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二奶小區里的女人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小柳啊,天通苑富華恒泰45棟502,一份雙椒鴨片蓋飯,快點送過去啊,那邊都攢了十幾份了!"

"這就來."我應了聲,趕忙向後廚跑.

一臉富態的老板娘滿臉油光的數落著我:"你說你,年紀輕輕的就多跑跑嘛,瞅瞅你孫哥,人家一天能送出你兩倍."

我嬉皮笑臉的說:"我哪兒能跟孫哥比,人家為了老婆上刀山下火海都行,我單身狗一只,連努力的目標都沒有!"

時間已入深冬,氣溫越來越冷,周圍的年輕人們都不願意出來吃東西,我打工那家店的外賣單子也越發多了起來.

老板娘樂的合不攏嘴,可這就苦了我了,我指天發誓自己絕對沒偷懶,那車子讓我蹬的跟飛似的,好幾次交警看我的眼神都不對勁.

可這人啊就怕比,我已經夠快了,可跟店里的孫哥一比,那可就是小巫見大巫,我一度懷疑孫哥會輕功,就像水滸傳里的神行太保戴宗,咔嚓一下往腿上貼張符,日行一千夜行八百,絕對宋朝舒馬赫.

聽到我打趣他,孫哥沖我憨厚的笑了笑,說:"是唄,想想我老婆我就有干勁."

他三十左右的年紀,長了一張極為普通的臉,他笑起來感覺特別老實,就跟他的性格一樣,看起來誰都能上去欺負幾下那種.

孫哥的人真實在,每次別人有事他都第一個沖上去幫忙,所以他人緣也不錯.他有個最大的特點,就是疼老婆,每天把老婆掛在嘴邊上,今天要帶老婆出去玩幾天啊,明天要去給老婆買點什麼啊,聽得我們耳朵都出繭子了,之前他還跟我調過班輪休,就為了帶老婆出去玩,我跟他關系不錯,所以每次他想調休我都答應.

老板娘又叫喚起來:"你還有臉說,上次來咱們店打工那小姑娘偷偷跟我說喜歡你,結果你呢,愣是直接就把人家拒絕了,人家甩手就辭職,害得我還得重新招人!"

"那我不喜歡人家,也不能耽誤人家啊."我笑著說.

"小兔崽子,趕緊走吧,別貧了!"老板娘笑罵著.

老板娘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嘴上經常罵我懶,可要是我真的一直往出跑累著了,她就會損我幾句然後讓我在店里休息.

"好嘞,這就走!"我出門跨上我的豪華座駕,嗖的一下躥了出去.

老板娘跟我說過好幾次,要給我換輛電動車,我都沒答應,騎車也是鍛煉身體的一種方式,從上次跟血嬰對峙之後,我就有種很強烈的感覺,五禽戲就要突破第四節,可這都過去一個月了,卻依然差點什麼,總是不能突破,所以我想多運動運動,沒准哪下碰巧就突破了呢.

這次的客戶距離我這里都不太遠,很快我就送出去一大半.

我拿著手中的紙條看著地址喃喃自語:"富華恒泰,那不是傳說中的二奶小三兒聚集地麼."

不是我八卦,送外賣是一種極其方便窺探到別人隱私的職業,我和孫哥還好,剩下那幾個兄弟,完全是一幅資深狗仔的架勢,附近哪個小區有錢人多,哪個小區漂亮妹子多他們是一清二楚.當然,他們談論的最多的還是哪個小區的樓鳳漂亮,雖然我也不知道樓鳳是什麼東西.

45棟502,對就是這里.

我敲了敲門,沒一會兒,門那邊響起一個騷媚的聲音.

"誰呀?"

"外賣,雙椒鴨片."

我注意到門附近有些響動,她應該趴在貓眼上看.

"吱呀."門開了,露出一張充滿風情的臉.

這女人大概三十歲左右,保養的不錯,她穿著一身絲質的睡裙,身材很是豐滿,將睡裙撐的波瀾起伏.

她沖我甩了個媚眼,輕柔的說:"進來吧."

我一愣,進去干嘛,拿外賣就得了唄.我打著哈哈道:"我就不進了吧,鞋髒,在這兒等就成."

"呦."她一捂嘴,笑道:"怎麼,還怕我吃了你不成?"

我暗自嘀咕,這還真沒准.

"哪兒能啊,我後面還有一堆外賣要送,就……"

那女子白了我一眼,扭著屁股回身去拿錢,過了一會兒,她返回來,拿著錢往我手中一放,說:"看看對不對."

說話間,她用手指在我手心輕輕劃了劃,弄得我差點將錢甩了.

匆忙找了錢,我回頭就往樓下跑,身後還傳來一陣嬌笑:"記住門兒,有空來找姐姐玩啊."

聞言我跑的更快了,又跑了兩步,我忽然一滯,忽地轉頭看去.

女子已經砰的一聲將門關上,可我的眉頭卻深深的皺了起來.

剛才我似乎感覺到一絲死氣,那死氣稍縱即逝,可對現在五感敏銳的我來說,卻猶如皚皚白雪上的黑色石頭那樣清晰.

死氣是死尸的專有氣息,還不能是新喪之人,必須是要死了一段時間才會產生這種氣息.

我從小跟著爺爺,見識的最多的就是這種死氣.

當我凝神靜氣感應了一會兒,卻絲毫感受不到死氣的蹤影,我有些奇怪,難道是這半年沒見過棺材,感覺錯了?

搖搖頭,我下了樓,心說估計是感應錯了吧.

干完一天的活,我拖著有些疲憊的身軀回到宿舍,因為快要考試的緣故,基本上所有人都去圖書館溫書了,所以宿舍樓里顯的異常空曠.

我們宿舍也是同樣,就連王樂這種平常十節課逃九節的人也一頭紮進了圖書館,當然,也不是所有人都對複習有興趣的,比如……

"嗨,張禪,看什麼呢?"

我推開門,沖上鋪的張禪打著招呼,從我認識他起他基本上就保持著這個姿勢,若不是手里的書換了,說他是個仿真雕塑估計都有人信.

"馬哲!"

"靠!"我一頭栽倒,還以為他是那種視考試如浮云的高人呢,沒想到也跟這兒玩命呢.

"你還會看書?"我表達我的疑惑.

"你有看見我不看書的時候麼?"張禪淡淡道.

我一滯,仔細想想竟無言以對,雖然我們表達的可能不是同一個意思.

忽然,寢室的們被推開,王樂和徐天飛兩個人鬼頭鬼腦的擠了進來.

"小愉你回來了啊."王樂沖我招呼.

"你們怎麼回來這麼早?"我奇怪,圖書館不是十點才關門麼,這還不到八點呢.

王樂臉色古怪的看著我,問:"你不知道?"

我楞了:"知道什麼?"

王樂一臉詭異的說:"咱們樓里這兩天鬧鬼鬧的越來越厲害,誰敢晚回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