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大驚失色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我大驚失色,來這里本想查出新的線索洗脫林峰的嫌疑,可沒想到竟然讓他的嫌疑更大!

若是林峰的家中真有王梅的照片,那就說明他和王梅早就認識!那他會不會知道王梅以前的事呢?他要是知道的話,就肯定也知道董偉認識李長江,可他為什麼一直不說呢?

花葉涵站在那里,俏臉蒼白,削瘦的身體顯的孤獨又無助,我趕忙上前幾步扶住她的肩膀,她的身子一顫,就那麼靠進我的懷里,我甚至能感覺到她身體的顫抖.

"沒事,我們回去再慢慢查,可能這只是巧合,或者是你看錯了……"我拼命的說著安慰的話,可卻連我自己都不信.

花葉涵的唇角泛起一絲苦笑,搖了搖頭.

"有我在呢,有我在呢."我不斷的柔聲重複著這句話,慢慢的,花葉涵的情緒平複了些,身體也不再顫抖.

我的眼角余光瞥見張禪似笑非笑的眼神,讓我不禁老臉一紅.

打聽到了這個線索之後,我們沒有在天門村多待,跟老槐告辭之後便啟程趕回云流市.

臨走時,我總覺得老槐看我的眼神中似乎不太一樣,就好像那種看著自家晚輩一樣,讓我很是奇怪.

回去的路上,花葉涵的情緒十分低落,一句話都不說,我了解她的想法,也不出聲打擾她.

案件越來越複雜了,我本以為是邪嬰喪盡天良胡亂殺人,沒想到當年竟然還發生過這樣的秘辛.董偉樂于助人古道熱腸的背後竟然還隱藏著這樣的丑惡!

難道是林峰幫王梅報仇,將這二人殺害?可那邪嬰又是怎麼解釋呢?若是林峰殺人,他又是怎樣將人身上全部的血液都弄的一滴不剩呢?

回到云流後,花葉涵將我們二人送回學校便匆匆的趕回警局,臨走時我對她說有情況隨時跟我們聯系,她也答應了,只是看她那神思不屬的樣子,我還是有些擔心.

我先去找了王棟銷假,順便給他拿了點淮西的特產,王棟只是疑惑的問了句我老家似乎不是淮西,我笑笑沒說什麼.

到了班級,花葉彤第一時間發現了我,她上來拉著我聊了半天.走之前我跟她說我回老家了,我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不跟她說實話.

回到宿舍,我將帶的一些小吃拿出來分了分,王樂和徐天飛兩人才不管是不是我老家的特產,只要是有的吃就行.

我跟二人邊吃邊聊,一陣胡侃,張禪躺在床上也時不時的應和兩聲.

室友之間的笑鬧將我壓抑的情緒沖淡了些,這幾天由于案子的事情帶來的煩惱似乎也在與室友的互損間漸漸消失,聊著聊著,王樂卻突然湊過來,壓低聲音對我說:"小愉,你聽沒聽說咱們宿舍樓鬧鬼的事?"

"鬧鬼?"我一愣,似乎前幾天王棟也和我提起來過,當時我也不以為意,哪個學校還沒有個怪談什麼的,大多都是人們以訛傳訛罷了,真正是鬼怪作祟的還是少數.

"是啊."王樂神神秘秘的湊近我,小聲道:"聽說晚上總會有人聽到奇怪的哭聲,怪滲人的,都聽到好幾次了,現在到晚上我都不敢一個人上廁所."

"哭聲?什麼樣的?"我問.

"好像個小孩子,我也不清楚,我又沒聽到過."王樂心有余悸的樣子,自從上次軍營那件事情後,他對這種事情就變的越發敏感.

"小孩子!"我皺起眉頭,會不會又是那個邪嬰?

