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天藍酒吧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我老臉一紅,竟然犯了這種常識性的錯誤,還被畫靈當面指摘出來.

確實,鬼與靈屬于涇渭分明的兩類,畫靈對鬼的感觸並不敏感,若論對鬼的探知,可能她還不如我.

"不過,我在你朋友張禪的身上,感受到一絲不尋常的危險氣息,你要小心他."畫靈情真意切的對我囑咐著.

我皺起眉,厲聲道:"你還敢挑撥我和朋友的關系!"

畫靈剛剛止住的眼淚又下來了,她委屈的哽咽:"不是啊柳郎,我對你的心意日月可鑒,絕沒有挑撥的意思!"

"哼!"我冷哼一聲,將畫卷一展,直接將畫靈收入其中.

這畫靈真可謂是紅顏禍水,片刻也收不起作亂的心思.

張禪若是真想對我不利,他又怎麼會陪我去天門村?

想弄清宿舍樓鬧鬼真相的想法落了空,我便練習了一下扔下了幾天的五禽戲.幾天不練,動作也沒有什麼生疏,當感到體內那絲靈氣越發壯大時,我嘴角翹起,按現在的進度,可能進入第五節的時間還要提前幾分.

接下來的一天平淡無事,沒有一點波瀾,可我心卻總是懸著,花葉涵離去時那沉郁的眼神猶如一顆刺,總是紮在我心中,讓我沒心情去做其他事.

到了晚上,我實在忍不住,拿起電話撥打了花葉涵的號碼.

電話鈴響了好久,卻一直沒有人接.

我心頭一緊,一絲不太好的預感湧上我的心頭,我開始連續不斷的撥打花葉涵的號碼,心中祈禱千萬不要出什麼事情.

終于,嘟的一聲,電話接通了,這一聲此刻在我心中卻不啻于天籟.

"喂."那邊響起花葉涵含混不清的聲音,隔著電話我都能聞到一股濃重的酒氣.

媽的,擔心的感覺逝去,隨之而來的就是一陣怒火.

我在這里擔心你,你去跑去喝酒!

"你在哪?"我沒好氣的說道.

"怎麼了嘛,怎麼……口氣這麼沖."不知是喝醉了還是其他原因,花葉涵現在說話的口氣就像個小孩子,帶著些撒嬌的意味.

"別廢話,快點告訴我你在哪里!"我大聲喊了起來.

"你干嘛凶我……"花葉涵好像有些委屈,但還是乖乖的報出了她的位置.

她在離這里不遠的一家酒吧喝酒,我皺皺眉,那家酒吧叫天藍,可不是什麼好地方,經常會有一些社會上的人在場子里散"貨",云流公安掃了幾次,但那里的老板似乎有些背景,每次掃之前他都能得到風聲,將場子弄乾淨,所以一直也沒有被查封.

花葉涵怎麼跑那里去了!

"你在那里等我,我馬上過去!"說完,我不由分說的掛了電話,拿起一件風衣披上就往校外跑.

跑到校門口,我攔了輛出租車,玩兒命催著師傅往天藍酒吧趕,師傅問我干嘛這麼急,沒辦法,我說女朋友在那里喝多了,怕出事.

師傅也是敞亮人,一腳油門踩到底,中間就沒停過,平常要半個小時的路,師傅生生壓縮到十五分鍾,臨走的時候還告訴我趕緊,別讓女朋友被欺負嘍,我只能說還是好人多啊.

一腳踩進大門,震耳欲聾的音樂就灌滿了我的耳朵,我四下望去,到處都是一片紙醉金迷,一具具鮮活的肉體交織著欲望與迷亂,在這陰暗的夜晚盛開出朵朵誘人的罌粟.

從胳膊與大腿的糾纏中,我擠開人群,到處搜尋著,還好我五感靈敏,沒多久就發現了歪倒在那里灌酒的花葉涵,他的身邊還圍著幾個打扮前衛的小青年,正在不停的糾纏什麼.

我目光當即冷了下來,緊趕幾步,上前一把撈住搖搖欲墜的花葉涵,將她扶起就向外走.

旁邊伸出一只手將我攔下,我斜眼打量,一個梳著莫西干頭的小青年,正一臉囂張的望著我.

我吐了口氣,沒想到竟然碰見這種三流偶像劇中的橋段.

"哥們,凡是總得講個先來後到吧."莫西干頭撇著嘴沖我說.

我擠出一個笑容,回道:"她是我女朋友."

"呦,你女朋友啊,那讓她叫你一聲."旁邊又上來一個紮著耳釘的長發男.

花葉涵此時眼神已經有些迷離,我低頭看她一眼,她似乎認出了我,沖著我露出一個笑容.

我不想理會他們,只想盡快將花葉涵帶走,可那個莫西干頭還在不依不饒:"你說是你女朋友就是你女朋友啊,我他媽還說她是我老婆呢!"

說話間,他的一只手已經搭上了我的肩膀.

我的笑容迅速斂起,胸中的怒火已經有些壓抑不住.我伸出手去,握住那個莫西干頭的手腕,用盡全身力氣狠狠的一捏!

現在我的力道已經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何況這小子一看就屬于那種身子被掏空的,更是不堪一擊,這一捏下去,我甚至都聽到了骨裂的聲音.

"啊!"他發出一聲殺豬般的慘叫,握著手腕就倒了下去.

周圍的人迅速圍了上來,這里本來就亂,此刻更是人仰馬翻,我趁亂在人群中往前擠去,愣是憑借我的身體素質擠出一條路.

趁酒吧中人沒反應過來,我已經帶著花葉涵出了門,為防止有人追來再生事端,我一把將花葉涵抱起,向旁邊走了兩條街.

花葉涵躺在我懷里,起先還掙紮了幾下,過了會兒也就慢慢老實下來,正當我以為她已經睡著了時,她將頭向外一探,就那麼吐了起來.

我趕忙將她放下,扶她在街邊輕輕拍著她的後背.她吐的昏天黑地,都快將膽汁噴了出來.我有些發怒,在旁邊沖她喊:"你怎麼喝成這個樣子!知不知道要是我去晚了點你會怎麼樣!"

花葉涵不理我,還是在那里不停的吐,她吐出來的都是液體,應該是沒吃過什麼東西,想到這里我心中一軟,指責她的話也說不出口.

看著平日里那個英姿颯爽的姐姐此刻在我眼前如此軟弱,我心中也是一片酸楚,其實我猜的到花葉涵為什麼如此難過,她應該是有了發現,而這發現,肯定與林峰有關.

果不其然,花葉涵稍微清醒點後,將頭轉向我,淚眼迷蒙的說:"小愉,林峰他果然……認識王梅,我……還能相信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