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後腦詭笑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哎,花隊,柳先生你們在啊!"一個有些陌生的聲音響起.

我抬頭看去,張一秋那張白淨靦腆的臉出現我的實現中,他雖然在跟我們打招呼,但眼睛卻直勾勾的看著花葉涵,似乎其他人在他眼中都只如空氣一般.

花葉涵沖他點點頭便沒在言語,這時,電話中林峰那帶著一絲焦急的聲音說:"小愉,我剛才問了你嫂子,他告訴了一件事情!"

林峰的口氣有些為難,似乎要說的話有些說不出口.

"怎麼了,林哥你別急,慢點說."

"剛才我問了你嫂子王梅孩子的事,結果你嫂子當時臉色就變了,我感覺有問題,就連續追問了幾次,結果……結果你嫂子告訴我,當年王梅生的其實是雙胞胎!"

"雙胞胎!"我一愣,這什麼情況.

"當年王梅死後沒幾天,不知道誰將一個嬰兒放到了我家門口,還有一封信,信里寫這是王梅的孩子,說王梅生了一對雙胞胎,可惜死了一個,還說我們是王梅在這城市里唯一認識的人,所以就將孩子拜托給我們."

"什麼!"我震驚的張大了嘴,這麼說,王梅在這世上,還有一個孩子!

我慌忙追問:"那這孩子現在在那里?"

若是這孩子還在人世,那麼他知道了當年的事後,很有可能選擇去報仇!也就是說,這凶手很有可能就是當年那個幸存下來的孩子!

林峰支支吾吾了一會兒,終于在我的不斷追問下說:"當年我們家也困難,後來你嫂子一時糊塗,就把孩子送到孤兒院去了,等到後悔了再去找時,孩子已經被人領養走,不知去向."

"那你們還有其他關于那孩子的信息麼?"

林峰無奈的歎了口氣,說:"不知道,只知道孩子是被一家姓張的人家收養."

"姓張?"我無奈的撇撇嘴,全中國姓張的不知道有多少,這去那里找.

正當我思考下一步該怎麼做時,辦公室上方的白熾燈忽然一暗,然後開始不停的狂閃.

"怎麼回事?"思考被打斷,我奇怪的抬頭看.

花葉涵也不明就里的看向上方,說:"奇怪,燈壞了麼?"

張一秋在旁邊靦腆的笑了笑,小聲的說:"沒事,可能是電壓不穩吧."

話音剛落,燈突然又不閃了,只是光線卻暗了很多,勉強只能將屋子照亮,那顏色慘白慘白的,很滲人.

林峰問了一嘴,我說沒什麼,于是他繼續說:"這事情你嫂子一直沒告訴我,怕我罵她,後來她也去找過,不過孤兒院里不許隨便透露資料,我們也沒打聽出來."

我一邊聽著林峰說話,手一邊無意識的翻著那本《犯罪心理學》,忽然,從的夾層里掉出一樣東西.

好奇的將拿東西擺正,我看了眼,原來是一張明信片.明信片上印了一堆小白花,本來很溫馨的感覺,可被著白慘慘的燈光映著,卻總感覺有些詭異.

明信片上沒有內容,只是在下方簽著一個名字,張一秋.

"哎,後來你嫂子又去了好幾次,想了好多辦法,都沒用.要不,跟花隊說一聲,咱們明天申請個批文去那家孤兒院查查?"

"孤兒院在哪兒啊?"我隨口問.

"城南,叫希望福利院."

"哦."我向花葉涵那邊望去,卻看到匆忙扭過頭的一張側臉,她剛才在看我?

"好啊."我答應著:"那咱們明天……等等!"

我忽然反應過來,尖聲問:"你剛才說那家孤兒院叫什麼名字?"

林峰被我問楞了,小聲說:"希望福利院啊,怎麼了?"

我的手忽然僵住,眼睛直直的看向手中那張明信片,就在明信片底部,印著一排小字,希望福利院!

張一秋的名字就簽在上面,希望福利院……張……

一瞬間,之前許多不經意的畫面在我腦中連續閃現!

花葉涵在川菜館面色憂郁的對我說;"小張說只有師父進過證物室……"

林峰在咖啡館解釋:"那雙鞋好多人都有,咱們局里面還有好幾個人買了呢……"

小張……局里面……孤兒院……姓張……

"X!"我喃喃的罵了一句,緩緩抬頭看向張一秋.

我一直沒注意,他的姿勢從進來就未曾變過,就那麼站在那里看著花葉涵,連眼神都沒變.

他斜對著我,平日里那靦腆乾淨的面容此時被慘白的燈光晃的十分別扭,沒有一點血色.從我這個角度看,只能看見他小半張臉,他的後腦正對著我,我忽然注意到,他的後腦勺很平,似乎沒有一點弧度!

我的目光都被他奇怪的後腦吸引住,連林峰叫我都沒反應.

突然,我看到他的後腦里面動了一下!

我一愣,使勁的眨眨眼睛,懷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可最多沒過一秒,他後腦勺的頭皮開始慢慢蠕動!下方也鼓起一點點的凸起,好像里面有什麼東西要鑽出來一樣!

我一陣惡寒,那蠕動得很緩慢,讓人不自主的聯想起某種只會蠕動的軟體動物!

慢慢地,他後腦勺上竟然開始有了形狀!

說起來慢,可這一過程實際上也就四五秒的時間,僅僅四五秒的時間,他後腦上忽然出現了一個清晰的形象!

那是一張人臉!他後腦上竟然出現了一張人臉!

五官小小的,無比丑陋!那嘴還是微微翹起的,透著一股邪意!

那是一張嬰兒的臉!

我的身子有些發僵,渾身的血液似乎都被凍住,一股不知從哪里來的陰氣不知不覺的彌漫了我的全身,將我渾身上下每一個細胞都凍結起來!

這感覺就如同墮入冰川地獄,我想動,卻怎麼也動不了,我想提醒花葉涵趕緊跑,可是張了張嘴,嗓子卻像僵住了,無論如何也發不出任何聲音!

我看向花葉涵,她仍然沒有任何覺察,依然在那里翻閱著文件.

"快走啊!快走啊!"我心中狂叫,焦急萬分!

我看著張一秋後腦處那張邪異的嬰兒臉,什麼也做不了.

忽然,張一秋的腦袋動了!他將頭轉過來了些,嘴角沖我勾起了一個靦腆的微笑!

而同時,嬰兒的嘴角微彎,露出一個一模一樣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