"我奇怪的自言自語.

話音未落,我的皮膚又是一涼,上面立刻被激起了一個一個的雞皮疙瘩.

"靠!"我反應過來,這是陰氣!

陰氣轉瞬即逝,我連忙四下打量,這哪里來的?不對啊,我們這宿舍樓地理位置很好,就算大半夜也沒可能亂刮陰風啊,今天又不是中元節.

正掃亮著,廁所里面忽然響起一聲悶響,隨口就是徐天飛的一聲慘呼.

"怎麼了!"我慌忙抬腿准備向里沖.

還沒來得及進門,里面就卷出一道黑影,我仔細一看,原來是徐天飛!

"快跑啊,有鬼啊!"徐天飛叫的如同一只被割破了喉嚨的老母雞.他的臉色慘白,沒有一點血色,估計是被嚇破了膽.

我想進廁所查看一番,可又怕徐天飛這麼慌里慌張的沖出去會有危險,無奈只能跟在他後面.

"老徐你慢點!"我連聲呼喚著,可徐天飛卻壓根不理我,只顧悶頭向前沖.

廁所旁邊是樓梯,徐天飛跑到樓梯口處,一轉身就向下方沖去!

"你慢點,別摔著!"我叫道.

徐天飛已經顧不上搭理我,他好像被激發出了身體的潛能,此刻下樓梯的速度跟飛一樣,連我都必須拼盡全力才能勉強跟上他.

老式宿舍樓的樓梯很陡,我怕徐天飛摔下去出事,于是我深吸一口氣,快速跨出幾步一把拉住了他.

"搞什麼,跑這麼快摔下去怎麼辦!"我呵斥道.

徐天飛的臉已經沒有人色,汗液仿佛小河一般從他的臉上淌下,將衣服全部浸透.

"呼……呼……"他大口喘著氣,眼神中滿是驚嚇過度的惶恐:"剛才……剛才有鬼!"

"剛才怎麼了,你慢慢說."我將氣息喘勻,柔聲安撫道.

"我在上廁所……很黑……尿尿……身後有一個……一個女人……"他已經嚇的語無倫次,說出的話卻讓我心頭一寒.

女人?是女鬼麼?我暗想道.

"那女人是什麼樣的?"我快速問道.

"不知道……沒看清……X……太嚇人了."徐天飛的五官都快聚在一起,他的胳膊滿是冰涼的汗水,給我一種不舒服的觸感.

"沒事,沒事,咱們先回宿舍."我安慰他說.

"哦."他帶著些驚恐看向我,慘白的臉上一片驚魂未定.

忽然,他那失去血色的嘴唇微微勾起,竟然露出一個詭異滲人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