按理來說應該不會啊,普通的鬼魅一般人是見不到的,只有那種實力到達一定程度的鬼才可以自如的在人前現身,而且按我對那邪嬰的了解,他應該屬于厲鬼,若是宿舍的同學們真的遇到那邪嬰,可就不是僅僅聽聽哭聲那麼簡單……

想了想,我將櫃子打開,取出畫匣向樓外走去.

張禪側過頭,眼神自我身上掠過,在畫匣上短暫的停頓了一瞬後,笑了笑便又將頭轉了過去.

我趕到平常畫符練功的寂靜角落,這里人跡罕至,罕有人回來.

將畫卷一抖,畫靈的身影便出現我面前.

她那秋水一般的雙瞳隱藏著淡淡哀怨,中又藏著些撩人的風情,此刻一見了我,她櫻唇微張道:"柳郎,你終于舍得見奴家了,奴家想你想的好辛苦,你可是要與奴家交歡麼?"

說著,她向前輕移了兩步,看樣子是想沖我撲過來.

"停,打住!"我冷著臉沖她喊,開玩笑,跟她親近?我可不是那種色中餓鬼,我還想多活兩年呢!

見我態度冷硬,畫靈的腳步生生頓住,剪水雙眸中當即泛起點點淚花,那嬌媚又哀怨的姿態讓人一見便心生憐惜.她臻首略頓,先是抬頭看了我一眼,隨後馬上又深深低下,不經意間從胸口處乍現的山巒起伏差點晃花我的雙眼.

我只覺得胸中一團熱火蹭的湧上腦袋,腦袋一暈就想沖過去將對面的美人兒擁入懷中好好疼愛.

就在這時,雙眼中傳來的一絲清流,讓我的意識恢複了幾分清醒.

不對!

我立刻意識到問題,在心中默念了幾遍清心咒,再看畫靈的眼神就發生了變化.

這畫靈,竟然對我施展魅術!

我將畫軸舉起,另一手隨手取出一張黃紙,微微一晃黃紙上便燃起火焰,我慢慢的將黃紙靠近畫軸,那上面燎起的火舌距離畫軸不超過十公分!

"柳郎,不要!"畫靈的臉色驟變,由細膩紅潤變得一片慘白.

"還敢不敢了!"我大聲呵斥.

"奴家……奴家再也不敢了."大顆大顆的珠淚從畫靈的臉上滴下,看起來十分楚楚可憐.

但我卻沒有絲毫心軟,這畫靈已經存在了數百年,這百年間她不知讓多少男人為她形銷骨立神魂顛倒,若我這麼簡單就相信了她,那就太過愚蠢.

"我可憐你修為不易,這才將你帶在身邊,若你安分守己則罷了,若是再敢動小心思,我就讓你永遠消失在世上!"我一字一頓的說.

"柳郎,奴家也是愛煞了你,這才……你放心,奴家以後再也不會這樣,只要能常伴你左右,奴家便已知足."畫靈的表情一片真誠,但我卻為之一哂.

她肯定沒有說實話,她這麼想要留在我身邊一定原因,可我想不明白,我這麼一個普通人,她為什麼要這麼死皮賴臉的留在這里呢?真的是看上我了?屁,我才沒那麼天真!

當初在孫家的時候,她要是不現身,憑我的水准根本發現不了她,也就是說她是故意要接近我,可這又是為什麼呢?

不過這畫靈的實力還不錯,留在我身邊也算個幫手,我只要小心提防些,應該不會出什麼問題.

再說,以我實力的進步速度,再過個一年半載,我就完全不需要忌憚畫靈!

當務之急,還是解決邪嬰的問題!

想到這里,我看向畫靈問:"你有沒有感覺到我們住的樓里有什麼異常,比如說有厲鬼出沒?"

畫靈微蹙著眉頭,對我說道:"柳郎,鬼與靈不同,我是靈,對鬼的感觸沒那麼明顯,再者說,你將我封在畫中不允我隨意現身,就算有厲鬼的怨氣,我也感覺不到呀."'