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惡戰鬼嬰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滾!變態!"花葉涵大叫著,情緒異常激動.

不好,我暗叫道,張一秋明顯是已經不正常,花葉涵這麼刺激他,他會不會做出什麼過激的事?

果然,張一秋的臉立刻垮下,一幅似哭非哭的表情,他的手顫抖著向花葉涵伸出.

"喂!"我大叫道,必須分散他的注意力,否則花葉涵就危險了!

"就你這丑樣,葉涵姐怎麼會看上你?不過你哥哥還挺可愛的嘛,來笑一個我看看."

我嘗試著從邪嬰下手來激怒他,果然成功!

張一秋猛地回頭看向我,眼睛都快瞪出眼眶,他狂怒大喊:"都是你!要不是你這個小白臉,涵涵早就和我在一起了!我一定要除掉你,除掉你後,涵涵就是我的了!"他表情忽而憤怒忽而甜蜜,明顯已經瘋癲!

"哥哥,幫我殺了他!"

張一秋向我一指,邪嬰立刻張大嘴向我撲來.

他那小小的嘴里發出一股尖銳刺耳的聲音,讓我腦中嗡的一響!

我就地一滾,險而又險的躲過邪嬰的手掌.

手指微抬,在眼周竅穴處點了幾點,開天目!

不知邪嬰用了什麼手段,公安局中的陽煞竟然全部被他轉為陰煞,現在這里的煞氣濃到一定程度,我開天目之後所見竟都是一片黑霧!

我早該想到,邪嬰既然能夠直接現身,那本就說明了一些問題.

"咻!"

一道黑影劃過,邪嬰的速度快若閃電.

在他還沒碰到我的時候,我已經提前閃避開來,開天目雖未練至大成,可也能簡單的判斷一些動作,像邪嬰這種直來直去的路子,我還可以勉強應付.

我在地上不停的閃躲著,邪嬰的速度太快,我根本找不到還手的機會,不一會兒,我身上的衣服已經破破爛爛,還被邪嬰刮到一下,胳膊上當時就被刮下一條肉來.

不行,不能這樣下去!我暗道,給邪嬰准備的生一符已經被用掉,我若是再這樣繼續閃躲的話就等于坐以待斃!

得做出些反擊,我腦中急速轉動著,忽然又是一次邪嬰的攻擊過來,我向旁邊一閃,張一秋的身影出現在我面前.

單手扶低,我向上撩起一拳,而一只腳已經勾住了花葉涵的身子.

我已經計劃好,只要張一秋將我這下擋開,我就趁著他的作用力試著將花葉涵帶出他的控制!

"噗!"一身悶響,我這拳結結實實的印在張一秋的身上,甚至將他的肚子打凹了進去.

我愣住了,剛才他明明輕松就將我拂開,這是怎麼了?

趁他病要他命!我又是一腳蹬出,砰的一聲,張一秋竟被我踹的直飛出去!

"啊!!!"邪嬰尖銳的聲音在辦公室中爆開,炸的我耳膜生疼.

我明白了!剛才張一秋能將我擋開是因為邪嬰附體,而現在邪嬰離開了他的身體,丫就是一普通人!

啥也不說了,開打!

單手在桌子上一按,我借著反沖的力道向前迅速突進,張一秋神經質的表情不再,他雙眼帶著惶恐看著我,雙手下意識的舉在胸前想要阻擋!

我眼角滑過後方,一道黑影正在飛速向我逼近,我知道那是趕來救人的邪嬰!

要快,我必須要趕在邪嬰的前面,當下氣息沉于小腹,忽然在我的雙眼中,邪嬰身體前方有一絲黑線,那黑線雖然縹緲,可是卻十分醒目,而且那種感覺似乎黑線不像是這房間出現而是從我眼中重合進現實中一般,這種感覺很奇異,而且不知為何,我十分確定這就是那邪嬰接下來的動作軌跡!而這黑線的開端正是他沖來的位置,靈目已經幫我分辨出了他的位置.

雖然位置已經標明,但邪嬰的速度極快,我的身體反應卻不一定跟的上,但是這黑線的出現,給了我許多底氣,我知道,修行之路上一扇新的大門已經開了一條縫隙!于是拼盡全力咬著牙,我又努力向前挪動了一分!

唰!邪嬰貼著我的身體擦了過去,張一秋那張慘白的臉正在我的眼前!

"砰!砰!砰!"我以極快的速度連揮三拳,拳拳到肉,我可以看見他臉上的肉在我拳頭的揮擊下被敲出詭異的形狀,血花四濺,間或閃出幾顆白色的物體,那是張一秋被打落的牙齒.

剛准備乘勝追擊,我的身體卻被擊飛了出去!

趁我不注意,邪嬰又給我來了一下狠的,我支撐著想爬起,卻感覺腰肋處一陣劇痛,可能是骨頭裂了.

我緊緊咬著嘴唇,一股腥咸味道在我口腔爆開,嘴唇已經被咬破.

張一秋猙獰的笑了下,他手中反射出一道亮芒,竟不知從哪里掏出一把鋒利的小刀.

花葉涵!

她剛才被張一秋卡住脖子,似乎有些缺氧,此刻剛剛從半昏迷的狀態里清醒,還有些迷茫.

"小心!"我大叫,張一秋肯定是想用她威脅我!

果然,張一秋手腳並用的向花葉涵沖去.

媽的!卑鄙!我間不容發的躲過了一次邪嬰的攻擊,同時拼命的向前沖!

來不及了……我計算著距離,發現無論如何也趕不上就她.

怎麼辦,怎麼辦?

我腦中急速轉動,忽然,從背後傳來的觸感讓我渾身一震.

有了!

我將背後的畫卷摘下,咻的展開,猛地向前扔去,畫靈就這麼娉娉婷婷的出現在張一秋面前!

畫靈仿佛與我心意相通,現身的那一瞬她立刻用那剪水雙瞳帶著羞意瞥向張一秋,我清楚的看見,她眼睛里仿佛有兩個小漩渦,讓人想將全部精力都沉淪進去.

張一秋愣住了,他握著刀的手漸漸松開,雙眼迷離,似乎看見了這個世間最珍貴的事物.

最頂級的魅術是讓你看見你最想看見的東西,畫靈顯然還沒到這個等級,不過對于張一秋這種普通人來說,那是完全夠用.

"叮!"

張一秋握著刀的手松開,他睜大的雙眼已經失去神采,只會目光茫然的看著畫靈.

"啊!!!"邪嬰在我身後又發出一陣刺耳的尖叫,這次的聲音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來的尖銳,讓我不由自主的捂住雙耳.

我眼角向後瞥,邪嬰發出這一聲喊叫後,竟又直直的向我沖過來!

雪上加霜的是,前方的張一秋也被這一聲刺激的醒轉過來,他眼神中的迷茫褪去,露出惡狠狠的凶光,伸手就去撿掉落地上的刀!

媽的,我猛一咬牙,拼了!

靈目看到了邪嬰撲來的線,我向旁邊微微挪動身子,調整了一下位置.

"砰!"一股大力直擊在我的後背上,我喉嚨一甜,一大口鮮血噴射而出,鮮血被白熾燈照射,透著一股妖豔.

順著這股力道,我的速度陡然提升,比張一秋更快的到達刀具掉落的位置!

我顧不得身上的疼痛,飛速伸出手,在張一秋絕望的目光中一把抄起刀!

現在我眼中再無其他,只有張一秋那青白色的脖頸,我拼命舉起刀,快速刺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