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背上怪嬰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天冬市不愧是頂尖的國際化都市,就算已經半夜,這河邊都是燈火通明,五彩斑斕的燈光灑在河面,將河面沾染出一片霓虹.

花葉涵與我並肩坐在河邊,我倆俱都沉默無語.

我已經陪她坐了將近一個小時,她從跟我說了那句話之後就在沒開過口,而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就在我准備將她先送回去休息時,她卻突然幽幽的說:"你以前來過這邊麼?"

我一愣,下意識回答:"沒啊,我剛來天冬兩個月,沒去過什麼地方."

"我以前經常來這里,每次心情不好或是受了委屈時,都會來這里坐坐."

我笑了笑說:"這里風景不錯."

"那時候我剛警校畢業,以為天下間的事都是非黑即白,整天風風火火橫沖直撞的,像匹野馬……"

花葉涵的雙眼漸漸迷離,似乎陷入回憶,河面上的斑斕應在她的眼中,折射出炫目的光.

"剛進隊時,我因為這種性格闖了不少禍,那時候我認識了師父.師父性格很散漫,但人很好,我天天闖禍,他就天天跟著我收拾爛攤子,從來沒教訓過我,還耐心的教我東西.後來我經常問,師父你為啥對我這麼好啊,師父就笑笑說,他把我當他女兒一樣……"

說著說著,花葉涵身子慢慢的側過來,靠進我的懷里,我暗歎一聲,伸出手在她頭上輕輕揉著,就像上次在她車里一樣.

"可是我在他家看見王梅的照片了,和咱們看見的一模一樣,那照片被師父寶貝一樣的鑲起來,看樣子每天都要擦拭,這里面的關系,我都不敢細想……"

"你說要真是師父做的,我該怎麼辦……"

無論花葉涵說什麼,我都認真的聽,卻一句話都不回,我知道她心中早已打定了主意,現在只是需要一個傾聽對象.就這樣,我們一個聽一個說,坐了將近半個小時,花葉涵坐起身,微紅著臉說:"你送我回局里吧."

我點點頭說好.

一路無話,當到了他們大門口時,我跟她揮手告別,可她卻定定的站在那里動也不動.

我等了一會兒,對她笑笑說:"你先回吧,我看著你進去再走."

她倔強又堅定的搖搖頭,我好奇的問怎麼了,她幽幽的說:"我怕我一轉身,連你都不在了."

猶如一滴水濺落進沸油,一團火轟的一聲從我心里燃起,迅速燃遍我的全身,我一把沖過去將她摟進懷中,將她緊緊抱住.

這一刻,花葉彤被我拋到腦後,我不知自己對花葉涵是什麼感覺,只知道我要抱住她,讓她不再難過.

過了一會兒,花葉涵才推開我,帶著一絲羞意說:"局里人能看見."

我傻傻的嗯了一聲,呆呆的看著她,腦中一片亂麻.

花葉涵見我這幅傻樣,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那笑容好像一個拿到心愛糖果的孩子,眉目間幸福的光芒耀花了我的眼.

此刻的我不知為何,有些想要逃離這里,花葉涵就像一堆火焰,我不知自己是不是飛蛾.

"明天你陪我去見林峰吧,有些話還是要當面問清楚的好."花葉涵對我請求道.

"嗯."我輕輕的應了聲.

我回到宿舍樓時已經是後半夜,還好我們這棟老樓沒有樓管,要不我連門都進不去.

躺在床上,我不停的輾轉反側,絲毫沒有睡意.

花葉彤與花葉涵兩個人的形象輪番在我眼前閃來閃去,攪的我怎麼都安靜不下來,最後不知幾點才沉沉的睡了過去.

我是被不停響起的電話鈴叫醒的,一看時間已經快到晚上,我竟然睡了整整一天,今天沒課,寢室那些人也沒叫我.

電話那邊不出預料的是花葉涵,她讓我去警察局旁邊的一家咖啡廳找他,我知道應該到了攤牌的時刻.

換好衣服要出門的那一刻,我不知怎麼忽然心弦一震猛顫,似乎有事情要發生,這種感覺在道家被稱為觸鑒,出自《云笈七簽》.雖然不確定准不准,但為了保險起見,我還是將那張壓箱底的生一符放進懷里,剛要走,我想了想又將畫靈背在了身後.

到咖啡廳時,花葉涵跟林峰已經坐在那里,我招呼一聲走了過去,剛一坐下,就感覺兩人之間的氣氛有些怪異.

還是林峰先開了口,他含笑對花葉涵說:"小涵,今天叫我出來是有話和我說吧,這幾天我就感覺你情緒不對,咱們師徒兩個有話直說就好,怎麼,當了隊長了有心理負擔?"

林峰還是那種略帶開玩笑一般的語氣,可只有我知道花葉涵心里承受了多大的壓力.

她從包中拿出一張照片,擺在林峰的面前,我看了一眼,正是王梅羞澀笑著的照片.

林峰瞥了一眼,當即驚訝的叫:"這不是小梅麼,你們怎麼會有她的照片?"

都不用我們逼問,他自己就承認了認識王梅!

花葉涵目光複雜的看著林峰,將我們在天門村打聽到的事實向林峰陳述了一遍.

"砰!"林峰一拍桌子,眼中噴火一般的怒道:"這兩個畜生!竟然對小梅做出這樣事!"

林峰目眦欲裂,那怒火猶如實質一般幾乎噴薄而出,我和花葉涵驚訝的對視了一眼,他不知道這件事?或者是裝作不知?

"你……不知道?你和王梅是什麼關系?"花葉涵疑惑的問.

林峰喊道:"我當然不知道,若是我當年知道的話,我不活撕了這兩個……"

忽然,他停住話,有些驚訝的看著我們兩人:"你們……懷疑我?"

看我們兩人不說話,那默認一樣的神態,林峰有有些急了:"你們怎麼會懷疑我呢!我怎麼能弄出來那麼詭異的現場!"

"林哥."我出聲打斷林峰,說:"我們也沒懷疑你,這不就是問問你和王梅是怎麼認識的麼?"

林峰沉默了,好半天後他才苦笑著搖搖頭:"唉,也難怪你們懷疑我.小涵啊,你這幾天情緒不對就是因為這個吧,有什麼話就直接問唄,非要憋著,憋的難受吧."

他像看親切的晚輩那樣看了花葉涵一眼,繼續說:"我和王梅是朋友,更准確的說,我老婆和她是朋友,很好很好的朋友."

"大概二十幾年前吧,那會兒我和我太太還沒結婚,不過已經開始搞對象,有一天晚上,我太太走在路上,迎面過來一輛車,就在那車要撞上我太太的時候,有個人拉了她一下,而這個人,就是王梅."

林峰緩緩給我們講述當年的事,目光中帶著回憶.

這時,我耳朵有些癢,于是側頭想抓一抓,一回頭,忽然看見遠處的窗外趴著一張臉,那張臉正盯著我們!

我一驚,正要叫,忽然發現這張臉有幾分熟悉.再仔細一看,這他媽不是刑警隊的張一秋麼,嚇死我了.

正要招呼他,他卻忽然一轉身,頭也不會的走掉了.

我有點奇怪,這小子怎麼了,是沒看見我們麼?

剛要回頭,我卻忽然臉色大變,我看見張一秋的背後,正趴著一個嬰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